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在这里,和藏人朋友一道,庆祝尊者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32周年。32年过去了,历史证明,达赖喇嘛无愧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荣耀,他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威的奖项增添了权威。这里,我谨向尊者致以由衷的敬意。

1989年,中国爆发了空前规模的非暴力的民主运动,其后又是举世震惊的血腥的六四屠杀。就在那希望与绝望交织的时候,传来了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我们感到巨大的鼓舞。正如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埃格•阿尔维克(Egil Aarvik)所说,把和平奖授予达赖喇嘛,除了肯定达赖喇嘛在倡导非暴力斗争方面的贡献,也是为了影响中国的局势,也是为了承认中国学生从事民主运动的努力。

藏人为自由的抗争,和汉人为自由的抗争,是互相支持,互相鼓励的。你们的抗争就是我们的抗争,我们的抗争就是你们的抗争。

这里,我主要讲一讲达赖喇嘛推动藏人与汉人的交流,讲一讲达赖喇嘛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支持。

达赖喇嘛亲自推动了藏人与汉人的交流。在达然萨拉,达赖喇嘛会见了许许多多来自世界各地,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汉人。达赖喇嘛到北美、到欧洲、到日本、到澳大利亚,每到一处,他都专门安排时间和汉人见面。达赖喇嘛曾经两次在推特上和中国的年轻人交流,也曾经通过视讯和大陆的维权律师交流。据我所知,那些亲眼见过达赖喇嘛、亲耳听过达赖喇嘛讲话,以及那些通过社交媒体和达赖喇嘛有交流的汉人,绝大部分人的回馈都是非常友好、非常正面的。另外,全球各地的藏人团体也纷纷举办活动,加强和汉人的交流,增进藏人与汉人的友谊。尤其是大纽约地区,藏汉的交流开始的最早,参与的人数最多,活动的次数最频繁。通过这些交流,我们了解了西藏,了解了西藏的历史和现状,了解了藏人的文化和信仰,并且和藏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又通过我们的讲话和文章,把我们的感受和认识传播给更多的汉人,尽量地传播给更多的身在大陆的汉人。

在这里,我还要谈谈已故的中国异议人士、汉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2010年,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我们都知道,刘晓波获奖是和达赖喇嘛的大力推荐分不开的。达赖喇嘛支持刘晓波,也就是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刘晓波虽然在生前没有机会和达赖喇嘛相见,然而他一直对达赖喇嘛满怀敬意。刘晓波说,最让他感动的是,达赖喇嘛,“这位在西藏人心中最崇敬的宗教领袖,这位在世界上享有崇高声望的政治家和精神导师,在被迫流亡的困境中,面对西藏的文化和人权的双重灾难,他作为被迫害民族的领袖对迫害者所怀有的,不是咬牙切齿的仇恨和号召自己的人民进行以牙还牙的报复,而是仍然坚持平和、宽容的中间路线。这样博大的胸怀,也常常在他对中国民间民主运动的一贯支持中得以展现。”

达赖喇嘛反复讲,他不是寄希望于中国政府,而是寄希望于中国人民;从长远看,人民比政府更有力量。回顾过去二、三十多年汉藏交流取得的巨大进展,我们对此也越来越有信心。

祝达赖喇嘛健康长寿,祝汉藏友谊万古长青。

来源:光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