荷月4日,清晨,太阳刚露出点温旭的光,转瞬就淹没在滚滚乌云之中。暴风雨就要来了,路上的行人纷纷预备着避风遮雨之处。

今天是柳思小姐的忌日。柳思,我的初恋情人,心中永久的痛。去柳思河凭吊柳思,是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撑着伞,我独自踯躅于沉闷的黑云之中。忽地,一阵狂风,警告我似的,将雨伞吹成了独脚的酒杯。我不屑与狂风缠斗,索性抛了雨伞,奔向柳思河。沿着河堤慢行。两岸的柳丝在狂风骤雨的打击下,飘落在血色的河水中。我沐在雨中,徘徊于柳思河畔,忽见河汊处泊着一条小船,船上座着一位双腿截肢者。心头一颤:此河早已无鱼虾可捕,莫非也如我…… ?向前打了个照面。

其问:“如此极端天气,何故至此?”

“寻一位故人,别了30余年的恋人。赤河污染至此,早已无鱼虾可捕,君守孤舟,何故?莫非……?!”我反问道。

言谈中,得知其姓方名正,学体育的。30余年前的今日,一位天使般的女生擎着一火炬,引领众生出埃及,寻求自由之路,怎奈一条赤龙张开血盆大口朝这位女生扑来,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方先生凭其健壮敏捷的身手将女生一掌推开,自己的双腿却落入赤龙之口。女生得救于方先生之推,却逃不过“文明人”发明的弹雨,她倒下了,而且永远的倒下了!找到遗骸时却不知其姓名。询施救者方先生,方先生也不知其名。方先生之救,完全是出于公义。经方先生提议就叫她“柳思”吧!从此,柳思小姐之名便传之于世。

“君不负柳思小姐,何故在此不离不弃?”我问。

“不出埃及必终生为奴,不自由,毋宁死,是柳思小姐的那点光,燃起了我心中的希望,使我撑到今天,怎能离?又怎能弃?”方先生坚定地说。

我俩在笑谈之中,河中的赤龙时而气得翻白肚打滚儿,时而露出獠牙向我们咆哮、恐吓。我俩做了一个鄙夷的手势,轻蔑地对赤龙说:加速吧!前面就是末路,你狂奔吧!看你还有几天。

云越来越厚,天越来越暗,风越来越狂,雨越来越暴,然而两岸的人却越聚越多,他们都学柳思小姐,擎着火炬,瞬间照亮了柳思河,赤龙挣扎了几下,反倒恐惧了,潜在水底下不见了。

我赞方先生的执着。方先生却说:“我守30年算不了什么,在柳思河守灵者何止我一人!一位百岁老人在此守灵已70余年,带你去见!”

百岁老人给我们讲述了柳思河的变迁,及赤龙是如何的变色骗人。

老人说:“70余年前,河的两岸杨柳依依,河水清澈见底,鱼虾遍地是,我们祖祖辈辈靠此而生。”

“70年前,突然来了一条赤龙,化为美女,专诱那些流氓无产者乱伦,从此柳思河不得安宁,渐渐河水染成了赤色,还冒出阵阵血腥味。”

“我父乃当地士绅,深知赤龙之祸必殃及子孙,遂告乡民勿信赤龙之言。却被妖气缠身的流氓无产者杀死于柳思河。死前我父曾预言:此害善变惑众,外人难以除之;除此害者必为深知其恶的另一害,我父嘱咐我用心琢磨周处除害的故事,化害为利,并嘱除害之日勿忘告乃父!故,70年来不离不弃,为的是见证我父之言,遂父之志,以告先父!”

忽然间,一声惊雷,炸开了乌云,天边渐渐的透出了太阳的光芒,雨还在下着,然而变温柔了,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出现一道弧形的彩虹,似仙境一般,我仨不约而同地惊呼:“呀!彩虹!虹中有一位姑娘擎着火炬向我们走来!”

百岁老人说:“是仙女。”

方先生说:“是纽约哈德逊河口的那尊女神。”

我说是:“是柳思小姐。”

同样一个幻影,我仨就有三种不同的认知和看法。这!并非坏事,是自由所赐!只要我们的合力线是一致——即走出埃及。那么无论是仙女,还是女神,还是柳思,她们都会秉承上帝之意,领着我们走出埃及,上帝不曾抛弃过她的子民,耶和华又怎能忍心让我们为奴。

刘正清
2021年5月2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