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剧变大事记(27)

19891114  保共中央总书记姆拉德诺夫致电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保证保共积极汲取苏共在改革中的经验,同苏共积极配合行动。

保加利亚最高法院下令地方法院允许“生态公开性”组织登记注册。

1116  保共中央决定: 解除政治局委员菲利波夫、巴列夫、斯托扬诺夫的职务并将他们开除出中央委员会;将日夫科夫之子弗.日夫科夫等三人开除出中央委员会;撤销1988年将鲁赛夫等二人开除出中央委员会的决定;将原政治局候补委员卢卡诺夫等二人选为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共作出13项人事变动。建议国民议会选举姆拉德诺夫为国务委员会主席。中央委员们在会上认为这次变化绝不是单纯的人事变动,而是政治方针和路线上的变化。认为过去日夫科夫所提“发达的社会主义”理论和改革构想有不少错误,更多的是空谈。长期以来,日夫科夫及其亲信以极权主义取代人民代表的民主决策权利,破坏了党的作风、党的威信,给经济工作造成极大危害。

1117  保加利亚国民议会选举姆拉德诺夫为国务委员会主席。姆拉德诺夫对西方记者发表谈话时表示,他“赞成在多元化条件下实行自由选举”。

1118  保加利亚十万多人在索非亚举行45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游行群众以举手表决方式通过决议,要求释放政治犯,废除书报检查制度,允许独立组织自由开展活动等。

同日,保加利亚政府决定开放言论自由,释放政治犯。报刊公布了国民议会17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和大赦法。

1120  保共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16、17日保共中央全会作出的决定和国民议会通过姆拉德诺夫任国务委员会主席等决定以后的国内形势发展情况,以及大小群众集会提出的有关国家民主化和解决当前迫切问题的建议。认为广大人民群众对11月10日以来的变化是充分支持和热烈拥护的,所提问题和建议是全国人民进行社会对话和改革的基础,但又指出近几天有些人表现出的极端主义倾向,会妨碍改革进程。表示保共将在改革中注意保持社会安定,反对一切反宪法秩序和反社会主义原则的表现。

1122  保共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当前社会经济状态,决定于12月11日召开全会,讨论如何建立保证个人和社会需要的经济、国家机关改革和党的改革问题。要求全国各界人士通过会议和报刊等新闻媒介反映对这些问题的意见和建议。会议决定将13处官邸和6个狩猎场交给儿童福利机构、工人疗养机构和旅游单位使用。专门成立了以卢卡诺夫为主席的调查和解决与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变形有关的迫切问题的党政委员会。

1125  保加利亚工会中央理事会作出决定,工会将独立于国内任何政治组织,也不受国家机关等的约束。

1127  保共中央政治局开会研究各地党组织、积极分子和社会团体的集会所提出的问题,认为在这些会议上,人们合理地提出了要求稳定经济、改善国内市场、克服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变形、遵守社会主义法制和社会公正等方面的问题。政治局对某些人利用国内政治局势追求达到个人目的、危害革新过程的表现深感忧虑。会议决定各级党委不悬挂活着的领导人肖像,建议国民议会作出类似的通知。

122  保共中央政治局作出决议,认为保加利亚军队1968年与华约部队一起出兵捷克斯洛伐克是“不合法和毫无理由的”, “给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带来了危害。”

姆拉德诺夫半个月中继分别与知识分子、工人、军队领导人、老革命战士、农业职工等的会见和对话之后,又同二百多名大学生会见对话。大学生提出消除共青团的垄断地位,实行青年和大学生组织多元化、高等院校自治和教学过程非意识形态化等要求。姆拉德诺夫表示相信青年的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觉悟,要研究他们的要求,认为可以取消马列主义课程的毕业考试。

124  姆拉德诺夫在接受苏联《真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把保共各级组织变成领导改革的政治司令部。

127  由十多个反对派政党和组织联合而成的反对派联合组织——民主力量联盟成立,它们包括: “生态公开性”组织、独立团结劳动联盟、独立学生会和工人社会民主党等。

128  保共中央召开特别全会,解除库巴丁斯基、帕帕佐夫等四名政治局委员的职务。选举利洛夫和贝尔切夫为政治局委员。决定将日夫科夫等22人开除出中央委员会,补选中央委员九名。

1210  保加利亚民主力量联盟在索非亚发动了约有六万人参加的集会,要求实行多党制和举行民主选举。警察对集会未加干涉。

121113  保共中央召开全会,决定于1990年3月19日召开保共第14次(非常)代表大会;建议国民议会取消宪法第一条第二、三款(即“社会与国家的领导力量是保加利亚共产党”、“保加利亚共产党在同保加利亚农民联盟的紧密的兄弟般的合作中,领导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的发达社会主义社会的建设”两款);准备于1990年第二季度举行自由选举,为此需要制定新选举法;1990年公布新宪法草案供全民讨论;同社会各阶层和各种社会政治组织进行平等对话等。全会决定将日夫科夫、其子弗拉迪米尔和巴列夫开除出党。全会决定完全撤销对1949年被错杀的科斯托夫犯“民族主义性质的严重错误”的指责和1956年9月中央全会认为他是“党和国家机关内反苏情绪分子和对季米特洛夫持敌对态度、对党不忠的代表”的评语,认为这些都是“别有用心的诽谤和谎言”。

            (未完待续)

荀路  20227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