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母亲,你的女儿,你的爱侣
瘟疫年纪事之电影《唯一》篇

2020年2月12日,窗外的天空依然阴郁沉重着,街道上几乎没有人影,甚至连一条狗也难得见到。移动广播车不时来去,喇叭里传来碜人心肺的声音:“居民们,为了你和社区的安全,不得出门。”
下午4时许,房门被敲击,发出咄咄的怪声。
“开门!”
来了!当然和只能是政治警察。
就开门。但我得堵在门口,不准许他们踏进门槛。
一帮政治警察,都戴着蓝色的口罩,道:“跟我们走一趟!”
没有拘捕令,怎么可以跟着走呢。僵持着怎么办呢,蓝色口罩的政治警察去弄了一张“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拘捕令来。
驼妈拿着摄像机和拘捕令,说:“我的人好好的被你们带走,必须好好地给我送回来!”

天色昏暗或者更加昏暗,左转左转右转过桥,从体育馆前经过,然后右转进了警局。
警察和其他各色穿着防护服的人们人影晃动着,羁押询问室已经准备妥当。坐在冷硬的拘禁椅上,没有给手脚上约束带。
此次拘捕,当然是因为《唯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的签名册上有我父子的名字。开始各种理直气壮的啰嗦。
啰嗦当然没有用,年纪轻轻的政治警察就很不耐烦,要发点小脾气:“你闹什么闹,你们闹过去闹过来,你以为我们安逸吗?我们累得一个月没回过家了!”
话递到面前,当然要刺激你一下了,道:“活该!该背时!”
小同志你当然要跳脚:“什么?你竟然说我们活该?他竟然说我们活该?”
年轻人,你再跳脚几下吧,然后为叔我慢慢给你道来:“如果信息公开透明,有正常的监督机制,阳光洒满你祖国的大地,疫情会得到很好的控制嘛,消灭在萌芽状态嘛,何至于蔓延到全国全世界?何至于举世惊恐?如此,你此刻应该坐在你家里,看看电视,进进厨房,逗逗你孩子,搂抱你妻子。不好好防疫,肆意妄为,拘禁医生和各种预警人士干什么?这应该是自找和活该背时吧。”
三观异路,话宜聊死半句多。是啊,再聊什么呢?放了吧?放还是不放呢?早点放了了事吧?然而,所谓老沉持重的政治警察是要等上峰的指示的。个把小时就能打住的事情,拖延了四个多小时,何必呢?所谓老沉持重同志,你这是在给持续劳累的自己和同志们找不自在吧。

天空依然阴郁沉重,瘟疫还在蔓延,人在屋中,春天来了你也感觉不到。
突然感觉澳门这座城市不象以前那样子让我无感,澳门博彩行业很可爱,他们搞了很多链接,放置了很多精彩的电影在网络上。你们人类的世界,是一座监狱一样的房间,有人在高而厚重的墙壁给你们人类安装了很多的门窗,那些门啊窗啊,有一点点像皇帝的新装,有些人能够看得见,有些人看不见,有些人能够看见一个小小的孔洞,有些人能看得见一扇大门,大门很大,门敞开着,只等你出来。
我的意思是我终于有足够的时间,和自己唯一亲密的女人,窝在家里,蜷曲在沙发上,看澳门博彩公司免费提供的电影。一天一部,数部。

