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网络传出一首狱中王怡牧师给她的妻子蒋蓉的诗《与妻》,不知其来源,但秋雨教会的信徒以及关心王怡的朋友们一致认为是王怡狱中所创,时间为2019年12月26:

约定落日一万天,
执手目成那里情。
此去经年杨柳岸,
万里桥边读经人。
情为何物问耶稣,
生死相许在客园。
福音谁传到拒霜?
不信鸳鸯头不白。

据秋雨教会人解释,万里桥、拒霜园,是王怡夫妇曾经家园附件的小桥和园亭,从诗中可以推断出,当时王怡是不知道妻子蒋蓉亦曾被指定监视居住6个月,亦不知其妻子在结束指定监视居住后,继而转为与封闭式软禁中。王怡的温情与美好的期盼与妻子正在遭受的残酷政治迫害,仿佛存在于不同的时空,此情此景让人悲痛,封闭式关押是对人性的严重摧残。

关心王怡的友人,因无法获得有关其状况的直接消息,有人便长期观察和跟踪从成都金堂监狱刑满释放人员。据民生观察网站2021年6月12日报道,从这些刚从监狱出来的人所说的来推定,正在成都金堂监狱服刑的王怡牧师长期处于禁闭式关押中,食用的是近十年的陈化粮,监狱提供的是过期药品,监狱的医务人员是懂得点医学知识的服刑人员。

另据张继强先生整理的一篇有关王怡的讲道,《上帝的护理之工》,其中王怡牧师自称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曾经是大三阳后转为小三阳。据此身体状况,和恶劣的羁押环境,若长时间食用霉变食物,最易受诱发肝癌。在食品卫生和医疗保障无法跟进的情况下,王怡牧师的命运会如同刘晓波的命运吗?这也是很多人的担心。

刘晓波生前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于2017年7月13日因肝癌去世。2009年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已在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近8年,2017年6月下旬被转送医院。面对刘晓波突发严重病情,中国政府迫于国际舆论压力,很快发布公开声明,称刘晓波先生每年有定期做体检。但声明过于简单和概括,没有明确每年有几次体检,刘晓波的肝功能情况。这些细节,家属和律师都无从了解,更何况监狱的卫生条件和食品安全情况从未有向家属和社会公开过。

刘晓波被羁押后,中国政府一直在想方设法减少人们对他的关注。比如:对庆祝刘晓波获诺奖的人进行抓捕和恐吓;警告夫人刘霞“公开发声就不允许再会见“; 长时间囚禁家属;禁止家属与外界联系;禁止人们公开谈讨刘晓波的事迹和言论;禁止人们公开纪念刘晓波; 刘晓波的健康信息没有任何的公开,家属的知情权被剥夺。

现在将这些逼迫手段,复制在被判九年的王怡牧师和他的家庭成员身上。他的妻子蒋蓉被指定监狱居住6个月后,有家不能回,现处于秘密软禁中;蒋蓉与教会和外界人不能有任何的联系; 他们的儿子每天由警车接送上学,禁止其与同辈人之间交流; 禁止王怡的母亲有公开的言论;秋雨教会持续被逼迫,被解散成多个小组后,继续逼迫各个小组停止宗教活动,甚至逼迫教会成员离开成都市;关于王怡的健康情况,无人能够获得任何消息。

王怡和刘晓波,同为被判长期刑罚,同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同为具有感染力和号召力的异见领袖。中国政府正在使用相同的手段,降低他们的影响力,甚至是要让他们的影响力彻底消失。刘晓波的悲剧已经发生,外界需要警醒的是,不能让刘晓波命运的结局再次发生在王怡和其他任何人身上。

他的家属处于恐吓中,被禁声中,他的教会成员、辩护律师等都处于逼迫中。王怡本人,亲人,教会成员,仍旧在抗争中,但他们的声音被切断,无法被广大公众知晓,无法形成广泛的舆论效应,无法触及到那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正在做恶的中国官员们的心灵。

由此,能发声的关注者应强烈呼吁国际社会,来共同关注王怡的在监狱中的卫生医疗情况、 健康情况;国际社会要向中国政府提出对王怡健康的关切,要求政府公开王怡的肝功能情况、监狱医疗服务情况、饮食卫生标准,以及对王怡身体检查的频率和结果。

2021年9月21日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捍卫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