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2

香港知名作家李怡丧礼22日在台北市第二殡仪馆举行。(淳音 摄)

香港著名作家李怡10月5日于台北国泰医院逝世,享寿87岁。其丧礼于上周六(22日)在台北市第二殡仪馆景仰楼举行,并设有公祭,其后遗体随即火化。一众李怡的亲朋好友、文化界人士以及台湾官员到场作最后送别。现场也设有直播,让身处海外的人也能参与,告别李怡。李怡女儿指,爸爸过去一直把读者放到很重要的地位。有港人认为,李怡并没有真正死去,其思想继续存在于热爱民主自由的港人心中。

在李怡的丧礼上,至少250人胸口挂着黄丝带,向李怡的肖像鞠躬致意告别,当中有很多也是香港人。偶然有亲友神情哀伤,互相拥抱慰问。告别李怡的人龙至丧礼完结方结束,工作人员随即清场,不过仍有不少人不舍离开,并举机拍照,希望记下李怡“最后一面”。

告别李怡的人龙至丧礼完结方结束,工作人员随即清场,不过仍有不少人不舍离开,并举机拍照,希望记下李怡“最后一面”。(淳音 摄)

除了一般民众,还有李怡的亲朋好友、文化界人士以及台湾官员到场作最后送别,包括台湾文化部长李永得、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以及香港资深时评员黄毓民、前香港《苹果日报》社长叶一坚、香港传媒人萧若元、香港国际关系学者沈旭晖、香港作家邓小桦、书店《飞地》创办人张洁平、香港学者周保松、香港传媒人曾志豪、香港艺术家黄国才等。

与李怡相熟的资深时评员黄毓民也有到场。(淳音 摄)

台湾总统蔡英文虽然未有到场,但有送花牌,敬悼“秉尧先生千古”。送上花牌的还有监察院院长陈菊,写上“主怀长生”;国家安全局副局长陈进广,写上“蒙主宠召”;台湾经济文化合作策进会秘书长杜嘉芬则以“望尊泰斗”敬挽。香港人方面,《100毛》创办人之一林日曦、艺人田蕊妮等均有致送花牌,更有花牌注明由“一群失败的香港人敬挽”、“一群热爱自由、民主的香港人敬挽。”

总统蔡英文致送“秉尧先生千古”花牌。(淳音 摄)

丧礼上播放回顾李怡生平的影片,当中也提到李怡“一生只追求自由,离开香港是完成自己的人生”。李怡的次女李小蓓,孙女及其女婿送别李怡最后一程,在加拿大的大女儿李小蕾,则因病未能回台出席丧礼。

女儿指李怡过去一直把读者放到很重要的地位

李小蓓作为遗族代表发表追思文时,指爸爸李怡从未为生活放弃理想,临终遗言是希望与亡妻在一起。因此家人会将他的骨灰带返加拿大卡加利,亦即李怡妻子梁丽仪安葬的地方。她也有提及“爸爸把读者放到很重要的地位”,家人们祝福爸爸李怡在另一个世界,无忧无虑,“我们永远怀念”。

他们也在讣文中,赞扬李怡一生为人诚恳磊落,捍卫自由人权、追求民主法治,永远想让强势者知道谦虚,让弱势者得到希望,去年因政治考量移民台湾,但心系香港。

李怡的次女李小蓓(右一)、前同事邱近思(右二)、李怡孙女(右三)及女婿(右四)出席丧礼。(淳音 摄)

台湾文化部长:李怡一生为言论自由奋斗

台湾文化部长李永得向记者说,与李怡是老朋友,三、四十年前已认识彼此,当时自己还在《自立晚报》当记者,李怡则办《九十年代》。他指李怡“是新闻界的前辈,一生为言论自由奋斗”。过去台湾戒严时期,他对独裁戒严的批评不遗余力,对中国的独裁政权更是全力反对,所以香港的《国安法》他无法接受。

李永得说:我觉得他是典范,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对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坚持,这足以作为后辈的典范。

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也有出席表达敬意,他说李怡是香港最典型的知识分子,“他过去所记录的香港发展事实,是我们最重要的依据。”

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出席李怡丧礼。(淳音 摄)

黄国才:李怡思想继续存于热爱民主自由的港人心中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说,相信很多香港人想参与悼念,惟无法亲自来到台湾,只能看直播悼念,他自己身在台湾一定要来参与。他认为“李怡并没有真正死去,港人要记着的并不是李怡的肉体”,因为其思想继续存在于热爱民主自由的香港人心中。

黄国才说:他为香港年青一代追求民主自由的抗争者发声,这是难能可贵的。还有我觉得最欣赏的是,他不断投奔自由,亦不会做错就不改。你看他一生,他也曾经相信共产党,后来发觉不能信这么可怕的东西,所以便离开共产党,然后投向自由的阵线。

移台的香港传媒人曾志豪则表示,李怡身上体现出坚持及道德的风骨,影响他最深。

在台港人、台南神学院客座教授孙宝玲牧师说,自己非常景仰李怡,所以专程从台南过来送李怡最后一程。他赞扬李怡过去用文字,帮助很多香港人思考,“香港人应该多谢李怡先生”。

孙宝玲说:他在《苹果》写的政论分析,以及后期写的《失败者回忆录》,好感人及真诚。我认为好少人能对自己及身处的环境有这么深的洞见、分析及真诚的自我拷问。

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则表示,李怡说“成功不是永恒的,失败也不是永恒的,只有勇气才是永恒的”,这句话对他影响很深,让他非常敬佩李怡。

预料《失败者回忆录》年底出版

李怡自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之后,终结在香港报章杂志专栏写文章,并移居台湾,继而开始在网上平台撰写《失败者回忆录》,除叙述自己的立场与心境的转变过程,也特别关注离散海外香港年轻人的处境。

香港《九十年代》杂志台湾版发行人邱近思,在李怡来台后一直陪着他并打点一切,包括帮忙处理《失败者回忆录》。邱近思说,看到今天那么多朋友在香港或海外过来,相信李怡会感到很欣慰,并说他真的“很挂念读者”。

她续指,《失败者回忆录》能顺利出版是李怡最后的愿望。她表示,假若顺利,今年年底或明年初便会成事。她强调《失败者回忆录》基本上已经写完,李怡本来想写200篇,已写完197篇,香港的部分已全部写完,剩余3篇是想写台湾的部分,不过来不及写,她希望大家不要觉得很可惜,而是欣慰。

她表示会按李怡意愿,帮忙处理最后3篇,但不会刊印在《失败者回忆录》里,而是在其他地方发表,因为家属希望《失败者回忆录》的文章是全由李怡亲自写。

李怡的好友、曾与他在《九十年代》共事14年的邱近思神情哀伤。(淳音 摄)

李怡:积极把握当下,不背负良心去做每一件事

李怡曾在本台的专访中,用一段话总结其人生:“悲观而积极人生,对人本身是悲观。乐观者与悲观者之别是,悲观者比乐观者得到的资讯多很多,对人类社会愈了解,愈难乐观,但悲观不代表消极,而是你积极把握当下,不背负良心去做每一件事”。

李怡本名李秉尧,1936年出生于广州,1948年移居香港,1954年毕业于香岛中学,1970年创办《七十年代》杂志,立场亲共。到了1980年左右,李怡脱离左派,转向反共,并在1984年将杂志更名为《九十年代》。该杂志集合当代多位知名的资深媒体工作者、政治文化评论家的作品,文字笔调轻松活泼,被誉为“后代子孙欲了解20世纪最后30年的华人世界,最有价值与分量的刊物”。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来源:RFA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