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

早上6:00不到,入境审查窗口上悬挂的电视已打开,用多国语言不断播放日本新的入境审查办法,今天可能一早就有入境的旅客。我迷迷糊糊地起“床”,昏昏沉沉地在“床”上坐了很久一会。

其实,晚上我无法好好的睡觉,要紧靠在椅子靠背这一边,否则要掉下去,翻身要起“床”,摆好姿势再躺下去,反复折腾。即使腰部僵硬疼痛,我也力求自己躺着,累了还是会睡着一会的。过去,在国内坐牢时,有一句流行话:晚上不吃官司。也就是指晚上睡着了,坐牢的人与自由的人是一样的。在国内坐牢,晚上还是有一个安稳的睡觉之地,而我现在流浪在日本国门外连睡觉的一席之地也没有。

上午,朋友们打来电话,告知我一些关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访中情况及其发言。奥巴马在上海的演讲中表达出了他对网络言论自由的强硬态度。奥巴马建议中国政府与西藏的达赖喇嘛对话交流。奥巴马表示愿意接见中国的维权律师。这些都是奥巴马在访中时期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表现。或许很多人觉得不满意,奥巴马没有拿着一份人权问题清单,让中国政府难堪或要求中国政府怎么去做。其实,美国政府已经学会这样与中国打交道,奥巴马总统只能量力而行。

奥巴马不是万能的救世主,也不是中国的总统,而是债权国政府的客人,我们不要期望美国总统对改善中国人权的具体问题上有多大的作用。美国对自由、民主、人权的国家价值观及其政策是稳定的,美国总统及高官访中时直接不提或少提中国人权问题仅是策略变化,而每年美国国务院的中国人权报告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还在继续,尽管中国政府对美国的批评很恼火,但也在逐渐接受,中国政府需要面子,美国政府需要看到实际的变化。

中国的人权改善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的努力,而且中国民众有勇气、有智慧、有力量改变中国的现状。我们每一个中国人从自己做起,维护自己的人权,坚守做人的尊严,关心周围人的人权,反抗任何侵权的压迫,中国一定会很快变为一个尊重人权的美好国家。

下午15:00许,两位台湾航班的空姐走到我眼前,向我问好,她们说:“我们经常从这里经过,但不知道你在挨饿,刚才听同事介绍,才知道这么一回事。中国怎么不让自己的国民回国?哪有这种事?!”她们在随身行李箱里取出面包、小肉馒头等送给我。我推辞着:“现在我有食品了。”她们说:“不,这是新鲜的,我们登机前刚在台湾买的,你收下吧。”我非常感谢地收下了,这是民众的关爱。停在第一空港南翼楼前的各航班空姐都要从我面前经过,她们都会微笑地点头招呼。或许,成田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已知道,有一个中国人权活动家在南翼大楼入境审查大厅居住,正在艰苦地为中国公民的回国权奋斗。人人都知道我的诉求:回国、帰国、Retun to China。

晚上18:30许,联合国难民高等辩护事务所驻日事务所法务官宫泽先生经日本东京入管局准许,与林飞先生一起,在日本海关官员的陪同下进入入境审查大厅,他专程来征求我是否同意申请政治难民,并办理相关申请手续。我谢绝了联合国难民申请。我的答复:我有自己的国家,中国是我的祖国。我是中国人,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我应该对中国负有责任。现在,我需要回国,这是中国人最基本的人权。中国当局不让中国国民回国的行为,不仅违反联合国宪章、国际人权条约,也违反中国宪法法律。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宣布不让我回国。我知道,在中国有许多许多的苦难,但我还是愿意留在中国。

林飞先生给我捎来一些水果及其他营养食品,还一个睡袋,非常感谢他一直在外边周旋帮助。

Feng Zhenghu16

来源:冯正虎de博客 http://fengzhenghu.net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