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儿时每每临到中共纪念抗战胜利日总感到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恨不能也早生它几年,拿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可见,儿时梦是多么的天真!今年的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日更可谓搞的热闹非凡,中共的各类活动也算是打了个立体的人民战争。可面着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看着那千篇一律只宣传敌后战场而不宣传主战场的一边倒的电影、电视剧,觉得真像是在作秀。也的确是在作秀。因为在大量的史料面前我们真的无法找到共军的影子,可见,中共在史书上也善长打游击战。

那么,中共在八年抗战中到底在干什么呢?在正面战场,八路军仅参加了太原会战(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而太原会战(平型关战斗)“只是日军预备队一千余人和辎重”,即一支补给部队。即便是百团大战,八十年代的一些中共党史专家认为它基本是“游击战中的运动战,防御战中的進攻战”。而且“百团大战”违背了党中央规定的战略相持阶段的战略方针,超过了战略防御的限度。也就是在国民党在正面战场浴血奋战时,中共武装却从西安事变时仅有二万人马一跃成为五十万大军。为此,毛泽东在同年10月自豪的说道:“我们党已经走出了狭隘的圈子,变成了全国的大党”。至于说共产国际驻延安代表弗拉基米若夫尤说中共在陕北广泛种上了鸦片那也自当野史吧。

国民党呢?在整个八年的全面抗战中,即从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间,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驾。海军舰艇损失殆尽。其中壮烈牺牲在战场上的国民党将军即达二百余位;为中共在1985年首次和公开承认者就有85115位。在历次大型战斗中,国民党官兵象山海关保卫战那样整连、整营、整团地为国捐躯者,屡见不鲜。国民党游击队人数是中共军队连同游击队的2.63倍,作战次数是中共全部军队作战总数的402倍。国民党游击队最初多由奉命留在敌后的国军,或由国军干部、地方军人、国民党党务人员所领导的民间武装力量。国民党为二战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因为它在亚洲大陆上拖住了大约一百万日军。

从以上的史料来看,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又在哪里呢?另外,在历史上,中国政府除了在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一次大战时曾经正式对外宣战以外,其它的对外战争,包括中国成为战胜国的抗日战争,中国政府均没有正式对外宣战。1945年在密苏里战舰上签署对日胜利宣言的各国,都曾经正式对日本宣战,唯中国这个没有对日本宣战的国家杂混其中。好在没有人为难中国:既然没有对日宣战,怎么有资格作对日战胜国?从当时的国际形势上看,如果没有太平洋战争的暴发,没有苏军的进攻,没有美国在日扔下的那两颗原子弹,抗日战争不知要打上多少年。所以,我真不明白在那么一个中共的大典上他们是在庆祝什么。试想,在“九一八”时,几千日军就可攻占沈阳,一百万日军就敢侵略中华,竟能长驱直入占领大半个中国,这本应为国人反思,是所谓大中华的一种耻辱,“九一八”真应该叫做国耻日,而非抗战胜利纪念日,要说纪念也应先大手笔的纪念那些在主战场为国捐躯的将士。

“九一八”之后,中国人成了亡国奴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大敌当前时涌出的汉奸。汉奸在日本人入侵中国后起了助紂为虐的作用。日本人入侵中国,本来两眼一抹黑,之所以长驱直入,投降派帮了大忙,掉转枪口杀自己同胞的伪军、“二鬼子”为之前驱,汉奸就是他的眼与耳,通风报信,充当了他们的腿子,走狗。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警惕与批判汉奸意识我想也是很有必要的吧。

在中国人的圈子里,“汉奸”一词的使用频度最高,从字义上理解,据《辞海》定义,“汉奸”本指汉族的败类,现在则指中国的叛徒。据一些舞文弄墨的文人考证,自汉代以后中国历史就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汉奸时代。此后的中国历史就是一部爱国者与汉奸的斗争历史。

汉奸这个词,有时候的确很难说得清楚。中国人而沦为汉奸,不外三种情况,一种是天生就有反骨,另一种是贪生怕死,敌人的刀枪架到脖子上了,想想终不甘于一死,于是便投降变节了,贪生怕死乃人之本性,因这类原因而作汉奸的犹有可恕之处,只要他当了汉奸不要主动去沾同胞的血,还可以给他一条自新之路。第三种是贪恋安乐,本可以逃出围城而不作汉奸却不愿承受飘泊之苦而留下来作了汉奸的,这类人属于罪无可恕者。

“汉奸”是什么标准?我不知道。不过历史的教训很清楚:正像俗话说“时势造英雄”,其实“汉奸”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元代和清代是汉人全部沦为汉奸的全民皆奸时代。既然大家都是汉奸,也就失去骂别人汉奸的资格。可在八年抗战中汉奸的卖国作用之大又被国人大题特题了,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汉奸作为失去了东三省;一九三二年,签订淞沪停战协定,一九三三年,瓦解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签订《塘沽协定》,而失热河;一九三五年签订《何梅协定》,失华北主权。汪精卫这个汉奸,已经不需要论证了。他的伪南京政府,及伪冀东政府、维新政府、伪满洲国,都是汉奸政权,也不需要再加以证明了。八年抗战中漫布国内的伪军当然都是汉奸。还有一些身分不明的部队,如胡传魁的“忠义救国军”。抗战胜利后国军不要,共军要了四十万伪军,林彪一口吃成了一个大胖子。从东北一直打到了海南岛。

