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媒体报道,中国国民党中央考核纪律委员会30日召开会议,一致决定开除台湾广播主持人、知名政治评论员、“名嘴”周玉蔻党籍。台湾总统马英九同日也委托律师,就周玉蔻指称他收受制售“黑心油”在岛内备受批评的顶新集团2亿元(新台币)政治献金一事提起民事、刑事告诉。该消息引起了大陆民众的关注,有网友不无惊讶地说:怎么总统还需要告一个主持人?更有地方小吏感叹:台湾国民党真是不行了,居然搞不定一个小主持人,而需要总统出面提告。

台湾岛内发生这种总统提告一个广播主持人之事,对大陆官僚与民众来说,的确有让人惊讶与感叹的方面。因为这种事在大陆几千年历史中似乎都难以找到。在中国历史中,别说一个什么广播主持人,就是贵为宰相,甚至国家主席,最高掌权者叫他闭嘴就得立马闭嘴,根本不需要什么提告,更用不着总统出面提告。看看中国大陆这两年来,那些敢言的网络大V、网站负责人与上访维权人士,因为讲了点地方权贵不爱听的话,或者揭露了点公权力的黑幕,就一批批被拿下,并且从来没有地方权力的首脑出面,没有那些被揭黑的官僚出面,只是地方警察一纸拘押令,有的甚至连拘押令都不给,就一个个被投入看守所。最后这些敢言的大V、网站负责人、维权人士要么到中央电视台认罪悔改而取保,要么就被判刑而入狱。总之,到头来没什么敢再说权力者不顺耳话的了。

黑龙江农垦维权职工刘杰,因在网络揭露农垦总局局长隋凤富违法侵权与贪污腐化之事,而于2013年8月被农垦执法当局以“诽谤罪”拘押并判刑。期间,隋凤富连面都没有出,整个案件审理定罪根本都没有出现隋凤富的姓名。今年12月,隋凤富终于被中纪委双规调查后,人们才发现刘杰所揭露的那些事原来是真的,但刘杰却至今仍被关押着。由此可见,在这整个案件中,隋凤富不必出面就可以将揭露自己贪腐之人投入监狱,这相比于台湾总统马英久,隋凤富可说是威武强大多了。

从大陆多年的现实来看,中国那些被网络上揭露贪腐黑幕的官僚,从来没有因此向法院提告揭露者的,却总是通过地方警察,以各种罪名将揭露者拘押或判刑,有的甚至关入精神病院。这种通过暴力工具来将揭露公权黑暗人士拘押的方式,的确显示了权力的强大威力,而这种不经法院审判就将人拘押的方式,正是人治社会的集中体现。在这种人治体制下,公权力具有至高无上的威力,法律充其量只是公权力镇压的工具,是统治阶级意志的反映,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而不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不是成为裁判是非对错与罪与非罪的天平。习惯于通过权力来摆平指控者的社会,对于总统出面应诉或者提诉,的确是有些难以理解。

台湾总统马英久先生对于一个广播主持人周玉蔻说他接受政治献金,除了通过国民党组织关系将周开除出党,就只有亲自委托律师向法院提告,居然根本不敢警告威胁周,更不敢动用公权力拘押周,最后周玉蔻是否有罪还得由法院判决说了算,而不是由国民党与马英久说了算。这种做法相对于大陆公权力处理这种揭黑与批评者的手段的确是显得太软弱,难怪有大陆官僚感叹:国民党不行了。

然而,台湾国民党与总统马英久面对被说接受政治献金一事所采取的处理方式,真是一种不行了吗?从人类社会人治走向法治的文明进程来看,只有那些真正将法律尊崇到至高的社会,公权力才会臣服于法规之下,权力才会被关在制度的笼子中,这样社会的平民与总统才会在法律面前完全平等。在这样的社会,一切是非对错和是与非罪,完全不由权力大小来裁定,而是由法院依事实与法条来裁定。台湾出现这种总统亲自提告,正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景观。它显示的正是法律的威严与至高无上。它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最好见证,是人类驯服统治者与将权力关入笼子的现实蓝本。

当台湾总统出面提告指控者时,大陆却在强力整治网络与舆论,将那些敢说逆耳之言者以各种形式关入监狱,而没有看到那些被揭黑的官僚挺身到法院控告,也没有看到老百姓指名道姓向法院提起控告的开庭,有被控告官僚到庭应诉。这种台湾与大陆在处理民众对官僚或政府的指控上所呈现出的不同场景,正是法治与人治的真实写照。

中共四中全会作出了依法治国的决定,但是否真正能够落实,或者是否真诚推行依法治国,通过台湾马英久对待周玉蔻案所竖立起的标杆,就可以清楚判定:只有某一天大陆官僚对民众那些揭露其贪腐采取向法院提告,而不是让警察上门抓捕,让网络进行封锁,那么中国法治就真正到来了,否则那就还是在人治的泥潭中打滚。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