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9

说到登山,2011年第一次登乞力马扎罗之前,我登的最高山是黄山,到过海拔最高处是213国道香格里拉到德钦中间的4200米。

2008年第一次到香格里拉,高原反应折腾了我半宿,第二天起床神清气爽,一点反应的意思都没有。从那时候开始,高原反应这玩意基本跟我绝缘了。

但是到德钦去,为防万一,还是买了两罐氧气,到4200米之前,都被当地司机的老婆(她听老公要去德钦,哭着喊着要跟着)给用了。我就奇怪了,她常年生活在3900米的香格里拉,到4200居然有反应,太过分了吧?

后来去拉萨,生活在当地的朋友,网名叫“老驴”的,晚上到酒吧只给了我两罐啤酒,说今天你就喝这么多,第一次到西藏千万别喝高。但是,他和当地藏族朋友每人面前至少20罐……百威的,当地人最爱喝百威,不知道为什么。

老驴是个传奇人物,至于怎么传奇,就不说太多了,免得下次见面被他骂,不划算。

后来去玉树、青海湖之类的,就小菜一碟了。

2011年,我们去登乞力马扎罗,原计划是1月13号出发,但不幸的是,我从头年10月底被限制出境三个月,到1月底才解禁(头年我老师得了诺奖,有关部门怕我去奥斯陆,方有此禁),只好改到了2月5号,好像是农历大年初四。

我在东北老家跟童年的小伙伴们喝了五天大酒,回到北京,起飞,在多哈中转,到达累斯萨拉姆中转,就到了乞力马扎罗山脚下,休息一夜,便开始登山。

简而言之,上山四天,下山两天,我们走的是相对容易的“可口可乐路线”,中间甘苦也不必细说,总之,冒着几年不遇的大雪,最终我是上去了,我们整队人都上去了。中间我一度想退出,被孙斌校长骂了一通,大意是“你血氧量比我都高,撤他妈什么撤,给我上”,就上去了。

六天后下得山来,大家去桑吉巴尔岛修养,蓝天碧海,啥事没有,天天斗地主,巴适得很。

那年5月,前老板张朝阳请客,又跟着蹭了一把四姑娘山三峰,5445米。一年两雪山,按圈里一个好朋友的话说“专业玩这个的一年登俩的都少”。四姑娘山这次,张老板本来是请一些明星,孙楠、黄征、王学兵、吴京……后来大家都顺利登顶,吴京身体最好,基本是蹿上去的,我和王学兵殿后。

但这次时间安排太紧张了,冲顶那天直接从4200米大本营出发,到4830米C1营地休息一个多小时后冲顶,然后直接下撤到山下,耗时19个小时,我的膝盖一定损了好多,现在阴天下雨都有点疼。

19个小时后,到了山下,我醉氧了,还把一个搜狐工作人员骂了一顿……赵牧老师说,下山脾气变得暴躁,也是高原反应的一部分……好吧,我错了。

但头天晚上在大本营,4200米,山风呼啸,雨雪交加,搜狐另一个小兄弟高原反应严重,不幸的是,他还跟我一个帐篷,到半夜三点睡不着,我带着他到大帐篷里吸了半个小时的氧。我真的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然后登顶,然后下撤,然后醉氧,然后发脾气……原谅我吧,19个小时,对我来说实在太累了,嘻嘻。

对于登山,我没什么目标,只是偶尔想想:哪天能登上慕士塔格该多好啊。

其实无所谓,登不登的,山都在那儿。

登不登顶其实也都无所谓,登到哪儿看哪儿的风景,也就是了。

作者新浪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