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故乡变成
电流流到耳边
母亲的话语
就像门前的小溪
已经很远

我的故乡
被时间折叠成
一个个画面
那玩耍的奔跑的山
调皮的打闹的河
都染上了梦的色彩

童年的伙伴
渐渐都长大成人了
我们玩着另一种
过家家的游戏
故乡已在故乡以外

每一年候鸟的迁徙
迷失的孩子寻找着
重回子宫的路

2014年1月31日 于星沙

文章来源:太平的边角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