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07日

受到上帝的眷顾,1979年10月3日,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公费留学生,我到达了Montreal,开始了留学生涯。到了加拿大,我受到很大的文化冲击。

经济上,我看到普通工人都有车有房,比中国一个部长的生活水准还要高。

福利上,人人有全额的医疗保险。我抵加后马上办理了社会保险卡,一个外国人也享受到了免费的医疗保险。而且无论是总理,市长还是普通工人都享受到同等的医疗资源。

政治上,我目睹了魁北克第一次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要离开加拿大而独立建国。这么”天大”的政治问题,民众都可以用理性的辩论和民主投票加以解决,这和我在藏区看到的可谓“一个高山,一个低谷”同样是民族问题,解决的方式,如同云泥之别。这种民主的洗礼,让我下定了改造中国社会的决心。

意识形态上,加拿大是信仰自由,文化多元的。1979年12月24日平安夜,我的恩师Dr.Jaqeo第一次带我进入教堂,参加弥撒,在蒙特利尔宣道会听道,受洗。自此,我的灵魂有了归宿。我信神归主。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