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该文来自电报匿名读者投稿,原提问为《上海全面恢复全市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第1天,你是怎么度过的?有哪些不得不说的故事?》,知乎用户 @Laoszlo是个日子仁 的回帖在短时间内收获大量点赞,最终遭到删除。

以下为答问原文:

没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在上海静默的这两个月里我看了很多中国近现代史 (1949-1976),包括很多人的回忆录等等,除了感觉非常有代入感之外,还有一条就是这些书籍让我变得非常坦然。

我记得我之前饭也吃不上,菜也抢不到,满嘴口疮满嘴泡,每天早7:30定时起来做核酸,睡眠受到严重影响的时候我妈妈每天给我打电话都会忧心忡忡地问:“儿子,上海怎么了?你现在怎么样了?我记得我是这么回答她的:放心吧老妈,我现在心态非常之好,怎么说呢,我已经看清了,这就是很多人的劫数。我姥爷之前被人绑在树上不给吃不给喝,大夏天的日晒雨淋,大冬天被扔进监狱身上就一件单衣,落下了很严重的慢性病,六十多岁,撒手人衰。你说他有什么罪呢?没有对吧。

其实我作为在上海的两千多万人里的一员也是如此,我们做错了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就是经历了这些,这个其实就是历史的车轮,车轮是不会停下的,只不过这次轮到我面对了而已,这其实就是轮回。

有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被历史碾作为一杯泥土,着无数的愁怨和不甘离开了这个世界,诚然是非常让人痛心的,但是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面对这种巨浪式的车轮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死了就是死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人会记得他们,所以我每天只想着如何活下来,或者说,如何生存。因为我知道只有活下来,才有能力发声,才有时间记录,才有精力诉说。

我并非是危言耸听,我现在经历的事情与我姥爷和那些千千万的冤魂并无二致,只不过现在用一种更为体面的方式来呈现罢了,我姥爷活了下来,既看到了他大外孙(也就是我)的出生,也看到了他的孙子的降世(也就是我舅舅家的弟弟),他这一辈子受了很多苦,但是后来平反,再后来也还算是苦尽甘来,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一一他活了下来所以放心吧老妈,这就是一个轮回的,我非常坦然,看历史书看得多了,人也就心胸开阔了,我现在只有一个任务:

活下去,像牲口一样活下去。

有时我会想啊,包括现在我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回回的电车,忙忙碌碌的小商贩,我也在想。

这三个月里,有多少的急重症病人因为无法及时送医而离开了人世?

这三个月里,有多少人因为食物短缺而饥肠辘辘?

这三个月里,有多少人因为房贷车贷断供而精神崩溃?

这三个月里,又有多少的家庭”始于苟延残喘,终于支离破碎”?

而我,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只不过是幸运地活了下来而已,我们拼死挣扎,只为一口活命,更直白一点地说一一我们只是幸存者罢了。

幸存,看着是一个好词,但其实并不然。

想想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亡灵,想想那些受苦受难的生命,想想那些垂死挣扎的人们,我们所谓的”幸存”,其实是以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的离去与痛苦对照而言的。

如果我的幸运是建立在和别人的苦难作对照的基础之上,我不会感到有一丝的喜悦,我只会感觉到痛苦。

我作为幸存者,看着重新恢复活力的上海,这时,我感觉到自己也在被窒息。

在上海,没有可以做铸告的地方。

我看着敲锣打鼓庆祝解封的人们,看着他们的笑脸,面无表情地说一句:“够了。

在上海,没有什么新东西可供报道。

六月的天里,25.8°度的气温,64%湿度的下午,天气晦暗,而绿树早已成荫,门口还有儿童在打闹,嬉戏。

上海没有什么新闻。

标题:【404帖子】知乎提问:上海解封后的第1天,你是怎么度过的?有哪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作者:用户 @Laoszlo是个日子仁
投稿人:电报匿名读者
来源:知乎
发表日期:2022.6.1
主题归类:上海疫情
CDS收藏:真理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