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艺术圈的各路英雄好汉各显神通,99艺术网年终盘点自然少不了他们的声音。从艾未未撤展、神农架打架、天美学生退学…到功甫帖真伪事件的发酵,艺术行业在不断的发展中是非“口水”之争总是层出不穷,文章中很可能涉及到从未被曝光的公开秘密,但更希望大家注意的是事件背后的思考,总之,不做评判只做盘点综述,看官自己取舍定夺。

Ullens
艾未未撤展

NO.1 艾未未撤展
——朋友间的那些事儿

有人说艺术圈是个江湖,也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但终归艺术圈确实是看重朋友的圈子,这从展览开幕现场就可以看出,朋友捧场也是开幕式的一部分。2014年的艾未未又摊上事了,5月23日由于尤伦斯在纪念戴汉志的展览中,在中国艺术文件仓库(CAAW)的创始人和展览艺术家介绍中,作为戴汉志的朋友、合作者的艾未未的名字被隐去。

艾未未表示,此事篡改了当代艺术历史史实,并觉得自己应得的尊重被抹去,自此将3件参展作品撤出,以表示对好友戴汉志的永久怀念,和对中国当代艺术怪象之鄙视。事发之后,艾未未采访了同为参展艺术家的王兴伟,很多圈内人看完视频采访后认为,艾未未以强硬的态度质问及以“朋友感情”作为要挟请求王兴伟撤展,是为不当。

随后,有人猜测王兴伟也许是在那次采访后觉得艾未未对自己的方式实为不爽是其决定不撤展的原因之一,王兴伟在5月26日发表了致艾未未的亲笔信并表示,“为了纪念戴汉志,以及表示对尤伦斯馆长田霏宇和策展人玛丽安娜•布劳娃的尊重,他选择不撤展。”而对于艾未未方面,王兴伟写道,“不撤出作品并不能够成(构成)对艾未未先生的伤害!如果还是朋友的话既够不成伤害,也不存在得罪,如果已经不是朋友也够(构)不成伤害,得罪就得罪吧。”

这一系列事件的记录也许是艾未未艺术追问的一部分,随着事情的广泛传播和报道,艺术圈内引起一系列的争议,其中青年策展人崔灿灿、青年艺术家鄢醒也纷纷站出来发表看法。但殊不知,小编混迹艺术圈多年,听到一些人却表示“老艾把事搞大了,老艾是个极其聪明的艺术家、政治家、策划家,顽强的艺术工作者。”最后以尤伦斯对此事件的纠正及对艾未未的个人贡献予以肯定画上了句号,但是他们朋友间的那些事儿,只有他们更为清楚。

网友拍摄的图片

NO.2 王小箭“一吻”上头条
——汪峰都醉了

作为内地著名歌星的汪峰“上头条”有那么难吗?一时间成了众人玩笑的说词。纵观艺术圈多年,谁能上得了大众媒体的头条,非川美教授王小箭莫属。

今年 10月10日晚,有网友发布三张照片,指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王小箭在吃饭时“性骚扰”两名年轻女性。照片中三人围坐在饭桌前,中间是一位头发花白的男子,旁边各坐一位学生模样的年轻女性。照片中的男子亲了右边女性的脸,也亲了左边女性的手。上传照片的网友说,王小箭多次对两女性进行身体接触,女性有反抗,但王“一直没有停止”。此贴发出后,很快引来各大门户网站和论坛的转载,多家媒体跟进。

此事也正是教育部出台师德“七条禁令”后首例触碰“红线”者,教授“骚扰”女学生一事经网络举报后引来热议,王小箭一时间也被网友戏称为了“叫兽”。就在骂声、斥责声一片的时候,艺术圈的朋友和学生却时时发声,声援这个他们口中随和、爱喝酒的良师益友。据圈内亲近王小箭的人士爆料,“此事是王小箭被人陷害所致,由于他平时里经常在微博说话直接、大胆,得罪了不少人,被人抓下巧合的画面夸大其词。”最后,此事在王小箭接受学院的处分后,迫于多方的压力,以致歉信了结此事。

图像在那放着,是真是假,王小箭就算跳进黄河也难以洗清了,圈内人多认为算他吃了个哑巴亏。如今退休的王小箭已从重庆移居北京,依旧逍遥于艺术圈中,出席各种展览开幕、研讨会、批评家年会。可见,那一吻对他在艺术圈内并无太大影响。

神农架论坛合影图片

NO.3 神农架打架
——哼哼哈嘿快使用“手术刀”

相信很多人对2013年崔灿灿与鲍栋的约架事件记忆犹新,但是在这个暗流汹涌、风气云动的2014年,艺术圈怎能缺的了比武事件呢?

