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总算是熬了个雾霾指数低的天气,晴空万里,这样的好天气,真他妈的少见。在焦作这方故土上活了快半个世纪了,这样的蓝天,童年的记忆里面有,剩余的就是个别有风的日子里有!

于是就决定推着婴儿车,让孩子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走出门,马上感到不对味。刮着小东风,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味道。这个味道不用考察就知道是“健康元”那个厂子排出来的毒气。想当年,健康元收纳了大部分中国特产地沟油作为原料生产药基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可见其公关能力还是比较强大的。尽管每次刮东风就闻到这个味,我就拿起手机举报,我知道我这样的举报没有任何效果,因为,12369的接线员已经很熟悉我的手机号码了,也很熟悉我的声音了,我对毒气的屡次三番举报除了没有任何效果,更有甚者是有一次直接接到黑帮的死亡威胁。我不知道我对毒气企业的举报手机号码是如何达到这些人手里的?我回复那个威胁电话说,反正我的举报也没有什么作用,就当我放个屁给环保局听一下,安慰一下自己虚弱的灵魂,也安慰一下我满腹呼吸进来的毒气。

也许,我还没有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中的一员,在这个遍地灾难的土地上,我还没有变成昧着良心活着人中的一员,还没有沉沦到没有任何声息的地步!

只要这个毒气污染一直得不到解决,我就决定一直打举报电话12369。你环保局可以一直搪塞我,但是我不能一直搪塞我的良心。

环保局不作为的例子很多,我给环保局的人员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了。以前,一是为了自身安全,二是为了避免不揭自己人的短,就跑到其他地区搞一些环保活动。今天看来,环保还是要从自己身边做起,即便躲过一时,不敢发声,但是最终自己也要受害,还要包括自己的子子孙孙也要受害。我大胆做一个推测,焦作市的环保局有可能就是最大的黑帮之一,为了维护环境污染的厂家利益而不作为,甚至搪塞我这类的举报者,这样的环保局真不要脸,环境保护局是否该改为“环境污染保护局”?你们天天拿着人民纳税的钱,然后维护者污染厂家的利益,损害者人民的健康,甚至损害人民的子孙后代的健康,你说这样的环保局要脸不要脸?

我不认识焦作市环保局的局长大人,与我这个“屁民”也无冤无仇,但是,环保局长欠一个我们这片地界的老百姓一个说法。

我的表哥是东孔庄村的,那村与污染厂家健康元做邻居,表哥病死的那年才59岁。旁边的五里堡村因为地下水污染导致村里的青壮年偏瘫中风的好几十号人,还有那个健康元的废渣处理,到处堆放,臭气熏天,附近农村的百姓深受其害,这些还是小儿科,每天直接排放到空气里的臭气,直接影响到附近数万村民的健康,厂子附近还有一个东孔庄幼儿园,那里的老师和孩子每天都在臭气熏天的环境下上课玩耍,附近的村子里各种各样的疾病的患者不断地增加,当然包括癌症。据调查,那个厂子周围的老百姓举报了很多年,也一直不见任何效果!

我居住在焦作市马村区白庄村,距离污染源企业还是有十里八里的距离,但是最怕的是刮东风,有东风的日子里,这里就弥漫着一种“臭红薯味”。这种味道不用考察,就是来自于健康元那个厂子里的。

我每次打“12369”,那里的接线员可能由于熟悉了我的电话号码,对我很不耐烦的语气答复我,有时候,直接挂断我的电话,非要我再次打进来才无奈地接听。接线员还不耐烦地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不是没事找事,你以为我想打你这个电话吗?我巴不得天下太平,我每天走出门,呼吸着有毒的空气,举报了,也不见有什么答复,即便答复了,好多年了,也不见有什么行动?你说我三番两次打你这个电话,我就真他妈的那么贱,没事找事吗?我只是希望,你环保局有一点作为,不要让我出门就呼吸毒气,好不好?我真他妈要求求你们这些人民养着的大爷们了!

最可气的是,我(焦作市第一家民间环保组织“焦作环保志愿者行动团”发起人)带领来自北京、郑州的环保志愿者来到我们焦作,他们对未来铝业排污口等地方都进行了测试,污染程度都是严重超标的。他们走了,我举报被污染的河流,那些环保局的人拿来一份水质检测合格的报告让我签字,说是完全合格的水质。我问你在哪里取得水样,他们说在下游十多里的大沙河与山门河口交汇处取的。真服气了,下次你跑到钓鱼岛取水样,那里是天下所有水系的交汇处,那里绝对超级合格。

还有一次,我举报空气里的异味,颠不颠地悠然地来了两位环保局的人,问是不是我举报的,我说是,我说这里的味道太大了,好像是隔壁铸造厂翻砂硫磺味道,大家的眼睛也被熏的受不了了。那两位环保局的人员竟然回答说闻不到。我说,你闻不到就拿仪器测量一下呀,环保局的说,没有仪器。这不是空口白牙打嘴仗吗?如果那样,我举报这里的空气污染还有什么作用?你到底是要脸还是不要脸?

