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Weifang贺卫方一夫当关,成为了意识形态部门的“钉子户”。

意识形态部门遇到了“钉子户”。就在教育部长袁贵仁发表讲话,附和扞卫高校意识形态阵地的氛围里,贺卫方一夫当关,成为一道过不去的“墙”,让网信办、中宣部、教育部的计划遇到挫折──而在去年甚至前年的攻伐中,它们从未遇到这样的状况。
意识形态管控的路线图很明显,七不讲就是在七个领域的推进计划。媒体基本上已经全部收复,措施是祭出党管媒体的终极原则,毁坏新闻自由;司法领域亦如是,党大于法,摧毁司法独立;在公益领域加以恐吓,破坏公民社会的呼吁;现在的重点是高校。
事实上,大陆高校早就没有还手之力,比媒体、公益和司法领域更早“沦陷”。但是在这一轮的七不讲中,是每个领域都要“过堂”的,高校也不例外。袁贵仁之所以发表那样的讲话,也是在表忠心,表达臣服之意──即便这种表态与他原先的讲话完全矛盾。
对于高校的意识形态化,有一个完整的进度表,贺卫方是作为其中一个反面典型提出来的──仅仅是反面典型──但是随着贺卫方“绝不屈服”的姿态横刀立马,他就升级为高校意识形态教育部署的“钉子户”。这种情况估计是宁波宣传部小将徐岚姑娘没有遇见到的,他们属于自找麻烦。
那么,现在的情势就变成这样:要想宣告高校意识形态教育取得胜利,就必须“灭”了贺卫方;如果让贺卫方继续发声,继续以“法学教授”的身份公开讲话,就很难宣布得胜。僵局就在这里,意识形态部门在推进战线的过程中,贺卫方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对手。
为此,针对贺卫方的攻击正变得强烈。《求是》继续发文,中青报也在跃跃欲试,甘肃高院法官在新浪微博上乾脆赤裸上阵,宣布发出悬赏击杀令──这些动作有两个特点:一是继续围攻,给贺卫方制造压力;二是继续发挥舆论声势,以阻吓对贺卫方的声援。
还有一个情况在于,到目前为止,对贺卫方的攻击都是传统媒体执行的,贺卫方的新浪微博依旧如常,他依旧可以借助自媒体加以反击和驳斥,这就是一人抵万人的舆情态势,呈现胶着状态。
就贺卫方而言,这恐怕也是他这些年来所面临的重要一次对决,所谓乌云压城是也。在揭露重庆“打黑变黑打”、直接否定薄熙来及其重庆模式的时候,贺卫方已经与现在的某些攻击手交过手;不同之处是,从前是北京对地方,现在两方都搅合在京城,在社交媒体。
贺卫方的压力在于,意识形态部门将习近平抬出来做大旗,借元首讲话来推行自己的目的。这就在舆论上造成了贺卫方直接对撼习近平的形势,那么,对贺卫方来说这不是问题,因为他一直对最高领导保持批评;但是对意识形态部门来讲,时间拖得越久,越是不利。因为会暴露拿习近平这张虎皮做大旗的真实目的,会非常被动。
所以,现在观察贺卫方与对手的交战,一个指标是看他的新浪微博是否能够正常使用,这是一个重要标示。网信办正在加快出台部门条规,扩大势力范围,势必要与中宣部产生冲突,但也会产生妥协的需要,贺卫方的社交媒体有可能成为两下交换的筹码。
假设贺卫方在这样的筹码交易中依旧“存活”,比如保持社交媒体帐号完好无损,不丢失,那么,贺卫方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或许可以考虑他在更大的背景上得到了别样权力支持,最高权力中枢的裂痕就更显着。所以,归根结底,贺卫方这一战,不是公知与意识形态之战,而是意识形态内部角逐。
来源:东网

By editor