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2014年4月16日,长沙

Share on Google+

飞机哪儿去了,该死的印度洋
吐几绺油迹那么难,让生者与死者
找到互望的方向

2014年4月16日,乌贼的老父亲去世了
八卦中学去娱乐化,环球屎报把儿子
和父亲割裂,尼玛真贱
一棵恶心死人不怕填命的奇芭

北中国到南中国的天空地下都要晴朗哈
风和日丽,我举起手来投降,安检们才不要
对我变形的身份证惊诧,我才能从第十二代
开始,第一次踏上我祖先离弃的土地
第一眼看见响马弯刀这个杀客

除了喝酒,还能干什么
他老婆漂亮,像个特务跟在后头,我们大碗喝酒
从新闻大楼喝到化龙池,十二点以后

毛別 你别急,秦法厉害,农民们在地里耕种
学村干部刘邦
买酒卖酒喝酒,张良那个怂货哪儿去了
韩信那个傻货哪儿去了,吕雉那小蹄子
还未出嫁没生个儿子
别急急你个头,喝酒喝酒

长沙长沙长沙,小鬼子滚球了赤鬼子来啦
长沙长沙长沙,谢长发头发胡子多长啦
不做国师不死人,贾哥不宜,你哭个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7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