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158)

103  戈尔巴乔夫发布关于改期召开新一届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的命令。命令中说,鉴于某些共和国的领导人通知说不可能在1991年10月8日之前完成组成参加苏联最高苏维埃的代表团,并根据1991年9月5日《过渡时期苏联国家权力机关和管理机关法》,决定把苏联新一届最高苏维埃会议的第一次会议改在1991年10月21日于莫斯科举行。

苏联最高苏维埃调查“八一九”事件委员会首次举行记者招待会,调查政变原因和情况委员会主席奥波连斯基等四人出席。奥氏首先介绍了调查委员会的指导思想。他说,那些已经被捕的人是否有罪要由法院来决定,调查委员会的目的是研究有关材料,评估形势,尽自己所能揭开事实真相,使社会避免对抗的升级和出现内战。委员会以法办事,反对非白即黑的极端论,也不主张以“我们的人和不是我们的人”来划线。

104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在苏联社会政治研究基金会的成立仪式上对马克思主义学说及其在苏联的实现提出了批评。他说: “马克思主义最终使我们陷入了灭亡、落后和良心泯灭。” 他认为,用马克思主义学说武装的布尔什维克共产主义,由于在其基因中包含着原始罪恶,它在同历史的较量中失败了。第一种罪恶是使活生生的人成了抽象的人的牺牲品,使个性成了集团的牺牲品,使生活成了公式的牺牲品。第二种罪恶是使道德成了牺牲品。

10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予苏联特别联系成员国待遇,并且向苏联派遣专家以便加快苏联转转向自由市场的进程。戈尔巴乔夫和访苏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康德苏签署了苏联成为该组织特别联系国的协议。康德苏在签字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 “我们将向他们解释,世界是如何运转的。” 他表示,苏联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联系国是苏联成为正式成员国的第一步,也是苏联“经济改革的艰难历程”的开端。

日本《选择》月刊载文分析苏联军队将走向何方。文中说,“八一九”事件使历史上第一支用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苏联军队突然坠入了崩溃的深渊。对苏军今后的命运目前可作以下三种设想: 一、叶利钦主导型,即俄罗斯联邦将联盟军队的大部分吃掉并吸收,成为苏军的最大重建者,使苏军“共和国军化”;二、戈尔巴乔夫主导型,即戈氏继续控制军队,联盟军队对外任务的重要性得到强调,继续维持“联盟与军队一体的原则”;三、军内少壮强硬派打倒叶戈联合政权,恢复党、政、军一体的政权,这是对失败者有可能卷土重来的一种设想。

199149日这天,先是格鲁吉亚根据自己举行的全民投票结果宣布独立,这使得死去的斯大林和活着的谢瓦尔德纳泽都失去了祖国。其次是苏联冶金工业“断炊”告急。苏联历史上第二次煤矿工人大罢工已达40天之久,有21个高炉和三个炼焦炉停产。

这次罢工席卷苏联全境,有苏联北极地区的沃尔库特、南部的罗斯托夫,西部则有乌克兰的顿巴斯和顿涅茨克、西伯利亚的库兹涅克和萨哈林岛(库叶岛),特别是苏联第一大矿区顿巴斯和第二大矿区库兹涅克的罢工声势浩大。全国有140多个矿区的大约30万工人参加了罢工。这次罢工不仅范围广、规模大,而且持续了整整两个月,造成了空前巨大的经济损失。

开始,罢工工人要求提高工资一倍到1.5倍,改善生活和工作条件。后来,罢工发展到带有强烈的政治性质。所有的非CP政党都支持罢工,利用罢工扩大自己的影响。罢工开始后,叶利钦就立即派人深入矿区声援。311日,叶利钦接见罢工代表,达成互相支持的协议。叶氏许愿,如果煤矿从联盟管辖转为俄罗斯管辖,就给予煤矿完全的自主权,解决矿区的困难。罢工代表表示完全支持叶利钦的政治立场,提出了解散最高苏维埃,要让总统和政府辞职的要求。叶利钦这时成为矿工最有影响的人物,矿工成为叶利钦手中的一张牌。4月初,苏联政府又大幅度提高消费品价格,平均提高60%,其中食品涨价1.5倍,纺织品涨价1.35倍,儿童用品涨价2倍。这使大罢工火上浇油,罢工的规模进一步扩大。一向平静的白俄罗斯也工潮迭起,15万人在首都明斯克集会要求戈尔巴乔夫下台。乌克兰首都基辅也发生罢工以声援顿巴斯、顿涅茨克两地的煤矿工人,并提出了要求解散乌克兰最高苏维埃。

在四月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戈尔巴乔夫的政治生命却急速地萎靡不振。他不仅在与叶利钦的厮杀中处于下风,而且传统派对他的软弱和妥协也越来越不能忍受。强硬派的“联盟”议员团要求下月召开人民代表大会紧急会议以撤销戈尔巴乔夫的总统职务,要求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联盟”议员团领导人之一彼得鲁琴科对六百名代表说: “我不相信戈尔巴乔夫能维持秩序。一个人不能用颤抖的双手去搞政治活动。” 曾经发表“反改革宣言”的“女妖”安德烈耶娃,现在是“为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斗争团结协会”的主席,她提出召开苏共第29次非常代表大会,同戈尔巴乔夫复辟资本主义的政策划清界限,撤销戈尔巴乔夫的一切职务,并把他及改革的其他支持者开除出党。她的“协会”准备提名她出任苏共总书记。

荀路  20211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