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中国警示录——从空想到相对正确

Share on Google+

自1949年以来,中国经历了几个不同时段,每一时段都有非常的印记,回看以上,对人是一种警示。

第一时段:伟大理想的实践。

新时代开始。源于共产主义,完全是以一种理想为基础的。在经济上实行的是公有制,具体做法是强权推行,其中有合作化、人民公社、大跃进等;对政权的维护有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和文化大革命等各种运动;在思想领域强调的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斗私批修、思想道德的纯之又纯,另,对领袖不许有一点异议。

对公有制的维护达到了登峰造极,农民多养几只鸡都属于资本主义的尾巴;在分配上吃的是大锅饭,在很多方面搞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干好干坏一个样;人被分为三六九等,有农民、工人、干部、小集体、大集体、全民等各种身份,及地、富、反、坏、右等各类坏人;在所有方面都有管控,甚至包括人的衣着和发型。人受到太多的禁锢,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了动力。

空想害人,导致的结果是:整个国家一穷二白——人民生活长期处在一种极为苦难的状态,一段时间甚至饿殍遍野。

第二时段:走向务实。

邓时代来临。仅仅是务实,有权谋,却没有治国的理念,蒙昧洪荒。邓小平理论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理论,面对经济的持久崩溃,看到再不改革就要被开除“球藉”,究竟怎么办,由于思想空白,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经典句子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主要贡献是对经济的松绑,“小岗村”是一个例子。

由于没有深思熟虑,所以谈不上设计,为了迅速改变穷苦的状况,“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加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允诺,“一切向钱看”成了人的思想和灵魂,为生计,或敛财,人可不择手段,政府和军队都开始经商,官倒和走私成了一种能耐。以上促成了社会大乱,跑马圈地,倒腾双轨制下的物资,官府、军队和一些权贵均成了打家劫舍的好汉,毛时代讲的大公无私和思想的纯之又纯,瞬间烟消云散。

结果,经济虽然得到了发展,人却开始向不顾道义,不知廉耻的方向快速转变。肮脏、混乱,最终导致以反官倒、反腐败为口号的学潮出现。

第三时段:腐败治国。

如果说前两个时段动机还相对纯正的话,这一时期则充满了邪恶。学潮,迫使当局取消了政府和军队经商,然,明抢豪夺变成了一种更为猖獗的暗度陈仓,借国企改革的名义,数以万亿计的国有资产被鲸吞,而大批的工人却遭失业,各种贪腐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包括买官卖官,加上苏东突变,为稳定局势转移视线,腐败治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这种包藏祸心、天地不容的话也能走上台面。坑蒙拐骗贪,不良邪念几乎深入每一个人的骨髓,社会形成一个明显的逆淘汰机制,每一个人都只顾自己,贪腐确为稳定做出了贡献。在这种情况下,领导者为树立形象,搞了一个“三代表”,滑天下之大稽的标榜自己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谎话千遍就是真理,他重复万遍。

经济仍在加速,但这并不是谁的功劳,仅来自枷锁的解除。中华民族本不该这么落后,若不因空想,人均GDP怎么也应在全球主要国家的前5-10位。

第四时段:政令不出中南海。

“构建和谐社会”和“科学执政”,说明这一时段最高领导人在上台伊始对未来还是有憧憬的。但由于权力遭绑架,仅在经济方面融入了一些现代的理念;贪腐更加势不可挡,贫富差别更快速的扩大,人们并没有因物质生活的提高而心生感激,相反产生了更多的不满。

“十亿人民九亿骗,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说明社会和整个行政体制已烂到了极点。对贪腐的厌恶激起了更多的愤怒,各种不同声音,包括以推翻执政党为目的的政见者不断出现,加上中东革命,致当局坐卧不宁,维稳经费急速上升。在这一时段之所以没有出现大的动荡,仍是腐败的功劳,每一个人都很自私,普遍不关心国事,各种不满只在情绪上,即使有再大的不公,他人也只是作壁上观;另是打压和恐吓,将一切可能引起动荡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谁都知道,公平、正义是立国之本,但当局却不从削除不公着手,原因在邪恶。政令不出中南海,“八荣八耻”,最多只是一种明知不能而发出的痛苦的呻吟。