《唯一》这一部,甫一看完,我就打算把她写一写,写出来玩儿玩。这个念头持续了近一年多,其意未曾稍减。


伊娃和奥利是美帝国的一对十分甜蜜的小情侣。
2020年的这天,甜美的欢娱爱爱意犹未尽,他们来到窗前打望。天空中下起了一种灰色的絮状的物质,纷纷扬扬,连绵不断,两人一头雾水懵懵。室友回来了,她全身都是絮状物质,还没等说上一句话,就七窍流血,晕倒在地。伊娃和奥利赶紧将室友送往医院。
来到医院,两人彻底惊呆了:和室友一样,这里全都是因沾染了絮状物质来做检查的人,或者是看着看着七窍流血倒地而死的人,医生护士们穿着防护服忙碌得一团糟,因为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一种病症。奥利注意到所有的病人都是女人,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瘟疫?!
为防止伊娃被感染,奥利偷拿了两套防护服,逃出医院,然后载着她回家。封好门窗,防止絮状物体飘进家来。杀毒灭菌,拿出消毒液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和衣服上狂喷,一顿狂喷,封住卧室门,让伊娃尽量跟外界隔离。他还在房间各处贴上写有注意事项的纸条,客厅里摆好紫外线灯,大部分家具都套上袋子,杀死一切病原体。
这时候应该电视新闻上场了,专家们在电视上报道:不久前一颗彗星跟地球擦肩而过,不知道有没有跟地球先生说哈罗,从那之后,天上就开始下一种絮状物。据悉,这种物体里带有神秘的病毒,短短一天的时间,全世界就有几百万人感染。奇怪的是,只有女性感染者会死亡,而男性则不会。但是,如果男性他们体内有病毒的话,就可以通过肢体接触传染给女性。照这个形势来看,用不了多久,女性就会绝种,到时候就没了生育者,人类就会走向灭绝。为了避免悲剧发生,政府决定开展“胎盘移植计划”,他们想用女性和母鸡的DNA做嫁接实验,但是根本没人愿意主动参加。政府呢,开始公然悬赏抓捕——公民们,男同胞们,为了地球的安全,交出你家的女人——你的母亲、女儿、爱侣。胆敢匿藏,视为非法,逃匿的人,都将被追捕或者可以射杀。举报和追捕的群众被发动起来。
了解到这些,奥利更加谨慎,他定期去超市采购一大堆罐装食品,尽量减少外出次数,每次回来必须消毒并做检测,以防万一。
家里的床必须改造了一下,弄了一个可以装下一个人的暗格,万一警方来搜查,伊娃可以躲在里面。

因为长时间闷在家里,伊娃感到很无聊,她在网络上加入了一个聊天群——世界各地幸存的女性都在这里,闲着无事可以在这里聊天解闷,以及传授躲避举报和追捕的方法。

政府趁机滥权,该死的男人就敢于鬼迷心窍,去做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各种趁火打劫,各种公开的烧杀抢掠,外面的世界顿时陷入混乱,各地战乱不止。奥利心中越发不安,他不让伊娃打电话,以免被政府监测到蛛丝马迹。他告诉伊娃,政府的监听很厉害,十来分钟就可以赶到并实施抓捕。

人不是因为被监听被禁闭而生养的,伊娃就不可能太让人省心。这么紧张恐怖的关头,竟然还在网络上公开自己的信息,而且从来不会主动去洗手消毒,每次都要奥利提醒才会想起来去做。时间一久,换做是谁都会感觉心累。一旦奥利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伊娃就会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你竟然敢凶我,你变了,你不爱我了。
伊娃觉得这些注意事项是束缚人用的,她不喜欢这样,尽管奥利解释说这是保护措施。可她就是不信,两人开始吵架,各种纷争。随着政府政策的强力执行,伊娃加入的那个聊天群里幸存的女性也越来越少,她感觉很郁闷。

这天奥利去采购了武器以及检测工具,糟糕的是,即使他做好了一切措施还是被感染了。奥利很崩溃啊,他现在不能跟伊娃有任何接触,包括爱爱,生活越来越艰难的样子。

瘟疫肆虐374天了,那个群里的女性只剩下伊娃和另一个人,而且她告诉伊娃:我也被感染了。没过多久,对方就彻底下线。
伊娃把这些网友的照片贴在墙上,想给自己一些坚持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气。

