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一些结局和开始

台湾抓捕的周功人中有上万中国居民,除了认定在台湾犯下罪行者,皆被遣返大陆,在厦门海域交接给中国层议制政府。层议制政府只要求警方从中查找周驰,其他人一概释放,唯一限制是不得再以周功名义公开活动,个人愿意继续修炼不受干涉。然而周驰始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都未找到,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进行全球通缉也没有任何线索。

审核国库中的买地资金后,收回的国民财富约为两万亿美元,成为层议制政府重整国家经济的基石。从此不再需要供养庞大的共产党及其附庸,又无须花费每年上万亿的维稳经费,并且大大降低军费开支,使得层议制政权不但有能力化解中共时期积累的经济危机,还能规划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零增长高幸福被确定为国家的经济纲领。当经济发展到了能够满足全社会的基本需求时,更本质的幸福便是经济以外的因素——公平、安全、方便、舒适、健康、和谐等。追求幸福首先是消除污染、竞争、焦虑、攀比、道德败坏等非幸福的因素,在这方面,层议制本身能提供远比增加消费更多的幸福。

邢拓宇去了与武拉分手的折多山,走遍秋色绚烂的方圆百里,见人就问,有房舍或帐篷就进去看,有时还会对着群山高声喊武拉名字,希望她能碰巧听到。他向武拉的妈妈做了允诺,一定要找到武拉。

邢拓宇最终选择了去成都市公安局自首。从法律角度,政权变化不影响以前的刑事案,武拉仍是被通缉的对象,邢拓宇自我供认协助武拉逃跑,因此是同案犯。他的目的是通过法律程序撤销对武拉的通缉,以及为她杀死武警军官免除刑事追究。

对于公安系统,邢拓宇的自首表现了尊重法律的延续性,可以敦促新政权重视这一点。国家离不开司法,此时新宪法尚未形成,旧司法又不能沿用,交替时期需要遵循怎样的司法原则?中共时期往往把政治案件办成刑事案件,现在既要解决那时的冤假错案,又不能一概推倒,如何掌握标准和平衡?这些问题普遍存在,迫切需要解决。武拉案是个典型案例。

国家委员会临时决定——凡是不能拖后处理的案件,由案发地的层议制委员会进行临时判决,不一定依据法律条文,不要求严格取证,通过直接听取各方陈述,把动机和结果放在一起考虑,最终以三分之二多数表决结果为判决。当事人若不服,可待新宪法及配套法律形成后要求重审。这被观察者类比为陪审团方式,承认常识、良心和直觉推理。委员会成员比普通陪审团成员有更多经验与智慧,更像传统社会的家族长老、乡村士绅或社区领袖。这虽是临时措施,却显现了层议制司法改革的新路。很多民事纠纷也随之寻求以基层层议制委员会的裁决代替打官司。司法机构只认教条,不讲情理,过程旷日持久,律师收费高昂。委员会的审理裁决却是免费的,很快成为被广泛接受的「初审」,不取代法律,不强制接受,当事双方都接受即算得到解决,若不接受再去打官司。相当于在人与法律间加了一层缓冲,既不损害法律,又合理通情。不过这是后话,是在审理了武拉案之后才展露出苗头并逐步形成趋势的。

邢拓宇对武拉案提交的重审证据还是他的手机视频,因为清晰度太低不可采信。好在成都市公安局被要求开放过去的档案,可以找到当时的现场视频,清楚地看到军官打死武拉父亲在先,武拉刀捅军官在后,军队屠杀工人的证据更是海量。若是按传统司法,武拉可否因此刀捅军官,或部队受命清场是否属于犯罪等,一定会有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缠。成都市层议制委员会的审理却是简单清晰,当场决定撤销武拉的通缉名单,免除刑事责任,并判决立刻释放事件所有相关人员,责令市公安局进一步查明事件真相和死难者情况,再定处置。
此案立刻成了网上热点,也成了解决类似案件的范例。一位流亡美国的六四学生领袖在北京向警方自首,当年对他的通缉始终没有明确撤销,年至花甲的学生领袖所要求的重审,被人们期待成为解决六四问题的开端。