以上回顾

回看以上,光怪陆离,每一段都够奇葩的。从空想——蒙昧洪荒的务实——邪恶当道——有心无力遭奸恶的绑架,完成了一个从悲催到另一个悲催的极度转变。以上,人治是原因之一,以严谨评价,中国还不能算是一个现代国家。

社会,从精神愚昧,物资的极度匮乏,到物资逐渐丰富,整个国家形成一种奸诈局面,“塌方”远不是现在,从邓时代就已经开始。

毒肉、毒大米、毒食用油、毒奶粉、毒饮料、毒海鲜、毒卤菜、毒罐头、毒调料等,几乎无所不毒,仿冒、山寨、抄袭、注水、短斤少两等,几乎无所不假,然,以上只是一些底层人所为,其狡诈、奸恶和对社会的危害,远不可与那些大奸大恶的权贵相提并论,后者是国家的敌人,无论在哪个社会都是不能允许的。

第五时段:相对正确。

习时代开始。这是一个集睿智和正能量为一体的相对正确时段。

习上台,有太多的问题需解决,首先是反腐。用一些人的话来讲,中国已经到了“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的程度,险恶的状况足可让任何对抗腐败的人随时陨灭。

首先是成立几个小组,将所有权力绝对的控制在自己手上。这一点非常重要。有人不明白,习已经集所有权力于一身,为何还要这样?实际是为了对各方面的切实掌控,属非常时期的一种非常手段,是智慧的表现。有了这种准备,首先对政法和军队进行整肃,先后揪出周永康和徐才厚两只老虎,唯有先紧控政法和军队,才能较为放心的开展真正的反腐和系列的改革。

对习是否真正反腐,即使现在仍有人怀疑,笔者给予肯定。这不取决于一般的观察,而是经由人性研究做出的判断。通过前几个时段我们可以看出,所有人的风格都是一定的,不论是毛、邓、江,还是胡,禀性不同。邓、江,胡都讲过反腐,但要么只是说说,要么是假话,要么是力不从心,而习为之已经做了充分准备,更重要的是其性格正直、刚毅。

接下来是法治。

习提出“依宪治国”,依宪治国是国家管理技术层面的一个手段,也是现代国家的一个标志,唯依宪治国,才能捋顺各方面的关系。在依宪治国的基础上,还有两个问题,即立法、司法与行政的关系。现司法独立已在探讨,立法与行政的关系似乎还没有考虑。以上,包括“依宪治国”,都属于管理技术,与政治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想成为一个现代国家,离开人治,以上是唯一路径。

而以上,在以往都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在执政党心中始终将以上视为西方的一套,属“决不搞”的内容。

关于经济。8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来自松绑后能量的爆发,现在,这种能量已接近尾声,它需要重新思考。环保、新材料、新能源、自贸区等,是现时考虑的组成部分,而“一路一带”的设想,则是一种突破,是一种将全球纳入思考带有创意的举措。以上说明,习、李在各方面都在做出努力。

中国,沉疴宿疾,包括社会道德的转变、公平、正义、自由、民主、贫富差别和民生等,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然,我们看到,这届政府已开始向“相对正确”的方向前行。

后续

目前世界没有正确。

原因在所有国家都是凭着经验和想象行事的,没有科学。在欧美,已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次贷、欧债等就是由政体造成的,且无计可施;对中东革命,人曾寄予期望,但经过几年,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更糟了。与宪政和司法独立不同,管理是个一统概念,源于思维方式,决定国家的方方面面,前者简单,后者十分复杂。

什么是科学?简述是就以系统思维,以整体论和还原论为指导,从基础研究开始,然后一步步延伸。现代科学就是从物理、化学开始的,而对社会却没有这个过程。

那什么是社会研究的基础呢?社会所有的一切归纳起来就两点,一是人,二是事,那首先就应有对人和事的研究。人指“人性”,事指“事理”,与以上直接相关的学科有两个,一是行为科学,二是系统科学。也就是说,首先要从这两个学科的研究做起,以上是打开未来的钥匙,由此会让世界突变。

站在未来回看现在,目前所有国家连对人性和事理都不了解,怎么搞好国家的管理?

这是对世界的警示。

作者单位:上海曦朗管理咨询公司

电话:13918393262   021-58140358

 

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3,2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