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今日又一新书上架,特朗普更多惊人言论遭曝光……

虽然今年75岁的特朗普已经离开了白宫,但江湖上对他的讨论却依然没有停止过。就在本月,关于他的好几本新书纷纷上架。

其中一本是由作家迈克尔·沃尔夫、《华尔街日报》记者迈克尔·本德所著,书名为《压倒性胜利: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

另外一本是由《华盛顿邮报》记者卡罗尔·莱昂尼格和菲利普·拉克合著而成的《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唐纳德·特朗普灾难性的最后一年》——他们在书里分别概述了特朗普在最后几天的任期里的挣扎与痛苦。本书,于美国时间今天(7月20日)正式上架。

和大多数关于特朗普的书一样,这些书自然也记录了丰富多彩的、偶尔令人瞠目的轶事,它们来自对他不寻常总统任期的幕后报道,还有一些则来自特朗普本人的亲自“解说”。

一、大骂卡瓦诺:没有我,他会在哪?

在《压倒性胜利: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这本新书中,作者记录了特朗普后期对自己任命的官员的出奇愤怒,认为他们都背叛了自己。在试图窃取2020年大选的众多尝试中,特朗普曾呼吁最高法院受理他的案件,并想要欺骗性地推翻拜登的胜利。

此前,鉴于特朗普通过任命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尼尔·戈萨奇和艾米·科尼·巴雷特,建立了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数的6比3席位,他想当然地认为最高法院能完全效忠于他。

然而,在最高法院拒绝受理多个州的选举结果无效案件后,特朗普把他的愤怒完全发泄在了卡瓦诺上。特朗普在接受沃尔夫采访时说:“我对卡瓦诺非常失望,他就是没有成为一名伟大法官所需要的勇气。要是没有我的话,(卡瓦诺)会在哪里?我救了他的命。他甚至不会在律师事务所工作。谁会用他呢?没有人会用他,只有我救了他。”

其实特朗普说的并非完全不是“实话”,在卡瓦诺被任命为大法官之前,他正深陷一场漫长的羞耻指控的漩涡。其中就包括2位女士对他的性侵指控,不仅涉嫌强暴未遂一位加州的女教授福特,还包括在耶鲁大学期间曾在女同学德博拉·拉米雷兹的面前暴露自己。此外,卡瓦诺还因购买棒球票而欠下巨额债务等一系列负面丑闻缠身。

特朗普表示,当时实际上每个(共和党)参议员都打电话给他说,继续任命卡瓦诺会害了共和党。然而特朗普回答说,我本来可以任命那么多其他人,每个人都希望我这样做,但我没有这么做。随后特朗普力排众议,成功任命卡瓦诺为大法官。

即使是这样“难兄难弟”的真情,卡瓦诺似乎还是让特朗普伤心了,现在这位前总统对卡瓦诺缺乏忠诚感到沮丧。

在特朗普败选之后,由德克萨斯州司法部长肯·帕克斯顿提起的诉讼声称,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乔治亚州等关键摇摆州的胜利应该被拒绝,因为有关选民普遍存在舞弊的说法未经证实。

但最高法院驳回了此案,在他们一页纸的意见书中称,此案缺乏诉讼资格。也实际上终止了特朗普推翻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希望,显然,在特朗普看来,卡瓦诺在后期并没有准备为自己继续效力。

这样的行为,在特朗普看来似乎和“狼心狗肺”无异,在他看来如果不是自己的帮助,卡瓦诺可能连个律所工作都找不到,但最高院竟然拒绝审理自己的案件,而卡瓦诺也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如何叫他不愤怒?

不过,特朗普似乎从没有对卡瓦诺有过太多深入的了解,有研究称,卡瓦诺的记录显示,与其他保守派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克拉伦斯·托马斯和尼尔·戈萨奇相比,他更有可能站在最高法院的自由派一边。就在6月份,他还参考了多数意见,拒绝了对《合理医疗费用法案》的挑战。

二、赞希特勒做了很多好事?发言人:假新闻

《压倒性胜利: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还记录了特朗普极其夸张的言行。

书中,作者详细描述了一次纪念一战结束的欧洲之旅。据爆料,在旅行期间特朗普告诉他的幕僚长约翰·凯利:“希特勒做了很多好事。”