瘟疫发生之初,伊娃的父母打来电话,说老俩口都躲在安全的地方,嘱咐伊娃也躲起来,千万别出事,千万照顾好自己。第400天,伊娃的父亲又打来电话。担心有事发生,奥利允许伊娃接电话,不过要求她必须保持安静,不能说话。只需要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就好。视频电话中的老父亲崩溃大哭,说政府的人抓走了母亲,他们个个手拿牛逼得不要不要的武器,他根本无力反抗。听到这消息的伊娃和奥利都有些绝望,现在父亲只想知道女儿是否活着,可是出于安全考虑,奥利不让伊娃讲话,甚至蒙住摄像头。在看到老父亲如此崩溃的样子后,伊娃大喊着自己一切都好。奥利见状迅速抢过手机,不让她再通话,结果引发了伊娃的强烈不满一一她现在己经不在乎安全不安全,只想跟家人通话。奥利则表示,如果继续通话,牛逼政府的人会在十五分钟后赶到这里。伊娃在屋内大吼大叫,痛斥他这是在囚禁自己。可是不这样做的话,伊娃会被感染,会被抓捕或者射杀,到时候一样活不了。奥利尽量按捺着不发脾气,耐心地上前安慰:我们已经坚持了这么久,只要再等等,说不定政府就能研究出什么牛逼的疫苗。而在那之前,伊娃要做的就是乖乖待在家里,奥利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她不被感染。

可是,她不想要这种生活,她整整一年没有外出了,已经近乎绝望了。她用枪威胁奥利离开,然后穿上防护服跑到天台。
此时,外面的世界了无生趣,到处灰蒙蒙一片。那些絮状物还在持续飘落,没有阳光,也没有希望。
等奥利赶来的时候,看到伊娃正呆呆地站在原地,随即脱下防护服。这么久以来做出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奥利从来没有放弃保护伊娃,可她却选择了放弃自己。事到如今,他们只能选择接受事实。不过为了图个心里安慰,他们还是决定给伊娃做一下测试,试纸放好以后,两人开始焦急地等待结果,万一,万一真的有奇迹发生呢。

突然外面警笛声大作,奥利连忙将伊娃藏进床板里。警方进门后开始各种盘问和搜寻,好在奥利把这里收拾得很好,他们根本找不到有女人在此生活的迹象。在一番搜查无果后,警方也没有过多逗留,临走之前,其中一位警官小声告诉奥利:我知道你隐藏着她,但是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把感染者带走的,剩下的时间不多,你们好好相处吧。说完就看向了桌子上蓝色的试纸。
哪里有什么意外,伊娃被感染了,接下来她只有不到一周的寿命可活。奥利不想让伊娃郁郁终生,两人商量,决定去他俩最初认识的那个瀑布前度假,奥利希望她能开心度过最后的几天。

要想外出,他们就得做好万全准备。伊娃穿上厚厚的外套,用帽子包裹起长发,然后戴上墨镜,这样看上去就跟一个男人无差别了。外面一片死寂,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不是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事实是世界末日已经抵达了。

两人一起去超市采购东西,奥利叮嘱伊娃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说话,可是她在路过卫生棉条时逗留了一会,结果被老板发现,当场拆穿伊娃的女人身份。奥利早有准备,掏出枪来威胁老板不准报警,随后付了买东西的钱带着伊娃飞速逃离。经过这场惊心动魄的对峙,伊娃明白:必须更加谨慎。

伊娃裹平了胸,在脸上涂抹灰尘,遮盖住白晳的皮肤。但是现在,她和奥利都饥肠辘辘了。两人冒险前往一家餐馆用餐。此时,电视中还在播报那个母鸡胎盘移植计划的最新进展,并表示:如果有人能提供女人,政府会奖赏两百万美金。现场的男人听后不屑地笑了笑:现在而今眼目下,谁会为了两百万美金就把老婆孩子交上去?突然,伊娃的耳朵开始流血,为避免被其他人发现,奥利不得不尽快带着她离开,可是这奇怪的举动却引起了一对父子的注意,他们悄悄跟上奥利的车。
此时,伊娃正在怀疑人生,一想到自己会惨死,她就开始为自己之前的举动感到后悔。

晚上,他们升起篝火野营。也许是压抑的太久,伊娃逐渐变得古怪起来,喜怒无常。奥利怕她伤心,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伊娃看到后,心里挺不好受。次日他们开始徒步旅行,挑荒芜僻静的野道走,她主动上前示好,奥利终于忍不住开始崩溃大哭,他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绝望。

