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205)

1216  叶利钦向美国国务卿贝克表示,独立国家联合体将可靠地控制住核按纽。他还说,到12月底独立国家联合体至少将有10个成员。它们将签署联盟防御条约,在现国防部基础上建立统一的军事指挥机构,而使用核武器的决定将由四个拥有核武器的共和国最高统帅一起作出。他否认戈尔巴乔夫将担任军队最高统帅,说戈氏的命运只能由他自己决定。

叶利钦向意大利《共和国报》发表谈话说,戈尔巴乔夫总统在重新改组的苏联已经发挥不了作用。叶利钦说: “在由前苏联的国家组成的新联合体中将没有戈尔巴乔夫的位置。苏联总统如果不在本月底离去,那么最晚也得在一月中旬辞职。”

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对苏联中央电视台发表讲话时强调,成立联合体的协议符合宪法和国际准则。他说,成立联合体是避免对立的途径。如果没有人用各种借口建立集中的权力机构,相信联合体是有生命力的。

哈萨克宣布为独立国家。哈萨克共和国议会通过了《哈萨克国家独立法》。根据这项法律,哈萨克共和国是一个独立、民主和法治国家。它在自己的领土上拥有全部权力,独立自主地制订和实施其内外政策,现有边界内的领土不可分割和不容侵犯。

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通过一项《关于最高苏维埃财产的决定》。根据这项决定,苏联最高苏维埃的全部财产将转归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所有。

1217  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举行会晤时商定,苏联全联盟机关将在1991年12月底以前停止一切活动。

俄罗斯总统发言人沃夏诺夫宣布,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通过电话商定,苏联将于今年年底不复存在。他说,印有镰刀和锤子的苏联国旗将在除夕在克里姆林宫降下;克里姆林宫的财产将全部转归俄罗斯;苏联国家银行也将转归俄罗斯。

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通过决定,“保护”联盟议会一切财产。决定是因为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一些其他前加盟共和国承认联合体以及在联合体成员国境内撤销前苏联机构而在俄罗斯联邦确保俄罗斯联邦主权经济法的基础上通过的。决定委托相应的国家机构确保早先属于苏联最高苏维埃的建筑物、企业和组织在通过关于它们的进一步使用的决定以前正常运行和完好无损。

苏联人民代表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会议上一致认为,在独立国家联合体机构组成前,联盟议会应该履行自己的义务。选择这种代表工作形式是因为,在俄罗斯召回代表后,最高苏维埃联盟院已无法达到法定的代表人数。

1991121日,乌克兰就独立问题举行全民公决,同时选举总统。全共和国5200多万人口中的3700多万选民有83%参加投票。最终的结果是,90.85%的投票者完全赞成乌克兰独立。就连居住在乌克兰的俄罗斯人也是大多数投了赞成票。当选为乌克兰总统的克拉夫丘克在投票结果出来后,兴高采烈地宣布: “一个新的独立的乌克兰诞生了!”

125日,乌克兰最高苏维埃正式宣布废除19221230日关于成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协议。

对于在独立的道路上快马扬鞭的乌克兰,戈尔巴乔夫只能扼腕叹息,无可奈何。还在乌克兰全民公决前,他就发表谈话说,希望乌克兰人表现出“常识和理智”,不要投“Yes”票。但是这反而适得其反,乌克兰人心里早就已经不认他这个苏联总统了,只把他的劝告当成耳边风。

无奈之下,戈尔巴乔夫就去求助于美国。他给布什总统打电话说,希望美国不要承认乌克兰独立。同时,他还搬出了叶利钦,要叶利钦去说服甚至压服乌克兰放弃独立。

其实,布什虽然需要一个在戈尔巴乔夫统一下的庞大的苏联,但是他不需要一个即将失去所有联盟成员的苏联总统,所以他只能在电话里向戈尔巴乔夫表示无能为力。而叶利钦则更不可能帮忙,因为克拉夫丘克之所以死不回头,他正是看着叶利钦的样子来的。

克拉夫丘克当然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地位,所以他对戈尔巴乔夫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屑一顾。当选为乌克兰总统后,他毫不顾情面地正告戈氏: “乌克兰永远不参加任何有中央结构并让其凌驾于共和国之上的联盟。” “乌克兰3100万公民投票赞成独立,就意味着反对再加入联盟,任何人都不能改变这一切。”

乌克兰全民公决的第二天,叶利钦宣布俄罗斯承认乌克兰的独立。而且,他在承认乌克兰独立的同时,还这样对戈尔巴乔夫说,如果乌克兰不签署联盟条约,那么俄罗斯也不会签署。

又过了一天,布什总统打电话给克拉夫丘克,对乌克兰获得独立表示祝贺,并派出特使赶往基辅,商量与乌克兰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乌克兰是苏联第二大加盟共和国,地位仅次于俄罗斯。因此,乌克兰对于联盟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乌克兰的独立让联盟的解体进入了倒计时。法国《世界报》对此刊登文章说: “这一不可避免的打击似乎把莫斯科领导人和俄罗斯人吓得目瞪口呆。一部新的历史在基辅诞生,而一部旧的历史在莫斯科结束。”

123日,戈尔巴乔夫发表他致全国人民代表的呼吁书,他极力说明联盟解体的灾难性后果,千呼万唤,几乎是鞠躬恳求各共和国批准新联盟条约。他竭尽全力为他的新联盟招魂,然而没有谁理会他的呼唤。他到底没有成为一个新联盟的接生婆,新联盟条约还未临产就已经胎死腹中了。

荀路  202112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