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6 12:50:48
来源:钝角网 作者: 乔尔根·默勒;昀舒/译

只有让俄罗斯放弃帝国的情结,重新定位为民族国家,改革才能得以进行。这一过程当然痛苦的,象征着威望的丧失,但却能为俄罗斯人民带来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前景,并为其领导人带来可与数百年来伟大的俄罗斯领导者相媲美的成就。

西方已经赢得了这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俄罗斯吞并乌克兰的企图失败了;它的军队经过实战的检验,其弱点暴露无遗。毫无疑问,乌克兰人民已经地证明,已经尝到自由的滋味后是不会放弃的。围绕支持乌克兰的共同政策,欧洲人团结一致,不仅表明他们愿意付出经济代价,也表明他们不愿意让邻国的自由受到威胁。美国人也介入了,提供了决定性的军事援助。

现在是缔造和平的时候了——不是处于弱势的地位,而是基于强势的立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俄罗斯政府的官员们非常清楚当前的局面和力量对比。他们不喜欢这种状态,想要摆脱因为他们的鲁莽造成的灾难性局面。但他们不会在屈辱中收手,主动求和。

上世纪40年代末,乔治·凯南建议采取遏制战略,以应对共产主义和苏联的挑战。那种策略是有效的。现在,应该运用的战略恰恰相反:可以将俄罗斯纳入一个欧洲体系,甚至可能是全球体系,而非直接针对莫斯科。将俄罗斯的安全担忧考虑在内,同时要认识到俄罗斯的邻国对其怀有植根于苦难历史深处的恐惧。

尽管如果没有美国的帮助,今天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可能已不复存在。但主动权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在欧洲这边。然而,关键在于,欧洲的未来不应被过去发生的事情所阻碍。只有构建新的欧洲安全框架,才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可能发挥的作用没有那么大。俄罗斯是一个欧洲国家,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对欧洲所扮演的角色有所质疑。遗憾的是,答案一直没有找到。到今天,或许时机已到。

被称为“欧洲之父”的让·莫内(欧盟的创始人之一)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欧洲将在危机中形成,并将成为为应对这些危机所采取的解决方案的总和。。”

到目前为止,这个预测已被证明是正确的。俄罗斯引发的危机迫使欧盟团结起来应对外部威胁,并重新认识到捍卫其社会模式的重要性,必要时可以使用军事手段。毫无疑问,选择这种做法会有反对和争论,并不是所有现有的欧盟成员国都能坚持下去。其他非欧盟成员国甚至可能在没有成为欧盟正式成员的情况下也想加入这一行列,这对经济欠发达的国家来说,负担可能过于繁重。

但现在,情况应该是很明显的,如果俄罗斯觉得自己被边缘化,处于西方的潜在威胁之下,那么欧洲的安全秩序就不可能被很好地塑造出来。然而,被边缘化或被切断与欧洲的联系并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相反,俄罗斯的主要安全问题出现在东部的中亚地区,即高加索地区的国家,而不是欧洲。在俄罗斯国内,政府必须解决其庞大的穆斯林人口所表达的不满。

在政治上,乌克兰危机使欧盟必须与俄罗斯断绝关系,但在经济上,这没有任何意义。俄罗斯仍然是欧洲明确的能源合作伙伴。在交通方面也是如此,俄罗斯与亚洲的陆路连接可能对其自身、欧盟和中国发挥重要作用。这一战略工程的主要障碍是俄罗斯作为超级大国和帝国的历史情结。然而,其他欧洲国家已经设法处理了这些问题。

从概念上讲,俄罗斯帝国和大英帝国、法兰西帝国没有区别。英国和法国在过渡时期处理得相当好。它们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没有令人不快的声望损失,重新构建了国家的核心部分,而且没有破坏其社会和政治结构。

法国在1960年左右摇摇欲坠,当时遇到了阿尔及利亚问题,但后来稳住了阵脚。自那以后,巴黎和伦敦一直努力以一种可行的姿态,将它们当时掌握的权力和过去的威望结合起来。通过在塑造欧盟中发挥重要作用,法国做到了这一点。英国也尝试了同样的做法,但发现它与过去的历史角色并不相符。

当前的俄罗斯就像1960年的英国和法国。现在该轮到莫斯科看清事情的真相了,现实并不是它希望看到的样子。自1991年以来,俄罗斯取得的成就不多。俄罗斯的基本经济结构和政治模式虽然被贴上了其他标签,但它仍然保留着指令性经济和专制政府。俄罗斯人的心态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至少对于那些30岁以上的人来说是这样。俄罗斯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一直在掩盖这一点,但乌克兰战争却无情地让人们看清了现实。

只有让俄罗斯放弃帝国的情结,重新定位为民族国家,改革才能得以进行。这一过程当然痛苦的,象征着威望的丧失,但却能为俄罗斯人民带来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前景,并为其领导人带来可与数百年来伟大的俄罗斯领导者相媲美的成就。

这种前景的障碍显而易见。在俄罗斯联邦内部,仍有一些共和国怀有分离的野心。俄罗斯1.45 亿人口中,只有81%是俄罗斯人,因此,俄罗斯的基本哲学和具有特殊使命的东正教很难与现实相调和。邻国认为它就像沙俄帝国和苏联帝国一样,到处耀武自威,发出各种威胁,脱离现实。

如果成功,俄罗斯可能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民族国家,与自己和邻国和平相处。成为欧洲大家庭中的真正成员,这正是一些俄罗斯领导人所追求却没能实现的目标。对俄罗斯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巨大的:不仅可以让莫斯科减少国防开支,还可以将资金投入到俄罗斯较贫穷的地区,防止其脱离。

考虑到相互间的猜疑,这一过程需要时间。俄罗斯和欧洲都将坚持拥有阻止对方采取“冒险”行动的防卫能力。从欧洲的角度来看,美国的军事存在是必不可少的,至少要到欧洲具备可信的自主防卫能力——也许需要十年,也许还要更久。俄罗斯的核武库比欧洲人所想象的强大得多,只有通过美国在欧洲的安全承诺才能抵消其威胁。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战略是可取。除了核武库,俄罗斯对美国不构成任何威胁。对全球一些孤立的地区来说,莫斯科可能是一个麻烦,但它远不像过去的苏联那样是一个挑战者。

对欧洲、俄罗斯和美国来说,这种政策的关键是走向某种军事平衡,以确保它们中没有一个国家有任何机会能够对某个欧洲民族国家发动军事侵略。如果这种情况得以实现,并持续十年或二十年,可能有利于俄罗斯开启融入欧洲的进程。

如果不选择这样一种前景,俄罗斯就只会永远处于失衡状态,继续怀有无法实现的梦想,即复兴其“辉煌”的过去——那从来就不是辉煌的,但通过历史的镜像看可能显得光鲜——威胁着自己的人民和邻国。

1991年以来的现实,就是俄罗斯和欧美国家各自坚持其策略的糟糕结果。尝试一些其他的做法,总归不会比现在的局面坏到哪里去。

作者简介:乔尔根·默勒(Joergen Oerstroem Moeller)系丹麦皇家外交部的前国务秘书。本文由“钝角网”编译自《国家利益》网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