当时,幕僚长凯利正在给特朗普上一堂即兴历史课。在听到特朗普对希特勒的离奇评价之后,凯利即刻告诉特朗普他错了,但特朗普并没有被吓住。转而继续强调,上世纪30年代希特勒领导下,德国成功令经济复苏。

后来遭到了凯利的再次反驳,他说:“德国人民如果生活贫困,也比遭受纳粹的种族灭绝要好”。

不过,前总统的发言人莉兹·哈林顿反驳了特朗普关于希特勒的说法,她告诉《卫报》:“这完全是错误的,特朗普总统从未这么说过,这是编造的假新闻,可能是由一位不称职而被解雇的将军编造的。”

但此次新书的作者也提出了一个更重要的观点:特朗普能说出这种话并非空穴来风,因为曾经就有高级官员形容他对奴隶制、吉姆·克劳或内战后黑人普遍经历的理解模糊到根本不存在。特朗普对黑人历史的漠视就像他对任何种族、宗教或信仰的历史的漠视一样。

相反,在执政期间,特朗普从来没有谴责过右翼民兵,其中许多人对新纳粹抱有同情,或有白人至上的极端思想。

如今的总统拜登也透露过自己参加2020竞选与之相关的原因,特朗普对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右翼集会的回应极其冷漠,那次集会导致了一名反抗议者死亡,为此拜登呼吁特朗普要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的思潮,但特朗普仍然拒绝这样做。

三、他夸夸其谈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土皇帝

在另外一本关于特朗普的新书——莱昂尼格和拉克尔即将出版的《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唐纳德·特朗普灾难性的最后一年》中,两位作者们也将带着读者走进2020年选举日的白宫之中。

本书于今天(北美时间7月20日)正式出版,一些白宫助手和他们谈到了拜登的压倒性胜利给特朗普带来的影响。

根据新书章节的部分披露:在2020年11月3日上午,特朗普总统还很乐观,白宫西翼的气氛很好。由于当时粉丝的疯狂集会,特朗普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他认为他精疲力尽的最后冲刺已经结束了。他认为乔·拜登有很多优点,但绝对不是赢家。

特朗普曾对助手们说:“我不能输给这个混蛋。”

然而不幸的是,当福克斯新闻预测拜登将赢得亚利桑那州时,白宫内部的气氛顿时变坏了。

新书中描写道,特朗普在听到这一消息后立刻尖叫了起来,大骂“福克斯到底在做什么”?

接着就转头对女婿库什纳厉声命令:“给鲁珀特打电话!给詹姆斯和拉克伦打电话!把竞选发言人找来!他们必须扭转这种局面!”

特朗普提到的都是福克斯新闻台的重要人物——老板鲁珀特•默多克和他的儿子詹姆斯和拉克伦,以及该网络的顶级新闻高管比尔•萨蒙。特朗普的猛烈抨击还在继续,甚至直接爆粗低吼道:“F* * *,这些人都在干什么,他们怎么能这么早说呢?”

为了能够安抚特朗普的暴躁情绪,他的团队随后给出了应急方案,由于当时像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这样的摇摆州势均力敌,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就直接指示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还有特朗普竞选经理比尔·施特平和米勒宣布——特朗普是获胜者。

朱利安尼直接指示道:“就说我们赢了,就说我们赢了宾夕法尼亚州吧”,但显然这样的声称是不负责任的,当时朱利安尼的宏伟计划就是毫无根据地说特朗普赢了一个又一个州。但这样拙劣和蹩脚的反应遭到了众人的反对,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更是直接回怼:“我们不能这么做。”

时至今日,“自己赢了”这种想法也依然扎根在特朗普的脑海中。在7月19日(昨日)于海湖庄园接受采访的时候,特朗普仍然坚持认为:“我认为,就算乔治·华盛顿起死回生,选择亚伯拉罕·林肯做他的副总统,他们也很难打败我。”

然后,他还悲叹道:都是疫情扼杀了他第二次当总统的机会。特朗普似乎也下定决心要让人们相信,要不是有那么多冤枉他的人——这些邪恶的人合谋剥夺他合法的第二任期,他实际上已经轻而易举地赢了。

特朗普说:“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局就是上次选举。它被操纵了,我的胜利果实被窃取了,而司法部长比尔·巴尔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副总统彭斯也缺乏勇气去做正确的事。如果彭斯有勇气把它提交给立法机构,你们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

话又说回来,他打着领带坐在海湖庄园办公室里夸夸其谈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一个土皇帝。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