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全体会议建议“十六大”在十一月八日召开。

按照中共“十五大”党章第十八条规定: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如无非常情况不得延期举行”。中共“十五大”是在一九九七年九月举行的,一般人都认为应该在今年九月召开“十六大”。济南市在八月下旬还特别举办了,迎接十六大的专场演唱会。

发生了什么“非常情况”必须使大会延期呢?有人说江总书记十月访问美国,如果九月开会,万一选不上“总书记”,只以国家主席名义访美,不那么气派,不那么光彩。还有人说:江总书记想争取连任,至少也要当军委主席,无奈现在开大会能否连任还没有把握,所以决定延期开会。

这两种说法其实都站不住脚,到美国访问是早就定下的事,绝不能算什么“非常情况”。如是为了气派,为了光彩,延期开全国党代表会,那岂不是把大会当成了儿戏。

而如果为了自己连任,为了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人事安排,而不顾党的章程,延期召开大会,那问题就严重了,轻了说是缺乏法制观念,说重了是以现在掌握的权力谋取个人和小团体的私利。

但愿这两种情况都不是,那么就应该说明出了什么“非常情况”必须延期开会,免得人们背后议论。

“九大”延期与毛泽东的权术

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权术家,他在党内拉一派、打一派、阴一套、阳一套,搞得全国鶏飞狗跳墙,人民陷入大灾难、大浩劫,二十多年不得稍停。

1958年他发动“大跃进”,全国饿死了二千多万人,彭德怀一九五九年在庐山会议上提出批评,毛泽东一巴掌打了个“反党集团”。彭老总成了反党分子,紧跟着的“反右倾”又整了大批干部。

到了六十年代初,大跃进,人民公社的弊端已经暴露无遗,刘少奇等人出来纠正失误,给一批基层干部平了反,承认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毛泽东也在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假惺惺的说他自己也有责任。但是就在当年的八届十中全会上,他提出了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准备反扑。

按照党章规定全国党代表大会五年召开一次。八大召开于一九五六年,到了一九六一年就应该开“九大”,但这对毛泽东十分不利。毛就坚持不开大会,一直拖到“文革”,把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永远开除出党,把一大批干部打倒,把林彪江青及其的嫡系树立起来之后他才宣布在一九六九年召开中共“九大”。这时离“八大”召开已经过了整整十三年。

在召开“九大”时听不到一句反对意见,中共委员中了塞进了大批毛泽东的坚决拥护者。

毛泽东利用他的主席地位,利用他娴熟的党内斗争的权术,玩弄全党于股掌之中。通过延期召开全国党代大会再次巩固了他的统治地位。

十六大应再修党章

一九八二年在中共“十二大”通过的党章中,增加上了全国党代表大会“如无非常情况,不得延期举行”的内容。这是在二十年前吸取党内斗争惨痛教训之后,得到的结论。来之不易,党章是体现全党的意志,党章被认为是党的宪法。现在的党内决策人不应该忘了这句话,更不应该忘了全党的意志。

在毛泽东去世二十六年之后,又出现了延期召开全国党代大会的事。虽然程度不同,但性质十分相似。

建议十六大在全国代表大会会期问题上进一步修改或解释党章。全国党代大会的会期,应该在前次代表大会上定出具体年月日。“无非常情况不得延期”指的是出现战争等情况。

提前准确定下开会年月日,不准随便延期开会是对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一个约束。以免他们利用的手中的权力延期开会,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参加者都是全国各级主要领导人,提前准确定下会期,也有利于他们安排工作,也有利于稳定全国人心。

孙文广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于山东大学

(开放)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