邢拓宇摹仿早期互联网在六小时被转发了四十万次的一个无厘头网帖——「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发了一条「武拉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案件的广为人知使得武拉成为众多网友心目中的英雄,这个帖子在六小时内被转发了四百万次。

西藏航空公司的专机为这次特殊飞行在机身上喷涂了雪山狮子旗,从昌都飞临拉萨时,专机先在布达拉宫上空盘旋数圈,引起整个拉萨的沸腾。提前知道达赖喇嘛将回拉萨的各地藏人从草原、农村和城镇涌来,在拉萨周边扎下古代军营般的帐篷城,人们向空中飞来的达赖喇嘛跪拜,颂念祈愿达赖喇嘛长寿的经文,把五色纸隆达抛洒向天空。

提前从昌都来打前站的丹增率图伯特层议制政府要员在贡嘎机场接机,陪同达赖喇嘛进入拉萨。几十公里的道路两侧到处是经幡彩旗,煨桑烟火缭绕,海螺长鸣,僧侣念经祈祷,人群载歌载舞。进入拉萨城内,装扮得五彩缤纷的马队在前开道,车队在夹道人海中缓行。轿车打开了敞篷,达赖喇嘛在拉萨阳光下向两侧民众频频招手,微笑点头,不断双手合十。

图伯特委员会已决定层议制政府仍留在昌都,那是多卫康三区的地理中心,适于全藏的行政管理。拉萨将作为达赖喇嘛驻地和藏传佛教的中心,如海外媒体比喻的「东方梵蒂冈」,成为全世界藏传佛教的圣城和了解西藏宗教文化的旅游圣地。

流亡藏人开始陆续返回西藏。图伯特委员会要求各地层议制政府妥善安置亲人归来。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继续诉求西藏独立,但是随着世界目光转向层议制中国和图伯特,失去了后续资金的支持。曲扎对行政中央要求他归还用于独立运动的剩余经费,除了回复一千万美元已无剩余,还拒绝上报账目,理由是要保护境内参与西藏独立运动的组织和人员。藏人行政中央反驳独立运动在境内已不是罪名,曲扎表示历史在发展,现在的一切并非定论。对学界,曲扎把西藏层议制说成他在位时奉行中间道路的成果,得到了牛津大学的教职。兰登书屋与他签订回忆录出版合同。经纪人正在为他安排世界巡回演讲,进行收费谈判。

达赖喇嘛回拉萨的第一晚要住在布达拉宫。那不是最舒适的住处,却是历史的象征,广场上翘首以盼的千万藏人也把那里当成他应抵达的回归终点。当年离开时他的强健腿脚可以楼上楼下奔跑,现在只能乘坐智能爬楼机,如同幼年时在侍者背上那样轻柔晃动。眼前的一切既是轮回又是无常,既是过去又是未来。当站到布达拉宫的屋顶阳台上看着广场上欢呼的人海时,达赖喇嘛长时间合掌念经。泪水淌过他已满布岁月皱纹的脸颊,在广场四周的大屏幕上真切显示,引起了千万藏人共同痛哭。作为贵宾被邀请参加典礼的唯色泣不成声,连率领中国层议制政府代表团的欧阳中华也不禁拭泪。

待平静下来,达赖喇嘛如与家人谈心一样,高保真扩音系统让他沉思的声音如同在每人耳边说话。「这个时刻,我终于想明白了一生让我不安的谜题,我们藏人世代虔诚拜佛,为什么还会受难至深?——那正是佛菩萨给我们的使命,要我们这个立志普渡众生的民族以在地狱里走出一条从非暴力不合作到中间道路,再延伸到层议制的路,以解救十四亿中国人,最终改变人类的发展方向。还有什么比如此宏大的普渡众生更值得我们受苦呢?因此,我们应该为民族所受的苦难感谢诸佛菩萨……」。

看完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的讲话,武拉关闭电视机,换上了在丹增去拉萨后她从网上买的衣服。自从与邢拓宇在折多山分手,这是她第一次脱下藏装。镜子里的形象又回到在拉萨当藏漂的那个女孩,真实的她却已脱胎换骨。

