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2022

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女作家Annie Ernaux © Francesca_Mantovani Editions_Gallimard

法国作家安妮 ·埃尔诺(Annie Ernaux)10月6号摘取诺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成为第一个获得此殊荣的法国女作家。瑞典学院宣布她的获奖理由时指出:”因为她以勇气和高度敏锐度揭示了个人记忆的根源、疏远和集体限制”。

法新社评论称,安妮 ·埃尔诺通过一系列基本上是自传体的作品,为一个战后随着法国社会的动荡而发展的女性的私密生活制作了一幅出色的透视图。

女性成长的撕裂旅程

安妮 ·埃尔诺在获奖后告诉瑞典电视台SVT : “我认为获奖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责任,是诺贝尔奖赋予我的责任,”。”她补充说:”这是为了见证(……)一种与世界有关的公平、正义的形式。”

安妮 ·埃尔诺是巴黎塞尔吉-蓬图瓦兹大学的文学教授,共有大约20部作品,通过故事剖析了社会阶级的重量和爱情中的激情,这两个主题也标志着工人阶级出身的女性成长的撕裂旅程。她出生于1940年,18岁之前一直生活在父母位于上诺曼底省伊维特的 “肮脏、污秽、丑陋、恶心 “的杂货店里,后来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了现代文学的大学教师资格,最终她从那里逃了出来。

据法新社,作为一个自称是左派的作家,埃尔诺得到了法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的滋养,她在20世纪70年代发现了布尔迪厄斯社会学,使她能够意识到自己从1950年代进入私立学校起就在啃噬着她的 “社会弊病”。

平实的写作

从《空柜子》(《Les armoires vides》)(1974年)到《岁月》(《Années》)(2008年),这位外形高大美丽的金发女郎沿着写作轨迹,从第一部短小、严酷和暴力的小说开始为读者带来了一系列内容丰富慷慨的自传。

在《空柜子》《Les armoires vides》中,女主人公愤怒地描述了青春期的两个不相容的世界:一方面是无知、肮脏、粗俗的醉酒顾客以及经营杂货店的父母身上的坏习气;另一方面则是”自由学校女生轻松、轻快”的小资生活。她后来通过《地方》(La Place)和《一个女人》(Une femme)(1988年)的作品修复了她觉得的对父母的背叛。

埃尔诺的写作风格堪称医学式的,没有任何抒情性,也成为众多论文的主题。通过这种 “平实写作”手法,她从自己生活的奇特故事中反映出了出了普遍性。

在《岁月》(Les Années)中,她通过自己的生活反映了整整一代人,即受到1950年代存在主义和性解放为标志,且经历过战争的孩子们的经历,书中对物品、文字、歌曲和电视节目的描述还原了她的那个时代真相。

2022年,她用她的前夫在1972年至1981年期间拍摄的几十部家庭电影接续了这个故事。名为”Les années super 8 “的影片在戛纳的导演双周活动中亮相。

她被批评者判定为淫秽和悲观主义者的作家,她在《简单的激情》(1992)里对爱情中的异化进行了粗暴的描述,令人震惊。

“一个写作的女人”

自1977年以来,她一直居住在塞尔吉-蓬图瓦兹(Cergy-Pontoise),并对这个巴黎郊区的新城镇进行了大量的写作,描述了她在超市或郊区快线列车上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的生活。在多部作品中,她将平庸的主题带入文学,始终保持着民族志学者的严谨态度。

她的作品《事件》《L’Evénement》(威尼斯卢米埃尔奖和金狮奖)和《简单的激情》《Passion simple》被改编成电影后,让这位独特的作家获得了相当多的媒体曝光度。

法新社说,埃尔诺在2022年曾说,她 “觉得自己在文学领域地位有点不合法”,但新一代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仍然奉她为参照坐标。作为几代人中真正的女权主义偶像,安妮-欧诺在5月告诉法新社,她只是觉得自己 “是女人。一个写东西的女人,仅此而已”。

她也曾写道:”我不认为自己是单一个体的存在,而更是一个经验、社会、历史、性的决定以及语言的总和,并不断地与世界(过去和现在)对话。

安妮 ·埃尔诺的作品全部由法国伽利玛出版社(Gallimard)出版。

来源: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