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 跨共和国经济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莫斯科开幕。该委员会的任务是使各加盟共和国齐心协力以摆脱经济危机,制定共和国和中央之间在经济领域内的新型相互关系。会议否定把共和国分成享有最惠国待遇和被当成外国的建议。该经济委员会是三个月前作为跨共和国的国家管理机构成立的,目的是要监管苏联和各加监共和国之间经济协定的执行情况。

同日 爱沙尼亚共产党进行了登记。司法部门认为共产党的章程符合该共和国的法律要求。

6月10日 苏联总统助理列文科在会见记者时说,联盟条约草案将在近日交给各共和国议会讨论。他说,各共和国领导人根据新奥加列沃的会晤了解了彼此的立场,将各自担负起责任,把共和国讨论联盟条约草案过程中出现的矛盾减少到最低限度。列文科透露,联盟条约草案规定取消联邦委员会,取而代之的是即将形成的新联盟议会的一个院——共和国院。这将是一个比联邦委员会工作能力强得多、效率高得多的机构。他强调联盟条约应当由共和国的全权代表签署,“不能使条约与苏联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相隔绝,但是不是它们组成联盟,它们只是应当从政治上推动条约”。苏联人代会应当讨论起草委员会关于联盟条约草案的工作报告,通过联盟宣言和联盟权力机构在通过新选举法以前的职能的声明。

同日 “联盟议员团”就签署联盟条约发表声明,指出,国家议会有必要参加完成和签署新联盟条约的工作。声明强调: “迄今为止,苏联最高苏维埃实际上停止了参加制定新联盟条约的工作,而苏联联邦委员会都未经苏联最高苏维埃预先审议就通过了一项将条约草案下发各加盟共和国讨论的违宪决定”。 “根据现有情况可以得出结论: 所起草的联盟条约草案规定要取消作为统一联邦国家的苏联。” “这践踏了人民在1991年3月17日苏联全民投票结果中所表达的意愿,全民投票主张保留统一的苏联。” 声明强调: “现在出现了该条约不经苏联最高苏维埃和苏联人民代表大会这两个全权′的、由人民合法选举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审议便签署的危险。这将是对苏联宪法的粗暴践踏,它将意味着是一场政变。” 声明要求将联盟条约草案的最终方案提交苏联最高苏维埃和苏联人民代表大会讨论;要求由联盟议会确定联盟条约的程序;还要求: “条约应当由联盟各个主体,其中包括新组建的主体的全权代表,以及当局宣布退出苏联的那些共和国的居民代表签署。联盟条约应当在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上批准。”

苏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会议可以说是戈尔巴乔夫推行政治改革的开场锣鼓。这次会议的主题就是政治体制改革。虽然会议风波迭起,但戈尔巴乔夫还是始终控制着会议的进程,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戈尔巴乔夫在这次会议上所作的政治报告,系统地阐明了他的“全面改革”的主张。会议制定和通过了关于苏联社会民主与政治体制改革、反对官僚主义、民族关系、公开性以及法制改革等七项决议,形成了苏联政治体制改革的总体框架。这次会议的主要成果如下:

一、重新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塑造社会主义“新形象”。戈尔巴乔夫把社会主义的本质与实现的道路、形式和方法区别开来,对社会主义的本质作了新的解释。他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人道主义,提出“社会主义就是真正的、现实的人道主义制度”,而过去习惯上定义社会主义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按劳分配、计划经济、无产阶级专政等等只是实现社会主义的道路、形式和方法,他提出通过革命性改革塑造社会主义新形象,建成“民主的人道的社会主义”。

二、明确政治改革的地位和任务。这次会议突出了改革的决定性地位,经济改革要与政治改革同时进行,特别强调“根本改革”政治体制是深化整个改革不可逆转的关键。

三、制订了全面改革政治体制的总体方案。主要内容有:
1. 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
2. 实行党政职能分开。党中央制定大政方针,实施政治领导。党中央和政治局不能取代最高苏维埃和部长会议。各级政府成员不再当选为苏维埃代表。
3. 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提高各级苏维埃的地位。人民代表大会是苏联最高权力机构,由代表大会选出的最高苏维埃(四至五百人)作为常设的立法执行和监督机构,取代现行的苏维埃。设立新的最高苏维埃主席职位,赋予国家元首的广泛权力。会议决定由党委第一书记兼任苏维埃主席,将国家管理重心转移到苏维埃。
4. 取消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会议通过的决议规定: 从中央到地方的党委成员,包括政治局委员和总书记,连续任期不能超过两届。
5. 下放权力,精简机关。按照职业主义原则,建立新型机构,削减全苏主管部门的40%,加盟共和国主管部门的一半,州一级主管部门的三分之一。
6. 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形成法治国家。其主要标志是保障法律的最高地位,任何政治组织、机关和个人都必须服从法律,国家政权对公民负责。改革法律制度,严守司法独立原则。

荀路 2021年6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