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 据塔斯社报道,戈尔巴乔夫总统接受了英国发出的同西方七国首脑会晤的邀请。此外,戈氏还接受了在参加七国首脑会晤时访问新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邀请。

同日 俄罗斯独立工会联合会各地区的工会组织就必须联合起来制止失业现象和确保共和国的就业问题达成协议。该工会联合会副主席罗曼诺夫对塔斯社记者说,随着向市场经济过渡,千百万人民将处于复杂的形势下,至于物价遏制不住的上涨就更不用说了。他指出,很显然,共和国政府对目前已形成的局势估计不足。他建议政府召开有独立工会联合会参加的会议,并回答由地方上提上来的各种问题,认为这将有助于工会在7月1日开始登记俄罗斯的失业人数。但是,政府并没有筹备这样的会议,目前还没有一个关于就业和失业的标准文件,而用国家规定的对失业人员的最低额补助是很难生活的。

6月17日 戈尔巴乔夫主持召开新联盟条约起草委员会会议。据塔斯社报道,新联盟条约草案的起草工作已经完成,草案将提交加盟共和国和苏联最高苏维埃审议。另据外电报道,在今天举行的会议上,哪些共和国可算作主权国家联盟的主体问题重又被提了出来。这一问题主要涉及俄罗斯联邦内的那些共和国。在会间休息时,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与俄罗斯联邦的民族单位的代表单独举行了会议,会上重又讨论了过去的自治单位在联盟权力机构中的代表资格问题以及如何签订联盟条约的问题。乌克兰总理克拉夫丘克指出,乌克兰打算分两步走,首先讨论联盟条约草案,然后再讨论如何签订问题。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建议召开没有中央代表参加的15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会议。他对记者说: “我不愿把这个建议看作是号召召开平行的政治会议。生活迫使我们这样做。既然中央不提出倡仪,我们自己应当关心自己,应该考虑今年怎么过,怎样制止经济继续衰退,怎样建立企业之间的联系”。 “既然中央不能干,我们自己应该来影响事态发展,使经济稳定和制止民族冲突。”

同日 苏联总理和八个加盟共和国向苏联议会提出反危机纲领最后方案。纲领序言中说,这个纲领被看作协调各主权共和国和苏联1991一1992年共同行动的基础,为使每一个共和国制订和实现自己的摆脱危机和向市场关系过渡的纲领创造了条件。帕夫洛夫总理在议会上作了关于国内形势和苏联内阁的计划的报告,他宣布政府努力把重点从获得西方贷款转为引进外资。苏联最高苏维埃讨论了总理报告。据报道,许多代表对苏美学者制定的西方援助苏联的“哈佛计划”持谨慎态度。帕夫洛夫在回答代表们的提问时对“哈佛计划”态度冷淡。

在莫斯科取得竞选候选人的胜利后,叶利钦又奔向他的故乡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他来到这里并不是争选票的,虽然他在这里一定稳操胜券。但他要在莫斯科开展他的竞选斗争。他是在莫斯科倒下的,他一定要在莫斯科站起来!他放弃部长职位,决不是满足于仅仅当一个人民代表,他要通过首届人代会选举,进入国家权力的上层。叶利钦的老乡们理解叶利钦,担心他在莫斯科竞选失败,于是作出一项“双保险”的决定: 他们将设法使这个区的竞选人全部落选,以便能让叶利钦在3月26日的莫斯科竞选中一旦失败时,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进行第二轮选举。

在莫斯科的竞选中,叶利钦日以继夜,殚精竭虑。他每天都与众多的群众会面,一天参加两次群众集会。支持他和反对他的人被越来越多地卷了进去,他们多次在莫斯科举行了对抗性的示威游行,传统派和激进派的矛盾更加激烈和公开化。
3月5日,将近两千人在莫斯科高尔基公园集会,要求利加乔夫下台,人群不断发出呼声: “叶利钦是人民的儿子,利加乔夫可耻!”

3月12日下午,在莫斯科市中心马雅可夫斯基广场上,“民主同盟”约二千人举行了两个多小时的集会,以纪念1917年二月民主革命。该组织打出了沙皇俄国的三色旗,高举高呼“打倒苏共的专制制度!” “二月是人民的革命,十月是反革命的政变!” “归还二月革命的民主成果!” “给人民以自由!”等口号标语。

3月18日,莫斯科有一万五千人集会支持叶利钦竞选人民代表。

3月20日,莫斯科大学人民阵线组织大约二千人集会支持叶利钦竞选人民代表。

3月21日,莫斯科吉尔汽车制造厂八万人参加了叶利钦的竞选集会。

3月22日晚,近万人在莫斯科苏维埃广场上举行集会。在中央纪念碑下有人发表演讲,有人打着支持叶利钦的标语: “叶利钦同志,我们支持您!” “要叶利钦,不要黑手党!” “社会主义为人民,而不是人民为社会主义!” 有人高呼: “叶利钦选不上,我们就罢工!”

3月25日,莫斯科有一万多人在列宁墓前的广场举行集会,高呼“叶利钦、叶利钦!” 叶利钦的一位竞选组织者说: “如果叶利钦不能入选,那么我们就要举行一次总罢工进行抗议——举行一天的总罢工。” 有一条标语上写着: “我们主张社会主义的多元化”。当有人呼吁在苏联实行多党制时,与会群众高呼: “对,我们赞成!”

荀路 2021年6月1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