中国这片土地上,老百姓真他妈的善良,只希望你们能够为他们办一点事情,哪怕是一丁点实际的事情,我们这群屁民们就会山呼万岁;再就是我们的软骨病就要犯了,满脸的奴相,真是急切地时刻想着感恩戴德如何跪拜你们这群大爷们!可是,你们也办点实际的事情呀,好让我们感恩戴德一下呀!

其实,我的要求不过分,不就是想出门能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每天呼吸雾霾就算了,我老婆前年拜托焦作市的雾霾所赐的急性呼吸道哮喘,在医院里住花费数万元,全是自己出的血汗钱,没有医保所以没有报销一分钱,我认了,为了不给我们伟大的政府添麻烦,我一直期盼着你们能够改变,变得越来越好,能够把本来就属于我们的蓝天还给我们。但是,我一点一点地失望着,大家也一直失望着。习大大也知道我们的心事,就给我们这些老百姓在漫天雾霾的天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中国梦”,其实,关于中国做什么大梦,我这个屁民也真管不了,但是,作为一介草民屁民,我的梦就是蓝天梦(另外还要附加上蓝天里不要有毒气弥漫)。我的这个梦不算是那么高远吧?不算是那么奢侈吧?官老爷们,你们能不能行行好,办一点实际的事情,让我们这些屁民不要再呼吸毒气了,行不行?

曾经,在央视播放的电视剧《长沙保卫战》里有日本鬼子释放毒气毒杀我们中国官兵的滔天罪恶行径,看着电视,恨着小日本。现在,我们打跑了小日本,又赶走了一党独裁专制的国民党,迎来了多党合作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我们老百姓的确很信任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我先不说被划为地主成分的亲爷爷如何在六零年被活活饿死的事情,你们说那是自然灾害,是老天爷的问题,我只能去埋怨老天爷了,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饿死人的事情以前的朝代好像也有,尽管饿死的数量没有本朝大。先撇开不说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人所受的罪,就说一下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发现,我们身边有人不断释放毒气毒害中国老百姓,举报了还没有人愿意搭理,即便是搭理了,也是在糊弄一下我这个屁民举报人。我知道,我不能像恨日本鬼子那样恨释放毒气和管理释放毒气的环保局官员,因为释放毒气的是我们中国人的办企业,管理企业的又是中国人民政府的官员,你说我能恨中国人和中国人民政府治下的官员呢?从小就接受着爱国主义教育的我,我上学的时候,政治课和历史课是我的长项,热爱祖国和热爱祖国的历史地理听党的话把党比作母亲等等,我真的一直感动着,而且还是感动的稀里哗啦呀,我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恨意”,你要我学习仇恨释放毒气的中国人和人民政府的官员,我是不能答应的,这不是要我犯错误吗?不能恨,但是,我却也爱不起来!就如同被强奸被蹂躏后,面对那个无耻之徒,你既不能恨,还被要求去主动爱他、饶恕他、忍受他、即便戴上防毒面具活着也要包容他……,我不知道自己的思维是否符合逻辑?也许是呼吸这方天空里的毒气多了,造成头脑逻辑混乱,也是极具这种可能性的。无论是逻辑上接受强奸犯还是情感上接受?这的确还是需要逻辑能力和情感尺度的,不过,对于我这等草民贱民屁民来讲,这样的逻辑能力和情感尺度还真难以把握。如何把握,还是留给各位吧!

要脸不要脸,总得有个定论吧?据说,天地之间有一杆秤,这杆秤还位于老百姓心里面,我服了,这不是典型的“腹诽罪”吗?你心怀不满,就在心里做文章,乃是大不敬!如果要写出来,岂不又成了“寻性姿势”罪了吗?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要脸的还是要脸的,不要脸的就是不要脸的。这个世界总不能不要脸的多了,就把那些要脸的都拉出去杀完吧?

教育部的部长袁贵仁不是也很不要脸了一把,教育部长要把反映西方价值观的西方教材都统统扼杀掉,我看还是应该去除掉牛顿三大定律作为开端,从小学开始做起,如果不行,就从幼儿园里的孩子做起。总的来讲,很多逻辑上讲不通的事情,包括苹果自个挣脱地心引力飞出地球,走向宇宙的事情在天朝官员的头脑里一直存在着。看来,天朝真的是有一些官员的确是会将不要脸进行到底的。我们天天呼吸着毒气的影响不过是肉体遭罪,相对于教育对于国人灵心的污染的长久性影响来讲,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衷心祝愿那些不要脸的能够开始醒悟起来,翻转自己的内心,要起脸来!

于 2015年2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