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4日

早上6点多就有旅客入境,入境审查官也忙碌起来,入境审查大厅开始熙熙攘攘。此时,我也该起“床”了,自己也不愿在大庭广众之前继续躺着,起来迷迷糊糊地坐一会。

我的“床”是一个有靠背的长椅子,椅面约45厘米,睡着时翻身人会掉下去,而且还要常常醒来动一下身体,因为我的右腰部已经有点痛,不能老是一个姿势了。我不脱衣睡觉,可以保持身体热量。手提公文包,晚上就成为我的枕头。所以,每晚无法睡好觉。

上午,我在笔记本电脑上写了一篇文章《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日》,其结束语:“奥巴马先生不仅是美国总统,而且还是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他在中国访问中,会重视美国的经济利益,但也会重视中国的人权问题。世界的和平是以地区和平为基础的,不尊重人权的国家或地区的内部始终会处于一种对抗的冲突中,甚至会将这种内部冲突引向外部,导致世界和平的破坏。没有人权,也就没有和平。”

下午3:00许,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驻北京记者斯密尔的采访。相比之下,前天、昨天下午动作很大。前天下午,日本的大报《朝日新闻》(晚版)以四分之一的版面幅度报道我的遭遇,并配上我穿着“冤”字广告衫的照片,这起事件瞬时传遍日本。昨天下午,香港陈立巧小姐空运食品;日本入管局、海关的相关承办人员与我对话,表示考虑帮助我回国的问题;成田机场的管理公司负责人也来慰问,并送来一些流质的营养食品。

晚上,吃了一袋半流质的维他命果子冻及几块饼干。美国之音的记者来电话采访。又接到来自瑞典的上海女作家小乔的电话,她告诉我:她的文章《让生命去等待—-声援正虎先生》将要在《人与人权》刊物上发表。她上个月从香港入境回国,也被深圳边防警察非法无理的拒绝,返回瑞典后护照、签证都已过期,只好被迫申请政治避难,暂且流亡于海外。

每天收到许多许多短信,来自世界各国、大部分是中国国内的,用英文、中文、日文、甚至中国的拼音字母写的,支持、鼓励、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很感动,我虽然一个人漂流在“公海”上为了中国人的基本人权苦苦奋斗,但我不孤单,我有中国民众的支持与关爱。我的手机是日文系统的,而且电话费也不多,不方便一一回复,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

北京的德邦先生发来短信,我也收到。尽管有部分中国的汉字显示不出,但中日共通的汉字都能显示,我还是能猜着读通全文,谢谢鼓励。今天周六,晚上10:00后就没有航班了,现在入境审查大厅很安静,没有一个人,但灯光还是明亮的。我忙碌了一天,也准备去洗个脸,睡觉吧。

Obama注:11月14日,到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日本东京发表亚洲政策演讲

来源:冯正虎de博客 http://fengzhenghu.net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