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让十三亿人睡得好的
空调器广告,它像诗歌一样
让我渴望又不可及

我们初次见面
像一瓶上好的云南白药
我的疼痛因放松警觉而
突然加剧

他的遗骨被分为三个部分
其中一部分
保存在我的体内
让我感动

他在自己的床上停止了
著名的“嚎叫”。我住在监狱
我自己的床上,忘记了
我也曾是一头”达摩雄狮”
我的喉咙守候着吝啬的吼声

那惊人的沉默
比咒语更像灵丹妙药
额上的汗水,节制,干净
空灵,思想的慢动作

说出常识,说出一件
危险而紧要的事情
似是而非的诗歌原形毕露
觉醒要等多久?

多少年了,苦难才是人生的
加油站。死亡、恐惧
黑夜,组成此生三个秘密

激情,冲垮了女诗人心中
神圣诗歌的房舍良田
如果我读到他的诗句,也会感到
羞愧难当

人们围坐在烈焰的
庄严法器上。灰姑娘坐在
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上
活着,永无宁日

回到童年,却不是审美的开始
你的诗歌像殡仪馆的
美容师,具体细致地
为每一位读者服务

飘飘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忘记取下身上《黑色的尸衣》
这一生,尽情享受
被遗忘的苦难,简单享乐的体验者

1997年,要是我能够
我会成功地克隆
你苦思冥想的死亡方式

只是一种物欲,草根气息
没有你,生活依然熟悉如常
心安理得
在美人堆中走来走去

三山五岳,还有几度春风
漫设虚度。这不是发现
不是阅读,而是存在

更多的爱,正面的强大
面对天堂,沉默如此沉重
不是失去反抗的本能
不是躲起来展露一脸坏笑
不是黑暗骑士改头换面
卷土重来,不是。
仅仅是心力衰竭
死神的一次暴行

大漠的荒凉里
“永不疲倦的母亲”
不知道自己在何处登场。
那声叹息
嗓子里的烟草
他们的目标是
没完没了的约会

假如有根红线
那一头必定连着
冰冷的世界。
每一位死者
都保持着职业的冷静

然而
没有人能够继承
大自然的美景
没有人能够
同时继承他灵魂中的双重
角色:诗人和
他的死亡导师

收藏死亡
我回敬以嘲笑
收藏宗教与情色
有一部分已变成墙上的海报
收藏道学家与怀疑论者
他们其实没有逃脱
这两种归宿
收藏上帝
他把我变成
畅销的明信片

我用一生来怀疑他们
但无果而终
这个誓言一直没有兑现
每一个死亡都有相似之处
每一个死亡都有非凡的
勇气。每一个死亡都是
美神的化身

收藏他们。和我
同年出生的人都垂垂老矣
而死神,它还在童年
在人群中寻找另外一个自己
聪明而又不安份的
先知

2008.8.9.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