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 俄罗斯总统候选人六人中的五人举行电视“圆桌会议”,他们是: 苏联安全会议成员巴卡京、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伏尔加河沿岸一乌拉尔军区司令马卡绍夫上将、苏联政府前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克麦罗沃州苏维埃主席图列耶夫。叶利钦拒绝参加。五位竞选人在电视中重申了自己竞选纲领的基本原则,并回答了电视观众的问题。

同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摩尔多瓦CP中央第一书记叶列梅对塔斯社记者说,摩尔多瓦共产党人主张遵守共和国的主权宣言,但是,主权不应当使他们疏远联盟,而应该是亲近联盟。在谈到摩尔多瓦共产党内情况时,他说,在共和国党代会召开之后过了一个月,党内就出现了分裂现象,成立了一个所谓的独立共产党,该党反对摩尔多瓦加入主权共和国联盟。

6月11日 苏联总理帕夫洛夫向议会汇报反危机纲领的执行情况,他说: “苏联经济尚未改善,但生产下降却被制止住了。” “有些人曾预言我们的产量将下降20%到50%,可是他们的预断并没有应验。很显然,许多人曾经指望罢工运动会进一步发展,直至爆发全面罢工,进而改变社会制度”。他说: “截止到今天,政府一直在控制着国民经济的局势,并恢复自己对国民经济的影响。但这样做困难很大,十分紧张。遗憾的是,我们目前又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平民主义表现,俄罗斯总统的竞选运动也在造成一些影响。” 他强调指出: “目前正处于这样一个关头: 在两三个月内抑或得以稳定生产和市场的局势,抑或彻底失去控制。一切将取决于国内的政治局势。”

同日 苏联副总理费奥多尔.先科谈农业形势。他指出: “农产品产量多年来第一次出现下降。下降趋势去年下半年就表现了出来,遗憾的是,目前未能抑制住这种趋势。” 他说: “国家机构解体,执行权力机关、纪律和法律秩序大大削弱,法律战和主权战、各种社会运动之间的对抗,民族间的冲突和罢工,都导致了今天的范围广泛的危机。经济基础部门产量下降造成了对农业和食品工业物质技术供应中断。形势是危急的,如果我们不能在不久以后,也就是在今年改变这种形势,那我们就很难养活自己。” 先科强调指出,居民的食品供应正常化,是稳定国家整个社会经济形势和政治形势的一个决定性因素。而为了实现反危机纲领并在此基础上改善食品供应,就必须实现社会和睦、保持统一的经济区域并在各共和国和中央明确划分职能的基础上考虑共和国的主权,对解决食品问题共同负责。

1988年8月5日,利加乔夫趁戈尔巴乔夫在黑海休假之机,在莫斯科发表讲话,批评了戈尔巴乔夫在外交方面的新思维,强调苏联的外交政策必须 “建立在对国际关系进行阶级分析的基础之上,” 否则,“就会使苏联人民和我们的外国朋友思想混乱”。 随后,他又跑到莫斯科南面的图拉市,批评某些外国人企图使苏联经济变成市场经济,“势必会造成大批的人失业和无家可归。”

利加乔夫的言行引起了戈尔巴乔夫的高度警惕。从黑海休假回来,戈尔巴乔夫立即飞到西伯利亚去视察。在那里,他看到了民众生活的困难情况: 食品短缺,住房拥挤,交通混乱,药品不足,工作条件差,等等。群众向他反映了许多意见,对改革现状很不满意,批评了他的新思维造成少数民族地区的动乱。

这使戈尔巴乔夫认识到,如果不赶紧采取措施,不但改革搞不下去,就连自己的地位也会保不住了。他回到莫斯科,下决心采取断然措施先解决中央人事问题。当时利加乔夫在外地休假,戈尔巴乔夫就利用这个机会来了一次突然袭击,经过与其他政治局委员研究,决定召开一次中央委员会“紧急会议”。

按照惯例,这类会议应提前一个月发通知,但这次开会的决定是在9月28日宣布,9月30日会议就召开了。同时还宣布10月1日举行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当时,有许多高级官员正在国外,他们不得不改变日程,急忙回到莫斯科。另外一些有中央委员身份的驻外使节也匆匆回国。这引起了外界的种种猜测,认为莫斯科发生了什么意外情况。

这次中央全会经过不到一小时的讨论就通过了戈尔巴乔夫提出的议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事项是人事的变动: 利加乔夫虽然保住了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职务,但他主管的意识形态工作则由梅德韦杰夫取代,他被调任新成立的党中央农业政策委员会主席。这是个有职无权的差使。而且由于中央一批老人“退休”,利加乔夫在高层中的地位和影响大大削弱。

戈尔巴乔夫的另一个对手切布里科夫在全会上被选为中央书记,并兼任新成立的法律政策委员会主席。看起来他是提升了,但在次日举行的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却解除了他的克格勃主席的职务。新的克格勃主席是原来负责情报工作的克格勃第一副主席克留奇科夫。此人与戈氏都属于安德罗波夫的人,因而受到重用。但事实是他与戈氏的政见并不相同,后来在1991年倒戈的“八一九”政变中成为主谋和核心人物。

荀路 2021年6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