更可怕的是他们不知道,那对父子已经紧紧跟踪了过来,奥利在教伊娃练习射击。

爱爱让他们暂时忘却了烦恼。次日早晨,伊娃独自跑到河边散心,奥利起床时,却看到那对父子正在自已的帐篷外。他们开门见山地让他交出伊娃。奥利当然不会照做,大声喊叫着,警告伊娃不要回来,结果被绑在一旁的大树上。远处的伊娃见状,急忙找地方躲起来。时间在流逝啊,她的病情也越来越厉害,时不时倒在地上抽搐。

当天晚上,那位父亲询问奥利: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保护伊娃这么长时间的?他说他也尝试过保护自己的妻子,但是很短时间就失败了。
父亲解释说自己想抓住伊娃并不是为了钱,他当然也希望政府能够研究出疫苗,这样他儿子才能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奥利解释说,伊娃被感染了,感染者是不能参加实验的。父亲听完沉默了,叫儿子来守夜,自己则跑去睡觉。
这时,伊娃从远处缓缓走来,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尚在青春期的男孩看到后眼睛都直了一一伊娃曼妙的身姿让其忘记了防备心。男孩一脸震惊地看着她越靠越近,一旁的奥利更是满头问号。伊娃打倒男孩,解开奥利身上的绳子,两个人迅速收拾好东西准备逃跑。为以防万一,奥利开枪打伤了帐篷里的男子,却并不取他性命。可是对方很快就开始还击。

两人只能尽快离开,他们互相搀扶着,终于来到了那个瀑布前,伊娃跟奥利依偎在一起,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然后开始等待死神的降临。

我说过我要把这部电影复述出来,但澳门博彩行业的善意很快被拿掉,链接被那种恶意满满的爪子掐断。而今只好在百度上找了一个8分钟的短视频,将就着参考。但我不敢进一步接近去复述,担心超出了其故事本身,所谓参考,其实基本是照着复述。因为此,需要特别申请版权方面的免责并致谢。

我的朋友陈兵同学说,爱情和暴力同时登场,才能展示完整的电影美学。我想,这个电影故事设定得同样完整和有意思:你是我的唯一,面对绝境和恐怖,不可放弃,绝不放弃。

重要的还在于其科幻性质。科幻嘛,寓意嘛。
没有一颗彗星从地球附近滑过并说声哈罗你好然后打一个喷嚏或者呵欠给我们一些致命的瘟疫。没有,没有这种瘟疫。瘟疫是真的有,但肯定是人类自己折腾出来的。彗星离我们很遥远,它是那么的沉默无语,貌似哑巴,让它做背锅侠比较无耻。

那些伴随愚昧偏狭而产生的意识形态才是最大的瘟疫,它事关种族、肤色、血统、地域、性别、阶级、宗教信仰……的偏狭或者执念,以什么样的名义,说:交出你家的女人——你的母亲、你的女儿、你的爱侣。而你两股颤颤,犹能够头颈梗直大大发声:NO, MY ONLY.

如此,死神不可以降临。

我仍然忍不住要感谢编剧和导演,即使你是美帝。

这部影片2020年3月6日在美国上映,然后通过网络迅速传播开来。那时,一种叫做新冠肺炎的瘟疫和次生灾害已经在全球蔓延……
一群乌鸦在天空聒噪,街道上瘟疫肆虐,人类窝在房间里、蜷曲在沙发上看这部叫做《唯一》的科幻剧。

There’s nowhere to go,
Now that you know,
There’s no turning around,
And you try to insist,That you could resist.
But what is the point?
Your name is on the list
If you’re okay
I will continue to love you
In this way
Can’t stop
I just want to look at you, I just want to sing for you
I want everything, but nothing
There’s nothing to have here,
Only one feeling
you are mine
only……

再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除了剧末五分钟音乐,荡气回肠,摧人涕泣:

无路可逃
正如你现在所知道
已经没有什么回头的路了
你试着坚持,你可以抵抗
但是有什么意义?
你的名字已经在黑名单上
如果你没事的话
我还会继续爱你
以这种方式
不能停止
我只想看着你,我只想为你唱唱歌
我想要一切,但是什么都没有
在这里,没有什么可以拥有,
只有一种感觉
你是我的
唯一……

(作于2021年初)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