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Zhao Ziyang2图片:1989年六四镇压发生前夕,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看望和劝说示威绝食的学生(1989年5月19日法新社)Photo:AFP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我从来不讳言我的政治立场是反共。事实上,我觉得不反共的政治立场还满奇怪的。然而,我也从来不会因为政治立场反共,而否定共产党做的每一件事,更不会因为整体上反共而在具体上歧视每一个共产党员。我一向认为,作为一个拥有七八千万党员的大党,不可能每一个成员都是恶人──尽管这个党是一个邪恶的政党。

我相信很多中共党员是恶人,他们入党就是为了当官贪钱,他们有了权力只会压制老百姓的权利,他们对自己所属的政党其实根本没有认同和感情。这样的党员在中共中应当占大多数,这注定了这个党最终会被历史淘汰,因为他们没有真诚的信仰者。

但是我也从来不否认,在七八千万的中共党员中,也确实有一些人,他们具有理想主义性格,深知当今政治的弊端;他们入党是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想当一个坏人;他们可能力不从心,但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会尽量做一些好事;他们中,甚至真的会有一些人想做一些改变:改变这个党,改变这个国家。他们也许最终无所作为,但是那也是出於无奈。

不管别人是否相信,我相信,会有这样的共产党人。这也是我对中国未来一定会走向民主化充满信心的众多原因之一。因为,只要中共内部还有这样的人,那麽,一旦有一天,外部的压力足够强大,他们就会从中共的体制中裂变出来,与外部的改变力量站在一起,从而改变中国的走向,就像当年的叶利钦一样。

让我有这种貌似过於乐观,但事实上充满历史经验的支撑的信念的,就是一个我高度肯定和敬仰的中共党员。而且,他不仅是一介党员,也曾经贵为中共的总书记。他,就是赵紫阳先生。1月17日,是他逝世的十周年纪念日。我这篇文章,就是为他而写。

十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一代悲剧英雄似乎已经从历史中消逝。但是总有一些什麽仍旧扣人心弦。今天回顾赵紫阳的身影,我最希望世人记住的,就是在他失去权力和自由之後,曾经做出的人生选择。

众所周知,“六四”镇压之後,江泽民上台。这个作秀水平远高於治国水平的人,对经济改革的热情不大,引起邓小平的不满。1992年邓南巡,一路发表讲话,有些话公开发表,有些话至今仍然是公开的秘密。那就是他话语中重提赵紫阳,重新肯定他在八十年代的工作成绩和能力。而此时,赵已经被软禁三年。另外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自此以後,邓小平曾经两次派人带话给赵紫阳,告诉他,只要他承认当初支持学生的错误,然後重新表态支持“六四”镇压的决策,他就可以重新回到权力核心,从政协主席到甚至是重任总书记,都可以考虑。

此时的赵紫阳,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放下良心,重新掌握权力,恢复自由,也可以使他的家人子女免除牵连,找到生路。当然,他本人也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另一个选择就是,坚守自己的良知,宁愿被软禁至死,也不昧着良心支持镇压学生运动。

赵紫阳,选择了第二条路,然後,一直坚持到他生命的尽头。

在中国的现实中,这是多麽难得,多麽艰难,多麽惊天地泣鬼神的选择啊!又有多少人可以曾经到达权力的顶峰,还可以抗拒重新回到顶峰的诱惑?又有谁可以放弃自由和子女的幸福而坚守自己的道德立场?这个世界上,说自己可以做到的人很多,真正能够做到的人很少,在中国人中间更少。而赵紫阳做到了。

赵紫阳不是完人,他的执政也问题很多,他甚至也不是一个民主主义者。但是,在一个人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他固守住了自己做人的底线,那就是宁可不要自由和权力,也不能默许,默认和支持一个政权,对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开枪镇压。这不是一个多麽崇高的理念,但这,是人性的底线。因此,赵紫阳最后的选择,充满了人性的光辉。这种光辉,足以令我高山仰止。

行笔至此,我已经泪流满面,无法再写下去。就此打住,是为赵紫阳先生逝世十周年祭。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