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家书节选:完成“克里斯朵夫之吐”

Share on Google+

2014年12月10日

克里斯朵夫之吐,乃指将原来被灌输的那些错误的思想,理论,完全吐出来,然后重新接纳真理。我们这一代中国人,集体性的克里斯朵夫(一下简称克氏)之吐,是在1971年林彪死亡之后。林彪—毛泽东钦定的接班人,我们天天喊“祝林副主席身体永远健康”的人,突然一夜之间变成了最大的坏蛋。我们开始反思,开始呕吐—把那些荒唐的政治说教向外倾吐。四人帮被抓,我们又一次集体呕吐。周恩来曾手举红宝书,高喊“向江青同志学习”一夜之间江青变成了白骨精。曾经伟大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一夜变成了臭狗屎。你说,能不让人呕吐吗?对我来说,完成克氏是在到达加拿大之后。我们曾经被教导”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去解放他们。对照加拿大现状,我恍然大悟,全世界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人原来都在我们中国。另一个对比也更加印象深刻。同样是华人,在中国农村的人民公社制度下,穷得家徒四壁。三年所谓困难时期还饿死了几千万人。但同样是华人在加拿大,美国他们生活得大多不错,有人做过调查以家庭为单位,华人的生活水平不低于犹太人。因为华人刻苦勤奋。这一切,都说明了一点,我们的制度设计有问题。是社会制度的问题,不是人种的问题。还有一件事情,现在想起来我还生气,在攻读博士期间我选修了一门课,是“内分泌学”教授是位印度籍教授,他布置了一个作业,叫我们学生亲自查资料写某个激素近年研究进展成果的综述。这本是我的强项。我费力很大力气写了篇长文,还自制表格,认真之极,但结果下来,我却得了低分,其他同学的作业较我简单草率得多,却得了高分,我找他去理论,他说“你的作业完成得非常好,但是我不相信这是你写的。你这是抄袭某篇现成的论文,你们中国人不可能有这样的水准。你听听,连印度人也都瞧不起大陆人。我被气得浑身发抖。之后,我将所有的参考书文献一片片全部复印下来摊给他看,告诉他,这篇综述是我写的,杂志上没有任何一篇现成文章是对近期的研究有综述的。在我的据理力争下,他不得不给我调高了分数。通过这事,我意识到自己的国家积弱贫困。连印度人都看不起我们,何谈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于是,我暗下决心,日夜鏖战,一定把这个博士学位念好,给中国人争口气。结果,我以两年半的时间拿下了博士学位,而且在博士论文答辩后得到五位评判教授的总分Excellent(杰出,极优)的分数。所长 Dr.Jaque举行酒会,为我庆祝,他说本所创所以来,一共培养了40名左右的博士,只有两位得到Excellent的评级—这是博士生的最高分。我是第二个获此殊荣者。而且一般研究生要花费4-5年时间,我只用了两年半时间,也给研究所争了光。孩子们应该说,我是给华人争了光,为中国人争了一口气。就是说,我们华人,在个人素质方面绝对不输白人,不输犹太人,更不输印度人。我们输的是一个有太多缺陷的制度设计。孩子们,我之拼命三郎似的快速攻下博士学位,一是为了争气,二是为尽快创办 《中国之春》,早一点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可以这么说,我拿个博士学位,并非为了今后的医学发展,而是为了《中国之春》积累资本。

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8,7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