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篇文章介绍四川作家东夫有关四川大饥荒的调查报导作品《麦苗青菜花黄》,因为篇幅所限,只大轮廓地介绍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其实该书还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有的细节相当引人深思。

东夫这本书用了很大篇幅写毛泽东来四川召开成都会议的前后过程,提到毛泽东在成都,下榻处是成都郊区金牛坝招待所。而这个招待所也是将后患无穷的大跃进推向高潮的成都会议的会址。

毛在金牛壩招待所

在我成长那个时代,都知道金牛坝是老毛和中央领导人下榻的招待所,是个相当神秘,戒备森严的地方,因为招待所外的方圆几里已是有人守卫的禁区,老百姓根本无法靠近。

东夫说,在抗战时候,成都是大后方,国民党高官和社会名流在这里建了几座平房别墅。中共上台后,成为四川省委的疗养院。1956年,李井泉决定扩建为接待毛泽东和中央首长的一流招待所。四川公安厅长还带着工程人员专程到北京中南海考察。为毛泽东建这个行宫,方圆一公里的农民住户全部被迁走。行宫当年占地400亩,为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一倍半大(后再扩建,为维园两倍多)。毛泽东的行宫园内除原有的古楠、银杏等树木,还遍植海棠、兰草、山茶等花木。行宫有楼房、礼堂、平房,还有室内游泳池。毛的平房为2200平方米,门窗地板全部采用古楠木。

而最特别的是李井泉为毛泽东建的室内游泳池,仿照毛在中南海泳池的规格,长32米,宽25米,深2.5到7米。室内有暖气设备,常温29摄氏度,水温设定为27摄氏度。泳池水是抽取地下水,抽出的水为摄氏9度,再由锅炉加热。最夸张的是,每次加热一池水到27摄氏度,就要烧煤两万四千公斤。

劳民伤财建的这座行宫,而毛泽东一生只在此住过23天。每次要烧两万四千公斤煤的暖水泳池,毛泽东却没有用过。因为据毛的御医李志绥对这次成都之行的回忆说,毛泽东猜忌心重,怀疑游泳池下了毒,不愿意下水,只叫李志绥等属下去游后告诉他感觉如何。

毛皇帝在全国的行宫有61座之多,而金牛坝招待所只是其中一处而已,并且还是比较寒酸的一处。

中共口口声声说,中共革命是为穷人打天下,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阶级的社会,但上台后革命的领袖摇身一变成为新的红色帝王,革命领袖们所享受的特权比他们痛骂的万恶国民党政府还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毛来成都时,全国正在大跃进高潮中,全国人民累死累活,日夜苦战大战,但下榻金牛坝的毛皇帝却过得非常逍遥快活。他每天睡到中午一点才起床,只有去都江堰一天例外。下午有时开会,有时就在随从陪同下,兴之所至地四处窜访。吃了晚饭后就是娱乐时间,主要是看川戏和开舞会。当时成都的川剧名角都被叫去为毛唱过戏。李志绥回忆录说,毛喜欢川剧,因此他在金牛坝时,小礼堂天天晚上都有川剧演出。从此以后,各地为毛兴建豪华行宫,都会建有小型演出礼堂,好让毛观赏川剧。

晚上的舞会则是找年轻的女文工团员来伴舞。我有个亲戚曾到金牛坝为毛做过舞伴。她是位声乐家,后来在四川音乐学院任教,年轻时在成都战旗文工团当歌唱演员。文革后期曾亲自听她讲过毛这次来四川,她去金牛坝参加毛舞会的一些细节。她说,毛坐在沙发上休息时,就叫她们这些小鬼坐在他的沙发扶手上聊天,还两手握着她的一只手亲切聊了很久,让她很感动。她记忆最深的是,毛的手很大很温暖,但她感觉软绵绵的,不像男人的手。一个有权力的老男人如此与年轻貌美的女子相处,这样一个场景如果放在今天,一定会被视为恶心的性骚扰。但在对毛泽东个人崇拜达到巅峰的那个时代,完全不会想到毛是好色,只会解读是伟大领袖爱人民。而那只手,因为没有劳动过,没有长肌肉和茧吧,再加上养尊处优吃得丰富,胶原蛋白多,所以软绵绵,不像男人。

作者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