她把丹增的俗人服装全部打包,取出压在箱底的袈裟,熨平了上面在多次搬家中压出的皱褶,折迭时在每一层夹进了藏香,整齐地摆放到佛龛前的条案。丹增进家后第一眼就能看到,别的都不必说。

街上没人认出包着围巾的武拉。她给过路的货车司机交了搭车钱,顺利的话明天就到成都。她还没跟母亲联络,也未回应邢拓宇的网上呼唤,就是想等到离开时。自从感受丹增有意与她疏远,她就预感到了这一天。丹增越来越多地在办公室吃饭睡觉,回家也是躲进自己房间,或是对着佛龛打坐念经。现在有了政府班子,他已不再需要武拉协助。但这不是疏远的原因,明明两人越来越心心相印。他的疏远是把心心相印视为对出家人的威胁。徒弟小扎西从贡觉来时说起康瓦寺将重建,他拿出一堆画好的草图跟小扎西眉飞色舞说个不停,武拉却是第一次看到那些图,都是丹增躲进自己房间画的。当小扎西童言无忌地问起师傅要一直当官还是要回寺庙时,武拉看到丹增的目光虽未看向她,却是明显在回避她,他回答小扎西等把达赖喇嘛送回拉萨就辞官职,却没说是否会回寺庙。第二天小扎西回拉松村时,武拉让他带上多吉,说是城里规定养狗必须拴住,乡村牧场才是多吉的地方。

汽车一路向东,穿过了秋色遍染的群山。驶过金沙江大桥时,武拉拨通了家的电话:「妈,我要回家吃饭!」

冷战后的世界不再以意识形态划分国际阵营,更多地转为阶层、种族、宗教方面的对立。多个代议制国家出现了利用这种对立操弄选举的政治强人,以网络操控、舆论导向煽动选民,掌握权力后进一步撕裂社会,升级对立。这些代议制强人正在向新的独裁者演化,民主却无能为力任受摆布。曾以为冷战获胜即是历史终结的西方社会陷入迷茫,此时亟需一种让权力摆脱个人操控的机制,更需要能让不同阶层、不同种族和信仰的人群良性互动的方式。层议制恰逢其时地给出了方法。人们看出,连王锋那种强硬派军人在层议制中都只能甘当低调的执行者,没有任何人可以利用权力煽动对立。而层议制对新疆民族仇恨的化解尤为全球瞩目。联合国在新疆设立了观察网,邀请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共同考察;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也门等地的非政府组织亦来取经,多个宗教团体派人调研。国际主流大学和学术机构开设课题,将层议制与经典学说对接。欧阳中华也得到国际学术界的数个奖项。

人们发现层议制的最大优势在于所有人的起点归零,没有遗留的特权,没有利用转型占据的先机,不存在阵营和集团,也没有原罪或压制。要掌权就得通过逐层递选的阶梯,权力不再被个人把持,只能执行共同体的决策。这样的结构能让各方皆与历史积怨切割,找到共同认可的新开端。这本是推行层议制的障碍,因为历史上的政治变革总是由可以从变革获益的集团推动,起点归零便失去这种动力。然而当世界陷入困局,却发现了这一点正是解决族群冲突的关键所在,于是又成了促使各方接受层议制的动力。世界各地纷纷邀请欧阳中华前往指导,没有当选总统反而便于欧阳中华走向世界。待中国宪法通过后,欧阳中华便可以卸下宪法法院院长之职,以世界公民兼中国转型启动者的身份去各国推广层议制。解决人类社会眼下的冲突只被欧阳中华当成入口,他最终要实现的是以层议制终结人类的物质主义时代,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让人类从动物成为人后再次完成飞跃提升——从物质人成为精神人。

联合国一位专家向欧阳中华表示看到了层议制具有构建世界政府的体制基础,欧阳中华只是简单回复他写的书中对此有论述,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不是因为欧阳中华没多想,恰是因为他心里已经将此设定为下一步目标——他要达到的人生顶峰便是世界政府的首任元首。

(未完待续)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