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零八宪章》首批303名签署者之一,我必须承认,《零八宪章》公布后所引起的反响是出乎意料的,比如官方对刘晓波先生的迅速刑拘,比如动员各地警力对《零八宪章》签署者密集的传唤与恐吓,比如在网络媒体上对《零八宪章》内容的屏蔽和封杀等等。这一切在我看来,都属于反应过敏。

我曾在参加法庭诉讼活动中,经历过一次原被告双方异常激烈的辩论,主持庭审的审判长大惊失色,紧急敲椎,喝令停止,并斥责发言人。这时我举手说话:尊敬的审判长,我认为双方在法庭上用语言的互相攻击代替双方本应在街头用拳头和棍棒的互相攻击,恰恰是一种文明的表现,这也是法治文明的应有之义。如果不让双方在法庭上唇枪舌剑,他们就只能在街头上刀光剑影了。把可能发生在街头的暴力,引导到法庭上来,变成一场语言之间的暴力,这就是法律的文明。

我个人签署《零八宪章》,本意是希望中国执政当局把自己的鸵鸟脑袋,从用口号营造的所谓“和谐社会”的沙堆中拔出来,正视中国当前的社会危机,尽快启动政治改革,实现和平转型,化解社会矛盾。我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不能回避,不能拖延,更不能拒绝。如果执政当局无法认同《零八宪章》的内容,完全可以由自己掌管全国媒体和舆论的中宣部出面,组织常年吃着纳税人俸禄的学者出来,在中共自己的媒体上进行公开辩论,甚至可以进行公开的批判。CCTV是中共的,各省市的电视台也是中共的,《人民日报》是中共的,各省市的地方媒体也是中共的,中共掌握着全国数以十万计的各类媒体,也用纳税人的钱常年供养着庞大的以“媒体人”身份为掩护的宣传人员。在这个时候,数量庞大的媒体和人数更加庞大的宣传人员,此时应该大派用场,完全可以在《人民日报》上,在CCTV上,在一切媒体上对《零八宪章》进行全面的、公开的批判。而这,是文明的。

但遗憾的是,从《零八宪章》公布至今,我未看到官方用只言片语做出回应,这只能让人们所有关注《零八宪章》的人认为官方理缺。否则,官方为什么不利用自己掌控媒体资源的绝对优势,用自己的“社会主义民主”、“三个代表”、“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等来批判《零八宪章》提出的19条改革主张呢?本该用笔杆子解决的问题,非要用枪杆子来解决;本应通过公开对话、辩论、协商解决的问题,非要在警察局里用审讯和被审讯来解决;本应通过公民投票解决的问题,非要用野蛮的国家暴力来解决。对官方如此选择,可能做出的唯一的解释,就是《零八宪章》提出的改革主张,使官方失去了公开辩论的勇气。

也许官方认为通过自己手中的掌握的绝对暴力,可以解决《零八宪章》所带来的一切问题,也可以通过绝对掌控的媒体封锁和信息屏蔽,长期阻止《零八宪章》的传播。但时间是无情的,官方阻止不了它的流逝,也改变不了它的方向。它会在官方的这种自信与蛮横中继续匀速流逝,不断流逝。如果等到社会矛盾引爆危机的那个时候,也许时间连留给官方坐下来谈的机会也没有了。

值得一说的是,《零八宪章》公布后,有个别民间左派用激烈的语言在网络上对它进行猛烈批判,甚至有更极端的左派发帖子要求以煽动颠覆的罪名抓捕《零八宪章》签署者。我认为这些左派人士的上述行为,仍然没有超出言论自由的范畴,与官方的沉默和动用暴力对待宪章签署者的粗暴相比,前者仍然是文明的表现。

我认为公民签署《零八宪章》,是一种文明的行为,希望官方也以文明的方式对《零八宪章》做出回应。

2008-12-12于海口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