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2021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源、梁珍香港报导)独立中文笔会的前会长、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的副主席廖天琪在28日接受本报《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摧毁了香港的自由,令她无比心痛,而港人长时间大规模地抗争,可歌可泣,了不起。

由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日前把“独立中文笔会”与“支联会”和“民阵”一起定性为所谓的“反中乱港”组织,指责“独立中文笔会”以言论自由的方式,宣传一些攻击中共政权的作品。对此,廖天琪在接受专访时回应,中共向来把异议人士和批评人士视作反动分子,对他们进行污蔑、侮辱和镇压,此种野蛮做法与世界文明和世界政治文化背道而驰,只有专制政权才这么干。

为了安全 年会选址不再来香港

廖天琪是一位在中国出生,在台湾长大的女作家、翻译家和社会活动家,目前旅居德国。她曾经担任了四届“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她介绍说,过去,“独立中文笔会”每一年的年会,以及每年三个奖项的颁奖典礼,地点都会选择在香港,因为香港的地理位置比较适中,虽然“独立中文笔会”有60%的会员在中国,但是“独立中文笔会没有办法在中国大陆举行会议,中国共产党这个政府呢,对我们是非常忌讳的。”

她指出,2019年4月份,“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办了年会,那时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刚刚开始,当时没人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情,更没有料到最后的发展和变化如此之大,以致“独立中文笔会”没有办法再在香港举办任何会议。大家都对此感到很心痛,“今后大概真的没有办法继续在香港开会,如果进来(香港),说实在的,我心里就会很担心,因为他们一定会把某些罪名加在我们笔会身上,或者加在我的个人身上。我不愿意无辜地受到侮辱,或者受到干涉,甚至于更严重的情况。同时呢,我相信对于我们在国内的会员,(来香港开会)也是一种危险。”特别是有一些作家比较出名,“他们非常的勇敢,依然直言不讳的写一些文章,我们担心他们的境遇。”

廖天琪提到,大陆和香港很多会员都是普通会员,并没有经常发表批评政府的文章,他们当中一些比较热心的会员,每当笔会在香港举办活动,就来当后勤义工,帮忙联络会员、找场地。例如日前被中共党媒《大公报》点名是“民主中国阵线”香港分部负责人的黄元璋就是这样的热心会员。《大公报》在报导中说,目前黄元璋正受查,被当局要求提交有关资金及活动的资料,以查是否有危害国安活动。

廖天琪表示,她认识黄元璋,据她所知,黄元璋并不是民阵香港分会的负责人,与1989年在巴黎成立的“民主中国阵线”也都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大公报》的消息是错误的。我不知道《大公报》在这个时候发这样一个消息是什么意思,是要害黄先生还是要捧黄先生?因为他根本在这两个组织都没有什么作用的。这是我要说的。”

中共与世界文明背道而驰

“独立中文笔会”在2001年7月成立,是人权组织和国际性文学组织“国际笔会”的159个成员分会之一,致力于维护全球中文作家的言论和写作自由。

廖天琪介绍说,虽然笔会在香港的每一次会议,都是文学会议,但是在中国大陆,当代的文学要想和政治脱离关系,是不可能的。因为文学一直受到中共政权的控制。

她表示,中共向来把异议人士和批评人士视作反动分子,视为当局的对立面进行污蔑、侮辱和镇压,此种野蛮做法与世界文明和世界政治文化背道而驰,“只有专制政权,只有要把言论自由控制在自己手中的北京的政权,它们才会这么干。”“这是完全不能够和我们今天的世界的文明、世界的政治文化融合的。你看德国的媒体、美国的媒体、台湾的媒体……大家都是批评自己的政府,就是完完全全自由的,完全是自然的一种事情。”

她表示,因为言论自由是一个公平、公正社会的一个最重要的基础或者力量,是政府之外的一个最大的力量。任何的政府不管是民主制度,或者不是民主制度,都需要监督,“这个监督除了政府的机构来监督以外,民间的言论和新闻的监督,也是非常重要的,缺少这种监督,一个政府不可能清廉。你看德国、北欧这些国家,他们都是政治非常清廉、公正的,可是如果没有新闻的监督,我相信也不会这么好。所以中国现在实在是反其道而行。”

为香港的自由而呐喊

廖天琪指出,2020年7月1日,中共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以后,他们一直在“为香港人的自由,香港人的权利,香港的法治,香港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我们在呼吁,但是,收到的效果很少。”他们举办了很多活动,无论是纪念六四、还是其他的主题,他们都会提到香港的问题,“因为香港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块,原来还没有丧失自由之前的一块自由的土地,香港是靠近中国的,也是属于中国的一块地方。中共曾经承诺过,让香港拥有自由50年不变,可是它自己把承诺打破(撕毁)了,许多民间团体,包括支联会、民阵,一个一个的都不得不被迫解散,而且主要负责人,或者是被逮捕,或者是已经在狱中,或者现在正在受到迫害。这个是我们完全不能忍受的事情。”

她表示,因为人权、法治是人的基本的权利,跟一个国家的内政没有关系,这是联合国宪章里面规定的,中共当局自己也签了字的,但是,中共破坏了自己的承诺,把香港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剥夺了。

“中共以为把香港人的嘴封起来,把他们的手脚绑住就可以吗?不行的。这种不满的情绪一直会在下面继续,而且它会进入中国大陆,中国大陆人(会)看到香港,香港确实是黑暗的大陆面前的一盏灯。”

她说,那些像她的孙子辈的香港年轻人,在明知道后果是什么样的情况下,还能够勇敢的走出来抗议,这种精神,令她觉得香港人非常的了不起。“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民,坚持这种大规模的抗议超过一年以上,(香港人的抗暴精神)真是可歌可泣,非常的了不起。”

“香港人为什么走上街头‘反送中’,因为他们维护香港的法治,维护他们的言论自由,可是现在一步一步被中共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蚕食。我真是又心疼,又感到很无奈,而且非常的愤怒。”

“我希望香港所有的人,在尽可能的范围之内保护好自己,因为万一谁被投入了监狱,真正发生以后就很困难,但是我不会放弃,也不灰心,因为所有的进步就必须有很多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这是非常重要的。”

她表示,借这次的采访机会,“向香港人、民众表达我的关心以及心里对你们的钦佩。我希望你们好好地保护自己,而且你们不要忘记,你们并不是孤立的,我们在国外会尽一切的力量,为你们发出声音。如果你们发不出声音来,我们会继续为你们发出声音。”@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李明◇

来源:大纪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