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喝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Share on Google+

他们(罪犯)虽非常人,仍然要竭力表现其浓得化不开的爱国心。这跟很多在海外拿着其他国家的护照「海外华人」一模一样。(资料照,翻摄自The Revolution Times Twitter)

香港陷於水深火热丶短兵相接,但从中国形形色色的媒体管道上,却只能看到粉饰太平丶维护专制的言论。原因只有一个,支持香港市民丶支持五大诉求的声音,根本不可能在中国的微信上发出来。不是文被删了,就是人被删了。极少数「醒着」的中国人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却只能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发声。

比如,网友Self Liberate说:「理解香港。我不与邪恶力量为伍。香港此次事件,让我看透了大陆人的认知水准和价值观念。从此只有出走是我人生的出路。香港人保重,我会记得你们曾经为大陆做过的善举,也会记得你们追求人类文明的每一幕画面。无论如何,请循着希望生活下去,或抗争,或远走。」

网友G Fujinshi说:「天安门事件发生的时候,香港就一直在支持大陆的民运,到後来黄雀行动,再後来每年的维多利亚六四晚会都是港人在支持国内斗争的缩影。而今天,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在北京天安门旁边的人,远在大洋彼岸,只能在评论区说一句香港加油!涌泉之恩,只得滴水相报,惭愧。」

网友Fiamma Sun说:「(香港是)全国上下唯一一片还有人性之光的热土。心疼香港经历的一切,想跟你们say sorry。隔着深圳河,给你们加油!不要沦陷!」

极少数「醒着」的中国人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却只能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发声。(资料照,AP)

中国陆续有人因为支持香港民众抗争而身陷囹圄。比如,北京网友全世欣仅仅发表了几句支持香港的言论,就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留了一个多月,然後正式批捕。

推友@yuan一九零零如此描述他说了支持香港的话之後的遭遇:「他们(员警)把我铐上手铐,押着我去住处搜查,去银行查我的捐款记录,半夜把公司领导叫过来指控我。他们让我蹲着说话,让我裸体在他们面前换囚衣,洗澡的全过程被监控。」此後,在看守所短暂拘押的经历更是离奇:「被关的那些人也都一起责駡我是卖国贼汉奸,愤怒地説,如果不是有监控器,要打死我这个居然支持香港暴动分子的卖国贼。」

这位推友在推文中感叹说:「他们无法理解为什麽一个大陆人要自发过去参加游行,居然不拿钱还捐钱。他们无法理解一个人可以出於理性和良知做出独立判断,不需要任何人或组织的煽动,他们无法理解人生除了利益还有比利益更值得追求的普世价值。」

看守所中的囚徒「坐监不忘爱国」的细节,正应了那句「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或者另一句「明明是被割的韭菜,却自以为是割菜的镰刀」。这个细节让人对中国的未来陷入绝望之中。

六四屠杀之後,中国的民气尚未被摧残殆尽。(资料照,美联社)

六四屠杀之後,中国的民气尚未被摧残殆尽。很多被捕的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领袖,在回忆录中都透露了相似的细节:在狱中,他们大都受到狱友的善待。那些普通的刑事罪犯,一听说他们是因为六四进来的,立即对他们刮目相看。那些牢头狱霸将更好的床铺和更多的食物分配给他们,以示尊重。即便是员警和狱卒,很多亦良心未泯,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受难的政治犯和良心犯以各种帮助和方便。

然而,三十年之後,中国民心溃败,率兽食人,彼此为敌,却又共同献媚於当权者,习近平出行之时,「习主席万岁」的呼喊不绝於耳。就连被关在看守所的罪犯,也争先恐後地「与中央保持一致」并试图分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荣耀。他们跟员警一样,敌视任何一个现存秩序的挑战者和质疑者——尽管他们是被抛出既定人生轨迹的「非常人」,却仍然要竭力表现其浓得化不开的爱国心。这跟很多在海外拿着其他国家的护照丶却终身带着「中国人」的戳记丶一见到五星红旗就肾上腺激素爆表的「海外华人」一模一样。

来源:风传媒

阅读次数:1,1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