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普丁的国安顾问,站在莫斯科洋葱头建筑的尖塔上俯瞰红场时,普丁告诉你已决定攻打乌克兰。你会做出什么谏言?

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遥远的希波战争可为殷鉴

西元前四八零年代,波斯王薛西斯一世对心腹大臣阿尔达班表达决心要进攻希腊,阿尔达班明白指出:我们将会付出代价,精力耗尽、补给困难、通讯受阻、士气低落;在率领大军横越任何一块大陆或水域时,所有可能会犯的错误会让我们付出庞大的代价,将受到神的雷劈电斩。因此阿尔达班力主拆毁浮桥、解散军队、让所有的人回家。

两千四百多年后,普丁重蹈薛西斯一世的覆辙,阿尔达班的预测完全应验在普丁身上。古希腊史家希罗多德批评薛西斯一世的作风是“出于完全的傲慢”。普丁入侵乌克兰不仅是傲慢,还愚蠢、背离现实、自恋成狂。

如今俄国侵入乌克兰已满百日,战况出人意表。令人诧异的发展有:西方原以为俄军战力全球第二,应可速战速决,不料竟损兵折将,旷日费时。俄军对乌军的抵抗能力与意志也大感意外、全球对乌克兰的优异表现和俄军的无能完全出乎预料。从此俄国成为二流国家,除了核武已遭人看破手脚。

世界上有一个大家都想不透的问题,普丁究竟为什么去攻击乌克兰?他的目标是什么?达成没有或已达到几成?

简单来看,他的短期目标是占领乌克兰作为俄国的缓冲地带,以防阻北约东扩,并警惕芬兰、瑞典等欲加入北约的国家。中期目标是完成俄国对所有大俄罗斯境内共和国身心灵的控制。长期目标是重新恢复苏联时期的光荣,成为一个超越美国的超级独一强权。(这一点与习近平心心相映)

但是这样的解释似乎太过简化普丁及其民族主义菁英们的意识与潜意识的复杂结构。他可以迳自走强国之路,不必去侵入乌克兰来打草惊蛇。乌克兰一定在普丁心中是个难以释怀的块垒,是他的创伤症候群。

美国好不容易等到俄国犯了天下之大不讳,入侵联合国的会员国,自然见猎心喜,给提供乌克兰情报、资讯、武器、弹药、训练找出正当性,目的在削弱俄国的实力,企图拖垮普丁政权,使俄国菁英中的亲美派或温和派系得到执政的机会,再来联合俄国一同反中。俄中的矛盾与宿怨人尽皆知。所以,把俄乌战争“阿富汗化”就是北约、尤其美国很大的战略利益。

俄国几个阶段的战术转移

俄国侵乌的第一阶段的战术是采大军团集结作战的俄式传统战法,围攻基辅失利后撤出,转向第二阶段进攻东乌克兰的顿内斯克和卢干斯克,这两地方俄籍人士占多数,原以为俄军可轻易战胜,没料到乌军抵抗激烈,双方胜负互换多次,至今俄国虽占领多处重要地点,但还没有全胜,乌军还在战斗。北顿内斯克市长斯特约克五月31日说:“这座城市的一半已被俄罗斯拿下,正进行激烈巷战”,“情况非常危急。”俄军集中火力与兵力攻打小城镇,希望取得一次胜利,让俄军可以大内宣说:已达成在乌东的战斗目标。

占领乌东以及打胜了血腥惨烈的南部亚速营钢铁厂战役后,战事进入第三阶段,俄军吸取教训,将敌人的范围并入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约诸国,并在战场管理方面从内线作战转换为俄军擅长的外线作战,以优势兵力为要旨的大炮兵及大坦克主义的正面攻击战术,从东南及东北两条战线夹击乌军,迫使乌军最终只好渡河,放弃前进到对岸的双子市立西昌斯克的计画。

同时,俄军已逐步堵截了北约祕密送进乌克兰军备的管道,造成乌军武器弹药的短缺渐趋严重。五月14日,俄国外长拉夫罗夫在俄乌战争第80天演讲中表示,俄罗斯已成为西方国家“全面混合战”的主要目标。俄军正在缓慢地夺回优势。

第四阶段乌军能否重回优势,就看五月29日在南部的反攻,是否能夺回赫尔松。从大局来看,乌东邻近俄罗斯,使乌军越来越难获得西方的军备,因此乌东的全面沦陷似乎是合于逻辑的预测。战事如果拖延到一年以上,应有利于俄方,而不利于乌方。然而就北约与俄罗斯的长期斗争来看,则对俄方不利。

俄罗斯在战略上已失败

所以俄方没能以闪电战快速征服乌克兰,是战略上的大失败;而打成目前这个烂样子,则是乌克兰大战略的暂时成功。对北约而言,平白加入了瑞典、芬兰两个高GDP的民主国家外加一个放弃中立的瑞士,北约有如吃了大补丸,而俄国则上吐下泻,即使战胜乌克兰,也虚不受补。薛西斯一世失败的原因,在于无法在他想达成的目标与手段之间建立正确的关系。目标只存在想像之中,故可无穷无尽;但手段绝对有限,两者绝对对不可能互换。普丁在俄乌战争上发生的问题,和薛西斯一世一模一样。

(思想坦克2022年6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