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受到官方媒体围攻之际,香港大学法学院前院长陈文敏也受到亲共媒体围攻。一北一南两位知名法律学者同时遭到文革式的批判,教育当局又同样在幕后推波助澜,不只是对学术自由的打压,更是对异见学者的打压、对大学意识形态的整肃,显示中港两地的政治趋同性已近乎同步,不能不令人担心「一国两制」消亡的步伐越来越快。

贺卫方与陈文敏同时遭遇中共媒体围攻,有太多令人惊讶的共同点:一是批判手法雷同。发起最新一轮围攻贺卫方的求是网,是中共中央喉舌《求是》杂志主办的「理论宣传学习平台」。一月二十四日,求是网发表题为《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的文章,点名批评「贺卫方在微博中大谈宪政」,结果引致众多学者、网民反驳。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随后严令「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又在求是网发表文章指「青年师生是敌对势力对我进行渗透分化的重点人群」。袁贵仁的惹火言论,激起更多公共知识分子反击,求是网又刊文《维护意识形态安全要敢亮法纪利剑》,也有左派学者撰文宣称要「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并由各大网站转载。这场有关大学意识形态的论争已超出学术范围,甚至令人担忧这是中国重掀反右派斗争的先兆。

同样是在一月二十四日,香港《文汇报》刊文《陈文敏撑学苑 证明港大是包庇港独保护伞》,打响围攻陈文敏的第一枪,随后引用教资会机密报告,指摘陈文敏滥玩政治导致法学院评分急跌,面对陈文敏的反驳和外界的质疑,又扯出新闻自由的幌子,更有《大公报》、北京《环球时报》助阵,直指「如此陈文敏岂能升任副校长」。陈文敏受围攻的时间、手法、过程,与贺卫方的遭遇,未免有太多巧合与雷同。

二是教育当局的推波助澜。袁贵仁在教育部门会议上的训令、在求是网的文章虽未点名批评贺卫方,但无异于火上加油。香港教资会的报告沦为中共在港喉舌围攻学者的材料,教资会迄今未交代向行政会议提交报告的时间、当局未追查泄密问题,何异于变相支持围攻陈文敏?

三是显示中共对自由派法律学者的顾忌与敌视。贺卫方一向敢言,曾因声援「零八宪章」被北大「发配边疆」,安排到新疆授课。他更公开宣扬宪政理论、主张军队国家化、中共党内派别民主化,因此成为左派的眼中钉,连军方前年拍摄的视频《无声较量》也点名批判他。而陈文敏曾加入四十五条关注组、反对二十三条立法,近期又反对引入《国家安全法》,自然也成为中共的眼中钉。中共一面叫嚷要依法治国,一面又畏惧、打压自由派法律学者,十足是叶公好龙。

尤应指出的是,中共北打贺卫方,南打陈文敏,同样着眼于整肃大学意识形态。贺卫方因具中共党员身份,更令左派咬牙切齿,每逢中共要求整肃意识形态,就会有左派要求追查包庇他的党政官员、要求开除他出党。而中共喉舌围攻陈文敏,显然是害怕他出任港大副校长会阻挠中共干预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如果说有所不同的话,差别只在于中共报章、网站围攻贺卫方时,可以公然强调要加强党的领导、维护党的领导,围攻陈文敏则要拿学术评分作障眼法、拿港独和国家安全问题说事。而以中共党大于法、党国不分的传统,所谓维护国家利益,还不是维护中共利益?所谓「一国两制」,还不是正演变成一党一国一制?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