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两个月的“全域静态管理”即将结束。作为一个旁观者,为苦难中的底层感到宽慰的同时,还有别的一些复杂情感——那就是特别害怕那些可能在解封后出现的莫名其妙的表演。不管是丧事喜办还是磕头谢恩,在这两年多的时间中,从武汉开始,西安、吉林、瑞丽……我们都见证了很多特有的哭笑不得的人间世相。惨是真惨,痛是真痛,可是事情过后,还是一片祥和,作为受害者,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像一条条的金鱼,只有那七秒钟的记忆。甚至还上演了很多被网友救助后反咬一口,痛斥外来的帮助是“递刀子”等等如同农夫和蛇的故事。

所以今天我特别想说一句话:希望你好了伤疤,但别忘了痛。

第一,别忙着去载歌载舞,欢天喜地。有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现在还给你,真的没什么值得欢喜的。不要把一个活生生的悲剧,变成了欺骗自己也欺骗他人的闹剧。很多事情也许你身不由己,但是大部分时候你至少有沉默的选择。千万不要上一秒还在痛不欲生,下一秒就跪地狂舔,真正的卑微不是身份和阶层,而是作践自己的血泪和痛苦。

第二,学会站在小人物的角度,客观冷静的审视“作业”的意义。曾几何时——在欧美遍地狼烟的时候,相当一部分国人对于自我的作业非常自信,甚或嘲笑别人“不会抄作业”,我曾经基于对美国的观察,写过大量中美防控措施的对比和分析,其中就曾经说过根本区别在于价值观的不同,防控目的不同,但恐怕到了今天,还是有人很难理解。

第三、有空反思一下自己的苦难,看看这痛是怎么来的。是天灾,还是人祸。如果是人祸,该如何去避免。在人类过往的历史中,真正的大灾大难往往都不是老天爷造成的。这也是历史上很多悲剧不断循环往复的原因。我们需要牢牢记住哈耶克那句话:“那些幻想以牺牲最基本的自由来换取最低的保障的人们,最终会发现既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保障”。

第四,有些之前被迫中断的大事要事,趁窗口期,抓紧做。不要把凛冬里面短暂的回暖,当做春天已经到来的号角。锅里的水已经煮沸好几次了,是个青蛙也就别在沸水里面做池塘畅游的梦了。普通人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可以把握自己命运,更不要幻想潮流随我而动,在特殊时期,识时务知进退很重要。

当然我知道,不管如何,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都是现实的存在——只要生活恢复那么一点点常态,依然会有很多人心满意足,重新燃起莫名其妙的热情。那些挂在脖子上的项链和枷锁,那些曾经几乎夺取他们一切,甚至是生命的东西,回过头都是必须的不足挂齿的代价。有人甚至还会为此自豪。

这样的伤疤,我们的父辈、祖父辈,数不胜数,又有多少人记住了?

我丝毫不会怀疑,用不了多长的时间,魔都还是那个人声鼎沸的十里洋场,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但是我真的希望,过去的两个月中发生的故事——不管是吃过的苦还是流过的泪,我们都好好的记住。那不仅是某个地方的伤疤,也是一个国家的伤疤。

1821年,黑格尔发表《法哲学原理》,其中对中国历史有这样一段评价:“中国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换句话说,他认为中国历史都是千篇一律、不长记性的低级重复,这样的伤疤,换不来新生。

所以,希望从此以后,我们都能记住过往那些荒诞的画面,狰狞的面孔。记住我们的伤疤,记住我们的痛。

2022/5/31

标题:希望你好了伤疤,但别忘了痛
作者:二爷ALEX
发表日期:2022.5.31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一头驴的夜航船”
主题归类:上海疫情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