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50)律师为苏昌兰、陈启棠申请取保 袁奉初狱中被强迫劳动

2015-01-28

图片: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 (博讯网)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及陈启棠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周三向佛山市南海公安分局寄送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刘晓原当天向本台表示,预计申请会被驳回,他同时批评当局阻挠律师会见,令他们无法得知两人在狱中的境况,给当事人和家属带来巨大心理压力。此外,因举牌而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抓捕的袁奉初,周二见到了刘正清律师。律师指,当事人在押期间一直被强迫劳动。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押已有三个多月,另一名维权人士陈启棠也被以同罪拘押两月有余。在此期间,律师从未会见到当事人。

本周三,两人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向佛山市南海公安分局寄送了取保候审申请书。

刘晓原律师当天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按照规定,公安局在收到申请书后的三天内需作出答复。

d25fa76f-87c4-4053-8efc-9f08a1e103c7
图片:袁奉初(网民提供)

刘晓原:“这个取保候审申请书今天下午寄给他们了。”

记者:“为什么会提出这么一个取保申请?”

刘晓原:“苏昌兰的身体,她丈夫说的,抓之前也不好,这是一个。另外,他们两个,都抓了很长时间,一直也不允许律师会见。他们所涉嫌的罪名也不是暴力犯罪,对他们取保候审也不至于有社会危害性,所以根据法律规定申请了取保候审。特别是苏昌兰,在抓之前也在吃药。”

记者:“像您这样寄出取保申请,他通常几天之内需要给答复?”

刘晓原;“他收到之后,一般我印象中3天之内他要答复。看来他肯定是会给答复,又说不同意吧。包括他不允许我律师会见,我向佛山市公安局申请了复议,前两天他是给我打电话说我没有法律依据,今天又给我打电话说受理了我的复议,会寄一个材料给我,但我推断又是驳回了我的申请吧。”

上周五,苏昌兰的丈夫就南海分局拒绝公开苏昌兰的身体健康状况向法院提起诉讼。刘晓原说,法院目前仍未给出是否受理的答复。

刘晓原告诉记者,涉及国家安全类的犯罪,当局大都拒绝律师在侦查期间会见当事人。刘晓原批评此举令他们无从得知苏昌兰、陈启棠在狱中是否遭受了刑讯逼供等侵害他们权益的行为,也给当事人以及当事人的家属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我认为他限制律师会见,实际上不但侵犯了律师的正当执业权,还侵犯了犯罪嫌疑人的见律师的权利。因为不论是什么案件,家属包括犯罪嫌疑人都可以聘请律师,为他提供法律服务,如果他里面遭到刑讯逼供等侵犯他的合法权益的行为,律师可以控告。现在律师不能见自己的当事人,聘请律师等于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他在里面的合法权益遭到侵害,他也没有控告的途径。你说会见有碍侦查,这个说法是说不过去的。我作为一个律师去会见我的当事人,给他提供法律帮助怎么会有碍你的侦查工作?怎么会泄露国家秘密?更何况这个案件也不是涉密的案件。这种不让律师会见,一是给关押在里面的当事人心理增加很大的压力,另外,家属心理压力很大。苏昌兰丈夫压力很大,以为苏昌兰的问题会非常严重。”

长期帮助农民维权的苏昌兰此次被抓,据称与声援香港占中有关。而陈启棠则是在与苏昌兰的丈夫一同见一名曾与苏关押在一起的人士时被警方带走关押,至今家属及律师仍不知道其被抓的原因是什么。

此外,广东南方街头运动参与者袁奉初、黄文勋、袁小华2013年5月在赤壁市政府外举牌宣传民主理念被抓,后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批捕。经过三次审理期限延长,三人已被关押了一年零八个月。

袁奉初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周三告诉记者,他前一天刚刚会见了袁奉初,得知当事人在狱中一直被强迫劳动。

刘正清:“在狱中还是老样子,和以前一样,还是要他做事。”

记者:“就是强迫他劳动是吗?”

刘正清:“对。”

刘正清说,长期强迫袁奉初劳动是不合理的,而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就是个口袋罪,他的当事人没有犯罪,袁奉初本人也认为自己无罪,他所做的都是为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申铧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