从小就受学校灌输说鲁迅是长了一身的铁骨,那时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也有汉奸之嫌。但现在看来,文人作汉奸鲁迅成了最好的典型,鲁迅受其影响最深的老师,是日本的“藤野先生”,他写骂中国人的文章写乏了想偷偷懒,这家伙就黑黑瘦瘦地出现了。近年已有一位很出名的海外学者指出,鲁迅谁都敢骂,唯独不骂日本人。连电影里放中国人被日本人砍头,他也只责怪中国人自己不争气,麻木,冷漠。在他眼里,中国人的形象是阿Q;中国的历史只写著两个字:吃人;中国人像鸭子,被许多无形的手向上提著当看客。日本人呢?什么都比中国人好:“照住了驯良和拘谨的一刹那的,是中国孩子相;照住了活泼和顽皮的一刹那的,就好像日本孩子相。”(《从孩子的照相说起》)。

另一类像王明没拿日本人的津贴,却一直拿苏俄的津贴,躲在莫斯科啃洋面包。好容易回国参加抗战,他却来了个语惊四座,他要全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保卫苏联”!大敌入侵,不思怎样奋起抗击,倒要去保卫同样占领中国土地,与日本签有《日苏中立条约》相互承认满洲国与蒙古国的苏联。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卖国主义精神,这是汉奸精神。他最后还是躲到要保卫的苏联去了,改名为“马马维奇”。

最不理解的是当年的毛泽东亲口说要感谢日本人的侵略,亲自抹消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记载,这大约就是他汉奸情怀的一种表现。我们知道,毛泽东对曾为国民党作过事的人绝不手软,但对曾为日本人作过事的人却是网开一面,这可能也是毛泽东为了报答日本的救命之恩。据说文革时陈永贵因在日伪时代作过汉奸,被人告到毛泽东那里,陈永贵战战兢兢地对毛泽东说:“我是作过汉奸,但我一直是忠于您老人家的”。毛泽东听罢大笑:“日本人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帮我们的恩人作事当然就是忠于我啦”。我不知这是戏说,还是史实。毛泽东在延安,听到日军攻入南京,据说兴奋得喝了酒,满脸通红。瞧瞧,稍微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喝酒不是毛泽东的强项。欢喜成这个样子,当然不只是喝酒。他还对日本人说:要感谢日本侵略中国,不然我们没那么快夺取全国政权。

和平时期的汉奸更为可怕,有那么个已作古的中共大人物,在一九六二年打印度,赢了之后马上退兵,将九万多平方公里土地白送给对手,再也要不回来了。接著又大笔一挥,将大片“未勘定”的边境土地白送给缅甸,授意人家维护他们的“主权”,赶紧将那里盘踞的国民党军队驱逐出境。到了七十年代,他的身体已经很不行了,但硬撑著签订《中日友好协定》,永远放弃了中国对日索赔。这笔款额太巨大了,虽然中国的经济已“濒临崩溃”,但富裕的日本人民比咱们更需要,不是有一种“马太效应”吗?日本为了纪念他竟专门树了一座铜像。

历史上的汉奸作古了,现代的汉奸又兴起了,那么多的中国人跑到日本去“留学”。有些为了能混下去,早改了日本名字,什么佐藤、田中、村木的那可真是汉奸到家了。一出了国就忘了本,忘记了和当年的穷兄弟合穿过一条开挡裤。还有些当了卖笑女郎,据说人数不少,挣了钱回中国买个公寓住著,立起了牌坊。在北京街头小摊上吃饭时,听到几个侃爷讲起一个故事:“山本抗美”去嫖日本女人,不料洗澡的时候听到隔壁“良子小姐”偷空用上海话打了一个私人电话。原来彼此都是汉奸,刚才不过在国外做了一笔国内贸易罢了。

现今有没有汉奸?这是个全世界中国人都不应轻视的问题。有位姓秦的诗人在西湖岳墓前写过这样的诗句:“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这句话是很震动人的,看看国有资产的惨状,看看被出卖的工农群众,再看看那些贪官是怎样贪的。更不能容忍的是那些出了国就开始喝起了民运血的人!没有现代的汉奸,能这样吗?某些现代人的汉奸意识总是顽强的在表现,有年幼的,有年长的,有明的,有暗的。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置之不理。汉奸卖的是国家民族利益与良知忠义廉耻,得的是个人的所谓“荣华富贵”——汉奸也是“利益驱动”!这可以说是汉奸的共性。汉奸的共性还有争风吃醋、争名夺利,内部争斗狗咬狗一嘴毛,卖自己都不含糊,卖别人更不眨眼!我真的希望民运队伍中别在滋生出新的汉奸。

为此,我常感叹:这样的民族出路何在?如果那一天,又有鬼子入侵,我们每个人扪心自问,我们自己会不会当汉奸?

2005年9月25日于北京香山

(民主中国2005年10月)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