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 苏联外交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外交部新闻局局长丘尔金宣布,苏联外交部长别斯梅尔特内赫将于18日率领苏联代表团启程前往柏林,参加将于本周举行的欧安会国家外长理事会议。他说,这将是非同寻常的事件。柏林会晤应成为实现去年11月巴黎最高级会议决议道路上的重要一步。苏联方面为这次会议作了积极和认真的准备,希望它能具有求实性和取得成果。在谈到叶利钦访美时丘尔金说,我们认为在联盟和共和国一级这种关系都有很大的前途。我们希望在这第二个方面叶利钦访问将起到积极作用。我们希望我们同其他国家在新的“共和国层次”的关系的发展,“将导致我国同那些仿佛在两个方面——联盟方面和共和国方面发展同我国的关系的国家的整个关系的充实”。

同日 俄罗斯联邦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瓦西里.卡扎科夫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可以有把握地肯定,叶利钦已经当选俄罗斯联邦总统。从俄罗斯88个选区的投票结果中可以得出这种结论。另据报道,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通过决议,定于7月10日召开俄罗斯人民代表大会,其主要日程包括总统宣誓、通过宪法法院法、选出宪法法院成员,解决一系列组织问题等。

6月18日 叶利钦启程前往美国,临行前在机场和记者进行了交谈。他说,此行的目的是“进行政治对话与合作”。 “俄罗斯联邦将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程度很高的共和国,包括在对外政策问题上,因此,最好的办法是既同戈尔巴乔夫,又同叶利钦进行对话,而不要只顾及一个政治人物”。苏联总统助理、总统新闻处主任伊格纳坚科说,苏联总统认为叶利钦总统出访美国是值得肯定的举动。苏联总统说,加盟共和国领导人与外国伙伴的积极接触一般来说是“很有益和值得肯定的过程,它会明显拓宽苏联对外活动的路子”。这类接触确定了在政治新思维条件下苏联与其他国家发生关系的新形式,使中央和加盟共和国的活动结合了起来。

6月19日 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发布关于俄罗斯总统选举结果的公报。公报指出,列入在全共和国境内成立的88个选区的选民名单上共有106484518名公民。参加投票的有79498240名选民,即占总数的74.66%。六名总统候选人的得票比例是: 叶利钦57.3%,雷日科夫16.85%,日里诺夫斯基7.81%,图列耶夫6.81%,马卡绍夫3.74%,巴卡京3.42%。根据《俄罗斯联邦总统选举法》第15条,叶利钦当选为俄罗斯总统,鲁茨科伊当选为副总统。同日,苏联总统军事顾问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宣布苏联军队接受俄罗斯总统选举结果。

1989年3月26日,苏联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投票日。当天夜里,各投票站仍然紧张地进行着选举的统计工作。这是一个选举揭晓之夜。

这一夜,叶利钦并不是焦虑不安,而是充满信心地等待着。似乎没有什么怀疑,所有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民意测验,都说明绝大多数莫斯科选民都会推举他为人民代表。尽管如此,叶利钦仍然激动不已,从1987年10月中央全会到今天的一年半时间里,他像一只困兽,进行了怎样的挣扎和斗争啊。终于,囚笼被打破了,他起死回生,如愿以偿了: 叶利钦以89.44%的绝对优势战胜对手布拉科夫,当选为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叶利钦在他的《苏联人民代表选举纪事》中这样写道:

当我被解除了全部职务时,戈尔巴乔夫打电话给我,并建议我任苏联建设委员会主席。我同意了这个建议,因为此时无论在哪儿工作,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戈尔巴乔夫在谈话结束时对我说: “但你要注意,我不会再让你搞政治的。” 那时,他大概真的相信情况果真是这样的。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是他自己制造和启动了民主化进程的机制。这一机制使总书记的话已不再是必须立即绝对服从的“圣旨”。现在我们的苏共中央总书记可以说: “我不让你搞政治”,但是人们却会转而一想并作出决定: “不,应该让他去搞。” 于是,就真的让你去搞了。时代已经变了。

真不知道这个时代还会给我们带来多少新的东西!新时代的美妙之处就在于此,但是,它的灾祸也正在于此。谁也不清楚前面有什么,也不清楚我们今天迈出的步伐,明天将把我们引向何方。党内官僚机构那笨拙、庞大和愚蠢的身躯艰难地挪动着,企图守住阵脚,但是,这却使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而加快了自己灭亡的速度。

所以,苏联共产党一位高级官员说,叶利钦是我们自己制造的一个问题。他在反对特权中得到不少好处,现在成了反对现有体制的英雄。

4月4日,苏共中央选举委员正式公布选举结果: 在2250个代表名额中,已选出1958名人民代表,其余的人民代表将重新选举;当选者中苏共党员比例为87.6%。

荀路 2021年6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