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

上午9:30至9:45,这段时间没有航班抵达,入境审查大厅空空荡荡,只有几个工作人员经过,很安静。早上除了旅居日本的画家宇先生来电鼓励之外,没有其他电话,我静静地坐下细读翟明磊的文章《不让冯正虎回国是我们的国耻!》,愈读愈感动,泪水涌入眼眶,但我强忍着,不可以在这里流泪。或许,我回到祖国的大地上会放声痛哭,为自己的祖国感到痛心。

文章的结尾呼出了所有中国人的悲哀:

“我们的国家怎么啦,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人才要被赶走,为什么那些不愿意移民的热血汉子得到这样的下场!而爱国者被称之为叛国者!

我在读一本《父亲的战场》的书,这是写滇西战场中国抗日远征军人的书,我很喜欢作者章东磐的一句话:“一个男人,千万别轻易说爱。一旦说了,就要有为爱而死的勇气,无论爱的是你的祖国,还是女人。”

我相信冯正虎在成田机场的举动说明了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冯正虎十二天没有洗澡了,他疲劳地孤单地睡在日本国入境厅的长椅上,我仿佛看到了上千年前,那些离开母国士大夫的影子,他们同样披散头发,不洗不浴,不吃不喝,来安慰自己痛苦的心灵,那些不愿离开国家的优秀的灵魂们!我们的国家病了吗,疯了吗。”

下午约14:00,上海的朋友托他的兄弟给我送来毛巾、短袖衫、牙膏等日用品及一袋食品。这期间,我正好在与全日本航空公司的代表进行谈判,我要求全日空航空公司允许我搭乘它的航班,他们今天宣布的书面决定,因事实证据错误,又要回去修改商讨。我就继续等他们的回复。

我刚写完上面这则消息,一抬头,看见对面一对男女美国人,他们是全美航空公司的乘务员,一位女的拿着一杯快速面、一双筷子、两块夹心饼干,递给我,微笑地说:“祝你好运!”,我也用英语回答:“谢谢。”我看到。那位男士的手上还拿着一份英文报纸,或许上面已刊登我的报道。

晚上,我写了一篇《冯正虎的推特》,准备在博迅等网站上发表,感谢我的支持者。约22:23,来自美国的电话,洛杉矶时报的记者采访我。忙碌的一天,我有点累,要睡觉了。

Feng Zhenghu15

注:时隔三个月,2010年2月19日晚上,我与翟明磊在推友聚餐会上重逢。他送我一本《中国猛博》,还画上一只四脚鼠标的老虎,并题词:推特之功如虎添翼。

来源:冯正虎de博客 http://fengzhenghu.net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