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三更
西五区,一排性感的馄饨
抵达诗意的前沿
重量之下,必须颂鸭子

手起刀落,金门刀
砍掉鸭头,切割鸭脚
呵,宝贝
再涂抹一层糖,再一层盐
少许花椒
灼热的血,冰冷的皮肤
双方对峙
你死我也难活

一只鸭子只要
完美,等于全世界的
北京烤鸭,南京盐水鸭
成都樟茶鸭
让我在黎明前睡去

一只鸭的成熟,在于中立
即使最后四分五裂
经过四道程序

宝贝,你后背不动
己全身虚汗

慢火之上
这沸腾人生
滚动东流,一包散骨

2014/12/30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