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彦臣:红三代上访三十年

Share on Google+

法律维权与“文章维权”

由於我过去做过大量的法律维权工作,以至於被获得帮助的人们认为是“大律师”。实际上,我既无律师资格更未从业,所做的法律维权主要不是代理出庭而多在法律文书的起草方面。当然,我要细看材料,宗旨是“有理的,绝对管;没理的,敬谢不敏”。还好,至今还没有一件不受理的维权求助。

有的个案複杂得难以想像,权益受损人几乎到了“有理说不清,急出病来乃至寻死”的地步。对於这类严重情况,我则告诉人家在法律维权与无偿谘询之外,我还能写些维权文章──你有冤屈,我先给写出来,让社会知道。

原籍泊头原交河县、现居邻近的献县陈庄镇许能屯的李双成,就是一位慕名而来的人。他最令我惊异的尚不是上访内容,而是他很坦率地说自己的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有了钱,一定全面检查一番”。他之所以感觉精神濒临崩溃,是因为他连续上访了三十年。

两代人毁於“革命运动”

李双成的祖父李巨炎原是国民党名将熊式辉的直接部下。熊任淞沪警备司令兼新编第五师师长时,李巨炎是步兵第一旅旅长.李巨炎又经过由上海到河南的短暂警察工作(任开封警察厅保安大队长),回到原籍交河县富镇(按中共抗日区划,属隶献交县)。在原籍,李巨炎加入中共抗日队伍,以敌工身份打入日军内部。敌工者,“对敌工作者”之简称,就是现在影视剧上所说的“卧底”。在一九四三年六月,李巨炎被举报而被日军杀掉。中共献交县敌工机构未对殉难者李巨炎的家属做任何交待说明。

到一九四七年,中共实控献交县区域,却突然宣佈李巨炎为汉奸,将李家财产全部没收。李巨炎的妻儿也被赶出家门,后在献县落户。中共建政以后“镇压反革命”,意外获得关於李巨炎身份的材料,其敌工身份得以确认.因此,李巨炎之子李立池也得到了烈士遗孤的对待,被安排到交河县政府当交通员.岂料中共内部政治运动再起,一九五六年的一场清查推翻了李巨炎烈士身份。在政治高压下,李立池在审查材料上签字,而后被赶回乡下。

对极为不公的待遇,李家人当然不会服气,一有机会就找上级反映。至李立池之子李双成正式接过家庭上访任务,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李双成又搭进三十年去,至今以其父李立池所遭不公处理为核心的任何问题均未得到解决!由於持续三十年上访,李双成未能娶妻立家。虽然在二○○四年李双成拿到了中共民政部确认其祖父李巨炎身份的“革命烈士证明书”,但他据此要求政府方面恢复其父李立池官方身份并未得到答覆。至於涉及到一九四七年中共地下政府所没收的李家财产之返还更是难以实现.

李双成祖父“错误选择”

李双成自己估计:合计其祖父被没收财产、其父被中断的工龄工资,以及因此涉及到的国家赔偿,总数额应当达到亿元人民币。从拿到国家补发的其祖父烈士证至今整整十年,这十年里,李双成拥有红三代身份无疑。但可以肯定地说,他是全中国最穷的一个红三代。他三次来见我,均穿了同一件老式绿色警服上衣,这样的衣服一般是集市上卖的处理品。

在与他在书房合影时,他有些尴尬地脱掉老式,只穿了一件很旧的秋衣(见图左)。此情此景让我理解了他对祖父“错误选择”的抱怨。他很实惠又不现实地说:“要是爷爷跟国民党去了台湾,哪有这一出儿!咱在台湾说不上享受荣华富贵,总还闹不到上访三十年连媳妇都娶不来的地步吧!”淒惨的家庭遭遇还未终止。在李双成与我合影后的三天,他父亲李立池去世了。在他告诉我这个不幸的消息时已没有深切的哀痛,似乎他及家人早已料到老人不可能看到平反的那一刻。

除了劝李双成节哀,我答应尽快把文章发表出来。除此之外,我真的想不出更好的帮助他的办法。他委託的专业律师到政府部门去查旧档案,被告知“没有你说的档案”,而几年前政府方面还承认“有一尺多厚的毛头纸材料(档案)”。律师约见我,叙谈时除了愤懑与哀歎,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动向总346期2014年6月号

阅读次数:1,9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