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注:粗略观之,自2008年12月8日,站在中国政治反对运动第一线的知识人、温和反对派代表刘晓波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到2013年秋,逮捕范围开始扩大,设限逐渐后推,囊括了二线更加温和的反对派。大约自2014年春夏之交前后始,逮捕“依据”开始追溯既往,扩展到第三线与政治无涉的人权领域。及至2014年初冬,除了数百人权律师、作家、学者、记者被抓后,被抓的人开始囊括远离维权行动的民间慈善义举人士。到这一年度的11月 26日,文化编辑徐晓被北京市公安局一班人马带走。这是一位不公开问政、小心规避人权雷区、甚至不涉猎慈善事工,而在文化与文学田野中为现实与未来仔细播种耕耘的女性。她的被抓,表明中国大陆已经遍布雷区,良知世界,无人再有人身安全。徐晓着有自传体回忆录《半生为人》,其文思直达写实主义最高端,其言行直抵中国现实主义最深处,其价值度量着中国经验主义最广大的边缘,其关怀覆盖了人性主义最复杂最深刻的领域。Xu Xiao3徐晓站在最后一排。

她身后再也没有“人”了。

徐晓是人性最后一道防线,
破底之后是深渊。

徐晓是盗贼国中门内的插销,
砸碎之后一无遮拦。

徐晓是雾霾中的防护口罩,
废除之后所有呼吸道将同化为黑色的烟囱。

徐晓是每一天奴役之后的喘息,
堵塞了喘息日子甚至高攀不上《一九八四》年。

徐晓是严重失眠中的间断小憩,
剥夺之后困顿呆滞免疫系统塌陷。

徐晓是高烧中努力回落的体温,
冷却之后人们要学习在停尸房的冰盒里苟延。

徐晓是家舍的基地,
那仅有的七十年产权,
不能转让无法变现。

徐晓是诺曼底,花园口,仁川,
大陆沦陷后的最末一片沙滩、堤岸、港湾,
准备好拯救的登陆、开闸、航船。

徐晓是水泥丛林中铮铮不绝的鸟声,
为森林掩护着记忆的绿色,
为生命诉告着根深叶茂的期盼。

徐晓在押,
谁还能片刻为人?
谁还能善终残全?

2014年12月11日为徐晓被抓而做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