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 拉脱维亚议会通过了致苏联最高苏维埃和苏联总统的一份照会,谴责苏联内务部特种警察部队在拉脱维亚的“罪恶行径”(指苏联特警部队5月22日清除拉脱维亚与立陶宛交界处设立的海关关卡的行动)。多数拉脱维亚议员要求解散特种警察部队或将其撤出该共和国。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外国投资立法原则草案。其主要内容是:向外国投资者提供与本国企业相同的法律条件,对外资实行广泛的保护措施;允许在苏联境内建立外国独资企业,但对其子公司和分公司中外资比重限制在50%以内,不允许建立控股公司;外资企业进出口业务不受许可证制度限制,享受免除关税的优惠;向外国投资者提供开采自然资源的租让权。这项法案是由帕夫洛夫总理提出的,经表决有291票赞成,11票反对,21票弃权。

5月30日 由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出席的波罗的海委员会会议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结束。会上通过了《波罗的海国家委员会关于同苏联进行谈判的道路上进行合作的协定》以及《关于苏联反对波罗的海国家和人民的行动的声明》两个文件。

同日 立陶宛议会新闻处散发了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答苏军总参谋长莫伊谢耶夫大将来信的一份声明。声明中说,立陶宛青年“在宪法上和法律上都没有义务在别国军队中服役”。立陶宛议会新闻处说,莫伊谢耶夫建议立陶宛执行苏联内阁关于1991年征兵工作的命令,并警告说不然苏军总参谋部将采取必要措施。

同日 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在其四年任期结束进行告别采访谈话时指出,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将无法制止苏联的解体和它的经济的崩溃。 “戈尔巴乔夫的前途越来越不确定。”

5月31日 苏联内务部新闻中心谈特种警察部队撤除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边界关卡行动。新闻中心宣布,苏联内务部一批工作人员被派往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委托他们对特警部队的上述行动进行公务检查。

1988年4月5日,《真理报》在第二版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刊登了雅科夫列夫的文章。这篇题为《改革的原则:思维与行动的革命性》的文章以强有力的笔触再次阐明推动“公开性”与改革的需要,认为安德列耶娃的信思想观点背离了苏共二十七大的方针路线,“企图恢复斯大林主义”,是“反对改革势力的思想纲领和宣言”,目的在于使改革进程“停顿下来或走回头路”。文章说:“为斯大林辩护,就是要在我们今天的生活和实践中保留斯大林所创造的‘解决’争论问题的方法以及他所建立的社会结构、国家结构和党的生活准则。而最主要的,是为专横武断的权力辩护。” 文章还指出:

“有些人感到困惑不解。我们认为搞民主化,改变了那种命令式和强制性的管理和领导方法,加强了公开性,取消了各种各样的禁令和限制,于是有人就担心了:这不是在动摇社会主义的基础和马列主义的原则吗?”

“有人吓唬我们:当心翻船!有人甚至明确主张刹车或走回头路。安德列耶娃的信就是这样一种情绪的反映。”

“这篇文章对历史的看法从本质上说是一种宿命论的历史观,根本不是科学的分析。它认为历史上发生的事凡是必然的就是合理的。但个人崇拜却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它同社会主义的本质格格不入,而恰恰是背离了社会主义根本原则的结果。”

4月5日之后,苏联报刊纷纷刊载批驳安德列耶娃来信的文章。随后,《莫斯科新闻》和《苏维埃文化报》等许多报刊纷纷发表文章,支持《真理报》,支持改革,反对“保守势力”。4月15日,《苏维埃俄罗斯报》公开承认错误,说发表安德列耶娃的信是“缺乏责任心和慎重态度”,表示今后将努力宣传改革思想。改革舆论重新占了上风,并掀起了更加猛烈的批判保守势力的浪潮。

外电认为,《真理报》同《苏维埃俄罗斯报》的争论,反映了戈尔巴乔夫和利加乔夫之间的分歧和斗争。

事后,戈尔巴乔夫在会见新闻界领导人时表示,他现在无意下台,并将继续推行其改革政策。他说:“应该在改革的道路上打败保守主义。”
过了一段时间,戈尔巴乔夫把利加乔夫调离了主管意识形态的岗位,让他去管农业。但是要废黜利加乔夫并让其退休还得等待一些时日。

荀路 2021年5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