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展视频中口述的文字整理)

昨晚三点多我才睡觉,八点就被闹钟叫醒。

这个 P4,今年我来过三次。脚下这条小路是新开辟的,它的隔壁就是 P4,墙上有高压电铁丝网,部队接管了,任何人进不去。我还是绕一圈儿吧,试一试。

因为世界著名的最危险的病毒研究就在那个圆形和方形的建筑内……

这儿的环境非常好,背靠青山,前有绿茵茵的小河,黑色的鸟从头顶飞过,不知道是什么鸟。如果没有这个高压线和围墙内的单位……前次我来,爬到山上,遇着一条鸿沟,过不去了。茂密的树林还挡住了视线。山里有一个公墓,勾起我们对逝者的悲伤记忆。

我每次来,都能接触到不一样的景象和事物,一次总比一次深入一点。我们对病毒来源真相的追踪,只能通过持之以恒的耐心。这儿离后门最近,在没有证据之前,去猜测病毒怎样从蝙蝠到人体,怎样经过饕餮食客的餐桌,民间传闻,阴谋论等等,根源都是对政权和体制的恐惧。谁也无法中止。正如今天,我们从外围寻找真相,只能凭本能寻找途径。

好了,我从瓦砾堆下去了,杂草很茂密,应该没有蛇。迎面而来的镜头,是一幢正在修建的红色大楼,远处有四个高烟囱,烟囱后面的建筑是 P4。每次来,我都能听见烧锅炉和机器轰鸣。

眼前的 P4,已用铁栅、铁板和钢板围起来了,我希望给观众们呈现更多的视角,更多的细节。但是无论从什么位置望过去,都是密密匝匝的摄像头,围墙内的其他地方也与 P4 隔开了……

禁区中的禁区……

2020 年 4 月 27 日

来源:《自由张展》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