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庆:2014年度刘晓波写作勇气奖获奖感言

Share on Google+

Chen Shuqing莫道穿林朔风寒,梅花笑迎朔风绽,
不待春雷震九天,东风敢为百花先。

这就是我对获得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的感觉。

2014年11月24日在杭州市看守所与律师付永刚,蔺其磊会见时,我得知自己获得了本年度刘晓波写作勇气奖,这让我非常的高兴与感动。

我的许多朋友如吕耿松、吴义龙等人都先后获得过该项奖励。我不禁钦佩他们敢说真话的勇气,也很羡慕他们的写作才华,无论轻描淡写还是浓墨重彩,总能写出一篇篇撼动人心的锦绣文章来。今天,我能获得该奖,虽出乎我的意料,但得此殊荣,无疑是让我最为欣慰的大事之一。

高兴之余,是深深的感恩。对独立中文笔会及广大会友、各界理事及会长的感恩。2003年当我第一次遭受因言获罪的刑事政治迫害时,独立中文笔会授予了我荣誉会员的称号,并为我邀请了当时最好的辩护律师李建强(刘路)先生在法庭上替我做出了最为精彩的辩护,并为我孤苦的家人提供了持续的雪中送炭之帮助。2010年我获释后至本次再遭刑事迫害前,有多次遭受到杭州市公安局的传唤面临迫害危机,每次独立中文笔会都是最早发出呼吁营救的组织之一。现在当我再次陷入困境之际,又授予我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笔会对我恩大而难报啊!

好笑的是,我还想起了中央电视台(CCTV)等中共喉舌媒体经常播出的一段背离主仆关系的话,那就是“谢谢政府,谢谢党。”试想,要不是中共当局一直来到如今仍然发生的因言获罪,政治迫害,可能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就不会继续设立,也轮不到我获此殊荣了。从这个意义上讲,说声“谢谢政府,谢谢党”也不为过。因为是中共当局造就了说真话还需要勇气的特殊时代。虽然说出此种“道谢”,真有一定讽刺滋味。

有许多感想,由于关押在看守所,笔与纸都是限制严格物品,让我无法细说,也不妨在凑几句结束本文与朋友共勉。

古往今来多志士,血荐轩辕犹心甘;
若为民主自由故,身为楚囚也情愿。
忠勇何畏肩任重,有恒岂惧道路远;
革命至今未成功,仍需努力我悲同。

陈树庆

2014.12.24

阅读次数:21,9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