2014年7月26至27日,神农论坛“中国行为艺术30年”学术研讨会在新落成的湖北神农架举行。国内近二十位对中国行为艺术进行过长期关注和理论研究的艺术批评家应邀参加,成为近年来讨论中国行为艺术规模最大的一次理论会议。

据消息引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议有一位不请自来的国内某著名整形专家、行为艺术家,在得知他到来后,国内某青年批评家出于面子及交情的考虑,会议之前特意与之招呼。然而在会议中,大概是批评家的评论触及了该艺术家的作品,导致艺术家大怒,会后在酒店与批评家发生了肢体冲突。事后传闻,该艺术家扬言“回到北京要打断这位批评家一条腿”。回到北京后,批评界前辈出面调停,才使此事得以和解。

具体详情不做详述,消息来自于参与论坛报道的媒体同行。

 栗宪庭穿上印有“停”字图案的T恤,表达自己的不满。
多方声援“第十一届北京独立影像展被叫停”
 栗宪庭-闭目式

NO.4 影展老栗
——当代艺术教父不是吹的

谈起老栗(栗宪庭)的人缘不得不佩服,宋庄的“头”还是老栗,一方有难,那是多方支援,艺术圈很团结嘛。

第十一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在8月23日开幕当天被当局叫停。影展负责人栗宪庭、王宏伟被警方带走调查,相关资料也被查抄。栗宪庭早些时候曾在社交网站发消息称,相关部门一直在向他施压,要求取消影像展,且自己已受到警方监视。由栗宪庭电影基金会主办的独立影展在2012年开幕当天曾遭当局拉闸限电,2013年虽照常举办,却取消了公共展映单元。

其实北京独立影像展走过的这些年,一直步履维艰,在闭幕式期间,很多艺术圈内人士,闭目拍以支持独立影像展及老栗。

《走进天津美院》视频截图

NO.5 天美学生退学
——“小艾未未”对抗体制

2014年7月,天津美院学生李宝玖的通过蒙太奇手法创作的短片《走进天津美院》广受媒体转发、关注,在艺术界、教育界引发热议。

短片作者、亦是“主角”的李宝玖在询问周围同学对于学校教育的问题及意见后,以学校教育存在严重缺陷要求学校领导对他和同学们做出道歉,但此要求最终无法得到实现,李宝玖选择以退学的方式表明与学校及体制对抗的立场。由此一部短剧,直指高教出路、高教质量等议题。

起初小编在看完此短片后,也为李宝玖的行为和超强的逻辑思维佩服。中国艺术教育的问题存在已久,改革在缓慢进行但并无显著成效。多数经历了艺术教育漫漫长路的人都选择了沉默与顺从,这部短片一经发布,好像一下子扎到了大家共同的G点。甚至有人形容,李宝玖的行为及在短片中的语言形式,颇像艾未未,号称他为“小艾未未”。

关于此事批评家王小箭、青年策展人崔灿灿等大加赞赏和支持,但也有消息称李宝玖长期不上课多门挂科无法毕业遂出此策。网上也有不少质疑李宝玖的声音,“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大学就是一个自主的平台,老师最多只能点拨,要求道歉的说辞不合理……”此案成了罗生门,但艺术教育的问题已经昭然若揭。

 

NO.6 Hihey拖欠艺术家作品
——扑朔迷离是非难说

近两年,艺术品电商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就在2014年,多位艺术家联合声明将起诉国内第一艺术品交易网站HIHEY的新闻,为当下很火的艺术品电商泼了一盆冷水,一场艺术家与该艺术电商网站的纠纷官司在艺术界持续发酵。

2014年8月5日晚,艺术家信王军(原名王军)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发消息称,2012年他曾应HIHEY之邀参加三亚艺术季活动,当时他和朋友寄存的多件作品被该网站取走,如今借据仍在手上,可作品却始终没有归还。他还表示,被HIHEY骗过作品或欠画款的艺术家至少有上百人。这则消息发出后,相关艺术家陆续成立了数个“维权微信群”,联手向HIHEY讨说法,追要作品。此后,HIHEY发表声明,称起诉信王军侵犯名誉权并已正式立案。随后,包括信王军在内的多名艺术家也表示,将正式赴法院起诉HIHEY。

