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香港地下党大检阅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八月中共策动反佔中运动的内幕,本文是一份无可替代的独家报导。地下党像文革时的对敌斗争一样,有周密的组织安排。党员们忘了历史无情的结论。

●香港学联与学民思潮决定二月内发动罢课,抗议中共封杀香港民主。年轻一代感到他们受到欺骗,理想破灭。

香港地下党策动的反佔中签名游行运动,扰攘了整整一个月终於落幕了。用甚么词彙来形容这个多年未见的,在各个界别,各条战线上大规模全面总动员的运动呢?我认为最好的用词是:“恬不知耻”。为达营造主流民意的目的,这个运动以:“蒙”“骗”“诱”“压”“假”和“扭曲”等恶劣手段徵集而来的一百五十万和十九万两个战斗力不成比例的数字,却让香港人,中国人蒙羞,让世人咋舌,除了一个“耻”字,还有甚么更适合的?没想到的是,比起四十多年前亦是全地下党总动员的“六七暴动”来说,虽然同是作恶多端,那时的地下党面对港英,还有一点点儿气慨可言,而这次运动看到的地下党却沦落到死蛇烂鳝,诈傻扮懵的田地。

张晓明、程介南、周融幕前表演

这个运动的口号:“反佔中”其实是伪命题.佔中未筹备,未发生,何来反之?全港市民都希望佔中不要发生,何用地下党去反?把矛盾简单地说成:“反佔中,反暴力”是混淆视听,误导无知市民以为佔中就是暴力。正像毛泽东把革命道理简化为“打土豪,分田地”利诱民众参加一样。真要反佔中的话就应向中央说:“中央,我们反佔中,希望你拍板一个无筛选的政改方案,令佔中不会发生。”

这个运动是香港地下工委书记兼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吃透“白皮书”精神中的强硬路线而发动的政绩工程。(不是神圣同盟或周融的新系统冒起)张晓明公开讚扬大联盟“为香港做了一件大好事”是事出有因的。正如当年的“六七暴动”一样,是新华社的梁威林,祁烽为了标榜地下党紧跟中央文革而搞出来的政绩。地下党派出程介南作为反佔中大联盟的公关统筹具体策划其事,然后由周融牵头组成“保普选反佔中大联盟”,现任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当发言人,一齐在幕前表演。情况与当年“六七暴动”相同,地下党在幕后发动,却组织一个表面上公开的民间组织:“港九各界同胞反对港英迫害斗争委员会”由工联会理事长杨光任斗委会主任,掩藏了地下党,使市民以为这是民间自发运动。

几年前我有一朋友在一间市政工程公司工作,其老闆被动员参加区议会选举,於是朋友常常陪同老闆参加在酒楼举行的神神秘秘的地下党选举协调会议.会议除了两三个中联办官员外,必有程介南在座。经朋友这一说,我就明白地下党给程介南一个职位:“政治公关顾问”,凡是地下党要举行跨界别,跨战线总动员时他便担当公关协调工作,历次选举如此,这次运动亦是如此。这一次,由於组织庞大,周融不是党员,若只党员吴秋北必独力难持,需要多一个党员坐阵,於是不再遮遮掩掩,程介明这个顾问就完全曝光了。

叶国华主导,冯可强出面牵头

这次运动的组织方式与“六七暴动”相同,也是中共传统的治国模式。即是以单位为本,人属於单位,单位代表个人。每逢运动,各单位必须认领,认购,认人数交数指标。五七年反右时,每个单位的右派指标就是百分之十。这次反佔中运动大概也是这样的模式。

周融声称有一千多个单位参加,“学友社”的负责人共产党员何婉薇也发集体电邮动员社员社友出来签名游行,我也收到电邮.可以说这千多单位都有党员或党组织在其中发动群众,在这次运动中已全部曝光。这样广泛的动员,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让我们可以检视地下党的扩展程度。除去那些已知必有党组织存在的中共机构,如工联会,各类工会,中资机构,红校,商会,联谊会等外,我们要特别留意那些平常不觉亲共的机构也有人站出来支持反佔中的单位。

比如英华书院,社会服务发展研究中心,社福机构,新家园协会,律师会,独木舟总会等都有党员或党组织存在。正如程翔先生所说:“这次的大曝光是好事”。当年“六七暴动”,有隐蔽党组织存在的“学友社”“青年乐园”“官津补私”灰线等通通动员学生出来有所行动,我们就看到曾德成,曾钰成,冯可强,梁锦松,程介明,程介南等人大曝光的情况一样。希望有人把这些单位的资料纪录在案。

三十九名跨界别人士联署表态,呼籲各方营造一个平心静气的商讨气氛,互谅互让克服歧见。名单中我看到了几位地下党员参加联署,明显地,他们对反佔中运动持有异议.发起联署的冯可强是叶国华属下香港政策研究所的行政总裁,他几十年来一直跟着叶国华工作,印象中没有换过老闆,因此我相信这次联署是叶国华在幕后主导。他一向喜欢在时局紧张关头时出来做一下和事佬,发挥一点作用。希望这些明智的地下党员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按着自己的良心为香港做一些好事。

筛选方案就是坚持党员当特首

中央会怎样评价这次反佔中运动?“六七暴动”后中央定性为“路线错误,全盘否定”。正如刘进图先生所说:“北京领导人不是傻瓜”,我看中央会评价为:“撕裂香港,路线错误,浸水民意不能信,腐败元凶要缉拿”。

关於政改,中央官员像和尚念经似地不断唠叨着的“爱国爱港”“国家安全”之说,一定让民主派觉得莫明其妙。实在这不过是门面话,他们实际上真正要考虑的是仍然坚持用地下党员当特首,不愿回到以统战对象为特首的时代,认为这是失去政权,不能退让。从中共的角度看,用地下党员当特首是最符合“爱国爱港”“国家安全”的原则,可以高枕无忧.

坚持一个严密的筛选方案,就是坚持自己党员当特首的政策,而提名委员会这个怪物,就是实行这政策的工具。其实,就我所知,西方先进国家选举并没有提名委员会。三轨方案保留提名委员会就已经是“袋住先”(按:粤语暂时接受一个不理想的方案)的妥协.如果取消政党提名,只留公民提名和提名委员会提名二轨,就是中央与民间互相承认对方旳存在,中央与民间平均提名权利。如果把公民提名放进提名委员会的组成方法内,使其民主化也是“袋住先”的一种,将来进一步政制改革就是要取消提名委员会。若中央能同意这种方案,即是中央愿意回到以统战对象为特首的政策。我们期望中央改变自己党员当特首的政策,否则的话,和平佔中必会发生,反佔中运动是没有作用的。

这两年来,中共和他的利益集团藉着地下特首的便利,当然尝到不少的甜头.但是,由於梁振英地下身份已被挑穿,觉醒了的港人意识到香港已经由“港人治港”变成“党人治港”,愤怒之极的港人,在各个层面採取不合作态度,梁振英的施政经常失效。中央还要坚持的话,香港必定无法管治下去。不要以为隐瞒地下身份可以瞒天过海,现在能摆得上台的地下党员,我都有能力推算出他的地下身份。相信中央领导人都是明智的,请三思而后行。我对政改前景仍然乐观,相信要等和平佔中发生后才有转机.

全港中共地下党员们,我向你们呼吁,当此历史时刻,请本着良心向你们的党组织领导人反映你们的忧虑,请中央务必要拍板一个无筛选的政改方案。

(2014年8月22日)(梁慕娴:前香港地下党员,着作《香港地下党》,开放出版社2012年)

原载《开放》2014年9月号

阅读次数:1,2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