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206)

1217  戈尔巴乔夫同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讨论联盟议会命运并达成相互谅解。共和国院主席阿利姆扎诺夫说,令人民代表深感不安的是未来联盟的命运,以及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不文明的消亡”。由于缺少大多数全权票数,联盟院和共和国院的工作实际上已经瘫痪——最高苏维埃就连自行解散的决定也无法通过。除此之外,舆论工具对国家最高苏维埃要被俄罗斯议会这个法律继承者废除的传闻进行大肆渲染,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强大的政治压力。联盟院主席卢边琴科说,他们认为,出路在于出席阿拉木图会晤的各国首脑确定苏联与新的联合体之间的法律继承问题,制定一项有关停止苏联总统和苏联最高苏维埃设制等联盟机构活动程序的专门决定。他指出,这样可以使全体代表在宪法范围内通过决定,以将所有权力移交给新的机构,通过合法的、文明的途径结束联盟议会的工作。

路透社电文稿,美国的一位高级官员说,苏联人已向美国国务卿贝克保证,尽管原来的CP超级大国正在发生彻底变化,但是苏联军方不会干预政治。这位官员说,沙波什尼科夫期望成为联合体武装部队总司令。

1218  戈尔巴乔夫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和全苏广播电视公司采访时说,他将在从联盟向联合体过渡的继承性得到保证,在联盟时代将要结束、新时代就要开始之时辞职。辞职以后继续从事政治活动。戈氏说,上帝保佑,但愿这个新时代能给各族人民带来幸福。

叶利钦在接受意大利国家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在即将取代苏联的新的独立国家联合体中,将没有戈尔巴乔夫的职位。叶利钦说,在12月份结束时,一切都将结束。让某个有着显赫过去的人埋头于次要工作是无益的。在被问起他想起戈尔巴乔夫时,更多地想到两人的冲突还是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时,叶利钦回答,昨天我们作为总统进行了最后一次会晤,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和平地分了手。

苏联对外关系部部长谢瓦尔德纳泽在同美国国务卿贝克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协调国家对外政策必须而且应当根据政治新思维原则进行。至于对外政策的执行机制,它应在过渡时期确定下来。他说,今后必须考虑建立某个协调中心或者机构,由它负责协调对外政策行动。谢氏还指出,即将在阿拉木图举行的主权国家总统会晤应当在很大程度上确定,哪些主管部门和机构将得以保留,这无疑涉及到对外关系部。

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和美国国务卿贝克在会谈结束后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克拉夫丘克说: “乌克兰将坚持民主改革原则,将致力于取得无核国家地位和在本国境内销毁核武器。乌克兰将为不使用核武器进行统一控制,遵循有关削减欧洲常规武器的所有条约,并将促使美苏签署的削减战略核力量条约尽快得到批准。”

戈尔巴乔夫感到他的那只新联盟小船自从被乌克兰那座冰山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之后,现在到处都在漏水,他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把漏洞补上,否则就只有沉没。

戈尔巴乔夫决定先去找叶利钦好好地严肃地并且晓以利害地谈一谈。叶利钦掌管着俄罗斯联邦,成事靠他,但坏起事来,肯定比乌克兰还可怕。

如今的现实是,叶利钦不仅已是斯拉夫三国实际上的领袖,而且已开始把手伸向联盟中央,正在为俄罗斯联邦争夺更大的势力范围。

戈尔巴乔夫已经看出叶利钦这后一手比前一手更狠,而且比克拉夫丘克棋高一筹。因为自己还掌握着军队,并且仍然控制着联盟中央,他觉得只要有了这两支力量,就有可能重建以往的中央集权。而叶利钦正是对此耿耿于怀,因而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应该说,叶利钦在政坛上确实成熟了,由于他有强大的俄罗斯作为支撑,其力量已势不可挡,这使得戈尔巴乔夫已经感到力不从心。

乌克兰全民公决后,各加盟共和国都拒绝向中央提供资金,导致联盟中央财政空虚,各级官员被告知从12月份开始可能停发工资。

造成这场中央预算经济危机的祸首,就是叶利钦领导的俄罗斯。如果不是俄罗斯带头对中央“抗粮抗税”,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种局面。这其中的用意,戈尔巴乔夫十分明白: 叶利钦这是在釜底抽薪。因为在1130日,当戈氏出面同叶利钦讨论财政危机时,叶利钦答应由俄罗斯单独承担联盟中央各级官员的工资。这样,所有联盟的官员,都等于成了俄罗斯联邦的雇员。

戈尔巴乔夫明明知道这是个火坑,也要往里跳,因为联盟中央机构都是空架子,官员们都要吃饭生活,而他又无法满足他们。

最让戈尔巴乔夫闹心而又说不出来话的事情,发生在125日。这一天,叶利钦大笔一挥,签署了一个法令: 199211日起,俄罗斯联邦向所有苏军部队支付薪水。叶利钦同时还宣布,他将给军官们加薪90%

因为要说服叶利钦签署那份护身符般的新联盟条约,戈尔巴乔夫只好一忍再忍、一让再让,眼睁睁地看着叶利钦从自己手中把权力一点点地抢夺过去。他知道要制止叶利钦的后一手,必须先制止他的前一手。否则连联盟都不存在了,又哪能保住联盟中央和军队?

荀路  202112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