虽然这一事件目前仍是扑朔迷离,但其折射出的问题却引人深思。艺术市场评论家季涛表示,“表面看是艺术家和电商的纠纷问题,实际却折射了艺术品电商发展初期信任未能建立、资金又紧张的困境。”而艺术市场评论家牟建平认为,这其实是艺术圈法律意识普遍比较薄弱的一个缩影,“作品参展后再也没回来的现象,十年前艺术圈里就有。”“其中涉及的多数都是年轻艺术家,他们参加正规大展的机会少,对自己的作品期待却很高,又缺乏足够的自我保护意识,就容易被侵权。”

雕塑作品“武松杀潘金莲”

NO.7 “武松杀嫂”雕塑很黄很暴力
——艺术与低俗一步之遥

2014年1月25日,沈阳某商场里公开展出了李占洋的雕塑作品“武松杀潘金莲”,潘金莲半裸上身、下身未遮,武松一边挥刀砍向潘金莲,一边面贴潘金莲。此消息一经在网络上发布,就引来了网友的热议。不少网友被雕塑的创意雷倒,对当代艺术更是难以理解,直呼“这一雕塑尺度太大,节操何在?”、“毁三观”、“很恶俗”、“很黄很暴力”。而策展方在作品解析中写道:“这件雕塑用极为挑战日常观看方式的直接披露,挑战我们温文尔雅的虚伪面纱,以鲜明直接的造型语言以至“露点”方式,强迫我们直视当代社会情感的‘灰色地带’。”

这件作品用如果放在特定的艺术空间内展览,相信很多人还是可以理解,但是放在商场等公共场所时,很容易引起大众对当代艺术的反感,甚至会产生负面效应。

此外,此事件也引起了圈内人关于先锋艺术作品摆放空间选择的热议。所谓观念和实验性的艺术作品,随着摆放空间的变化、观看对象的不同,它引起的社会反应会产生巨大的变化,可能突破社会公众所能接受的底线,如果这些作品被少年儿童看到,是否会对他们产生不良的影响?所以,低俗和艺术之间,很多时候只是一步之遥。

左:季涛、右:杨丹霞

NO.8 季涛状告杨丹霞
——文化人斗气对薄公堂

关于《功甫帖》的纷争,自去年年底开始就从未真正平息过。上海藏家刘益谦在2013年9月19日于纽约苏富比以822.9万美元拍得苏轼《功甫帖》,同年12月,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公布研究成果,称这件《功甫帖》是“双钩廓填”的伪本。此事一出,引起各界广泛关注,众多业内人士纷纷发表文章表达自己对此事的看法。艺术市场评论家季涛也曾就《功甫帖》一事发表文章,表明观点。

而自2014年1月11日起,新浪微博ID“Mr让阿让”多次在微博中发表言论,质疑季涛及其他参与《功甫帖》讨论的学者。据季涛在博文中所述,这位ID“Mr让阿让”,正是故宫专家杨丹霞。季涛认为杨丹霞在微博上发布的内容使其名誉受到损害而提起诉讼。随后,季涛一纸控诉将杨丹霞告到法院。在一审判决中杨丹霞败诉,但之后,杨丹霞在微博上发表声明表示不服判决将上诉,期待二审判决。

上图:收藏家刘益谦、下图:收藏家颜明

NO.9 颜明起诉刘益谦
——功甫帖真伪之争何时了

提到功甫帖,作为小编的我听到相关的新闻都要吐了,就连前不久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上,“任性哥”刘益谦都抱怨“怎么那么多人纠缠这事,天天讲得都烦死了!”

收藏家颜明致刘益谦的公开信中提到,“我原本对《功甫帖》这件伪作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功甫帖》藏家刘益谦先生开始将矛头转移到我身上,仿佛该事件是由我引起的,这不免太抬举我这个书画爱好者了,深感‘受宠若惊’!也为刘先生等的丰富的想象力和为自己找台阶下而寻找‘替罪羊’的高超手段而折服,对刘先生等的企图以‘赵之谦’之事来达到抹黑我的目的深表谢意,正因为刘的‘文革’遗风迫使我不得不对‘功甫帖’和‘赵之谦’公开予以回应。”

随后,上海收藏家颜明委托律师姚雄萍将刘益谦、邱家和、何志峰起诉至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10月20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就此案召开了庭前会议。颜明在起诉书中声称《功甫帖》相关人员利用各种手段对其进行抹黑和打击,要求三名被告刘益谦、邱家和、何志峰就侵权行为进行赔礼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据悉,邱家和是某证券报的记者,何志峰是某艺术博物馆馆长。就此,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功甫帖伪作事件可能又迎来一波发酵。

来源:99艺术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